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四十九期 )

~~第四十九期~~

中華民國96年4月1日出刊


第一版

經典、儒家、讀經(下)

王財貴     (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台中教育大學語教系副教授)

  
       
我們說儒家在新的時代有新的表現,這可以從中國的歷史來瞭解、來印證。儒家在春秋時代,孔子當然是最早的民間思想家,其後的諸子百家幾乎受了孔子的重大影響,只是他們的思想沒有達到這樣的空靈,這麼樣的籠罩性,也就是說他們對人性的開發沒有達到這樣的深度,但他們只要得到孔子的一個面相,也足以成家了。儒家在先秦時代出了孟子和荀子兩位大師,合稱「孔孟荀」,這是「儒學第一期的發展」。後來中國其實也不盡然依照儒家內聖外王的理想去為學治國。如漢朝雖然推崇儒家,但是東西兩漢並沒有達到高明的境地,漢朝的儒家只停留在典章制度上,甚至漢宣帝說劉家是「雜霸而用之」,是儒家摻雜了法家,連「王道」都稱不上。到了魏晉時代,是道家的天下,出了許多名士,也不是儒家發揚的時候。隋唐佛教盛行,最有光彩的是佛家,所謂天臺宗、華嚴宗、禪宗,都在唐朝開的花結的果,儒家方面並沒有什麼精彩的人物。縱使唐朝號稱盛世,有貞觀之治、開元之治,明顯地用到儒家,但那僅是用在政治上起作用,至於在思想上,唐朝的儒家也沒有新的開創。一直到宋明,才確實是儒家發展的時代,號稱「宋明儒學」,西方人稱之為「新儒學」,以別於先秦儒學,我們現在稱它為「儒學的第二階段發展」。

 

這第二階段主要針對什麼問題呢?就是面對印度的佛教。印度的佛教也算是「西方」的文化,因為印度在我們西邊,至少它是外來文化。我們中國文化本來自有傳統,即以儒道為基礎,環繞著諸子百家而成的一套傳統,這叫中華文化的根本傳統。但到了漢朝,佛家傳進來,佛家不僅是印度高明的思想,現在看起來任何人都要承認它是人類高度智慧的成就。這些從印度來的和尚,確實有智慧有學問,那麼我們中國讀書人如何面對這樣外來的有智慧的人呢?這本來是很簡單的問題,但在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卻變成複雜的而沒有正當態度面對的大問題。什麼意思?本來,我們對於不是本族的人,但又明明知道他有學問有智慧,請問我們如何面對他們?這個問題不是很簡單嗎?何況中國古人早就做對了。漢朝以來的中國讀書人遵從孔子的教導,所謂「見賢思齊」、「三人行必有我師」、「學而時習之」,所以,中國人以外來和尚為師,跟他學習。怎麼學習?一個很關鍵的方法,就是我們直接面對經典。怎麼面對經典?我們翻譯經典、研讀經典、講習經典、實踐經典,並且自己造論。剛才不是講過嗎?佛家經典有經、律、論,我們都尊重,統統翻譯,深入研究,講習傳授,這樣累計了五六百年,才把佛學──尤其是大乘佛學,吸收進來。不僅吸收,中國人還自己開宗立派。剛才說佛教是人類高度智慧的表現,這樣深入的浸潤這麼久,請問中國有沒有變成佛教國家?沒有!中國思想的主題還是儒家道家,但是我們有沒有排斥佛教?也沒有!它雖然是不同民族不同的思想,甚至某些方面與儒道是相反的,但在中國古人的心靈中,並沒有看成是抵觸。我們既沒有全盤印度化,也沒有用「以夏制夷」的心態排斥外來文化,於是中國文化就從儒、道兩家發展為儒、釋、道三家。

 

這是人類很偉大的文化融合運動,而且很成功,可以作為人類文化互相激盪的一個範本。它在我們中國發生,過程不僅很和平,而且非常有意義,給中國文化帶來很大啟發。這對中國人來說,應該是一個很基本的文化史常識,但是這種常識在現代人的心裡,是漠然的,茫然的。

 

不過佛教雖然帶來中國文化的啟發,畢竟還有一些衝突的地方,到了宋明儒家就開始反省這個問題,想辦法解決這個人類的大問題。原則上,要解決此類問題,可以有兩個方式:一是排斥,排斥佛教,同時也排斥道教,叫「闢佛老」。一是接受其啟發,充實自我。宋明儒者兼用此兩種方式,所以儒家到了宋明的時候,對於「內聖之學」,尤其是對於儒家的「形上學」,討論得比先秦更加清楚明白。並不是先秦沒有形上學,先秦孔孟往往從粗茶淡飯的「下學」開始說起,隱隱透露著「上達」的可能,但上達的部分在先秦還沒有開發得透澈,只是蘊涵了這樣的方向和境界,如《易傳》和《中庸》就表現了形上學規模。到了宋明的時候對這方面有特別深入的開發,乃至於使儒家的天道論、形上學可以對比於道家佛家而不遜色,這就是儒家在宋明時代有第二次高度的開發。

 

到了近代,我們又受到外來文化的衝擊,即所謂西潮東漸。這是我們大家所面對的事實,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你都要被迫面對這個問題,所有知識份子尤其是大學生,都應該有這個問題意識,都應該有這個時代的擔當。假如我們不能認識這個時代的問題,你怎麼能有擔當呢?如果沒有這種見識,你的學問是不夠扎實的,如果沒有這種擔當,你是愧對「知識份子」這個稱號的,是愧為中華兒女的。

 

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基本問題,現在可以很明確的指出來,就是:我們如何面對西方文化。我們已經面對了一百年了,還要再講嗎?本來,以中國人的聰明,和現代化的資訊功能,加上西方文化本來就不是太深沉、太高明而太難學,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走對了路,一百年了,已經可以順理成章的水到渠成了,不用再講了。但是我們中華民族面對西方文化一百年,路走得到底對不對?路走得對不對,如在一百年前,除非你有聖人眼光,是很難看出。不過,已經將近一百年了,縱使還沒有能力從理論上做根本的反省,總可以從效果上看看,如果一百年已經證明是失敗的路,我們是不是要一直照著一百年前的老路走下去。如果不是,那就要想想我們到底應該照著什麼樣的方向走才好,這不是一個國家民族很基本很重要的問題嗎?不是任何一個愛國家愛民族的年輕人都要好好思考的問題嗎?不僅是學文的,縱使學科學的,通通有責任!(鼓掌)有人說,我們不正從五四以來就在想辦法救國救民嗎?不正從五四以來就努力地學民主學科學,甚至不惜傾全力要「全盤西化」嗎?難道我們沒有認真面對西方?沒有負起責任?而問題可能就出在這裡,你太認真了!孔子說:「過猶不及」呀!如果我們做一件事,因為怠惰而失敗,那還不太傷感;但如果是因為太認真了,而把事情做壞了,那真是愚昧到極點,所謂「自作孽,不可活」了。今天不講民主,只以科學為例:科學是西方人發明出來的,我們剛才講過科學到底我們應不應該學、把它擺在人生的哪個地位、我們要用多少力量來學,這三個層次的問題,是在學西方之前,就要思考清楚的。首先,如果科學是人類理性當有的學問,當然要學。其次,我們要學他的科學,到底是學他的成果比較重要,還是學他面對科學的態度比較重要?如果學科學的態度對了,科學對中華民族來說,還那麼困難嗎?另外,如果西方人發現發明了科學,他們卻成為了科學的奴隸,他們並沒有站在更高一層去反省科學在人生宇宙中該站什麼地位,那我們中國人難道就因為西方人不反省,我們也就不反省了?還是如果有能力的話,我們應該幫西方人反省反省,這樣的學科學會不會學得更好?我看從五四以來,沒有人做這類根源的反省。西方是不是有人在反省?或許有,但不是主流。他們的主流還是為科學而科學,這些反省科學的思想家還不能對科學做一個規範,也就是說這些思想家還不能成為西方科學發展的一個參考要點,也就是說西方的科學很可能是盲目而氾濫的,這是很危險的。

 

為什麼說它是盲目的?就是科學並不屬於智慧,它是沒有方向感的。只有智慧的本質是方向感。所以我們現在學西方,最主要是學科學,但整體的西方文化,除了科學,還有別的東西來起平衡的作用,比如他們的宗教和藝術。請問宗教藝術科學嗎?標準答案是:「宗教藝術並不科學,凡科學的就不是宗教或藝術。」西方人不是以科學作為他近兩三百年民族的成就嗎?他們為什麼不打倒宗教,毁滅藝術?所以我們對於西方文化應該全面來衡量一下,我們要吸收西方的文化,西方除了科學與民主之外,還有宗教與藝術。而我們並沒有吸收西方的宗教與藝術。所以我常講,五四的全盤西化其實是不全盤的,他們只知道科學與民主,他們不知道西方還有藝術與宗教。這樣我們吸收人家的文化不完全,又把自己的文化全部打倒,請問沒有了自己,對別人也不能完全吸收,那中國人像個什麼樣子!所謂邯鄲學步,新步未成,又失其故步,中國的前途在哪裡?只好匍伏而行了!

 

所以,八九十年前,有見識的人就老早明白的看出,中華民族將要遭受浩劫了,因為你喪失了智慧,你喪失了人性。到了現在,老天保佑,中華民族還沒有滅亡,只是他是一具空殼,沒有文化生命的內涵。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是不是還要這樣糊裡糊塗下去?所以,我們又回歸到原來的講法,中華民族要復興,必須是中華文化的復興,那樣才是有根的發展。而中華文化在哪裡?只恢復傳統夠不夠?這就是我們當代儒家的課題,也就是「儒家第三期的發展」的主要課題。

 

儒家並沒有死亡,儒家也不會死亡,儒家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只要是有人性的地方、只要是有良心的人,他的所作所為就是儒家,不管他站在什麼樣的角度、他生長在什麼時代、他從事哪一種行業、做哪一種學問,只要他為了人類的理性而奮鬥、他為了良心而奮鬥,他就是儒家。他的學問可以不廣博,才華可以不很高,他只為理性而奮鬥,他就有了儒家的精神,他就是儒家!所以我們現在說儒家,應該是整個民族和起來,成為一個大儒家。因此,儒家並沒有規定你要學什麼專業,他只是說你要順理性而行,要盡情開發生命的內涵,你不要對不起自己,不要以情緒來判斷事物。總之,一個依理性而行的人,就是儒家。一個依理性而行的時代,就是儒家的時代,也就是積極光明的時代。

 

那麼當下,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來表現理性呢?我們學問上可能不廣博,才華可以不高,但我們在心態要開放。好比兩條直線組成的角度很重要的,你的角度是15度,雖然也可以由於線條的延伸而包括的範圍愈來愈大,但終究還是局限在15度的範圍內,而如果你的角度是180度,甚至360度,那麼範圍就是無限大了,你能不能擁有整個世界的內容?不一定,但是你的心態開放的話,這個可能性就大,至少你的希望是無窮的。如果整個民族都有這樣開放的心靈,那我們就能夠互相欣賞,互相體諒,攜手共進,這不是很簡單易行的道理嗎?那麼現在,我們應該以怎樣的內容來展現我們是一個開放的心靈?

 

現在凡是有儒家志氣的學者,以儒家的心態做學問的人,他想為當代民族乃至世界文化負責任的人,這種人,我們稱為「當代新儒家」。當代新儒家有哪些代表人物?根據條件的嚴格與否,有不同的人可羅列進去,我們在這裡就不做羅列。不過以我自己的認知,我的老師牟宗三先生,他是一個當代新儒家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這是所有學者公認的,牟宗三對當代儒家的使命做了一個相當精簡的展示,非常經典的提醒,可以做我們的參考,他提出當代新儒家志業的三個面向:

 

第一,「道統的繼承」,也就是「傳統智慧的繼承」。如果人性是相通的,而人性的內涵是無窮的,則某一個民族一時間之內,原則上只能對人性的某一方面有所開發,而其所開發出者,必將被全人類所接受。那中華民族對於人類理性是有相當廣度和高度的開發的,我們不敢說中華民族已把人類的理性完全開發,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中華民族把人類理性的實踐學問,開發到非常高明的地步,肯定人類的無限心,有一套可以成聖、成佛、成真人的實踐工夫,一套實踐的形而上學的建立,已經是對得起整個人類整個世界了。所以我們對傳統的繼承是一個當代儒者、一個要替民族負責的人所首先立定的志向。我們不是說你一定要達到先哲的高度,但你應該有這種志向,縱使你是學物理化學的,你要有這種意願,你這輩子做不到,也要支持別人、讚賞別人做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這也是儒家的精神。所以儒家支持你去做科學家,但一個有儒者精神的科學家,不會認為只有科學才是學問,其他都不是學問,他可以不學其他學問,但他有對其他學問必有尊重的態度。所以對傳統文化的繼承是每個人都有的心願,我們就一起立下這個心願吧!

 

第二,「學統的開出」。就是「對西方學術消化和會通」。剛才說過,人類理性的內涵是無窮的,我們或許開發了它的某個部分,但西方人也不是睡覺的,他兩千多年來也有許多的聰明才智之士,也對人類理性另外某些部分有相當的開發。譬如明顯可見的是他們對人類的認知理性方面,有相當良好的開發成果,而人類的認知能力是本然的,是天性。所以對認知理性的開發,也是任何一個人都應該有的心願,一個民族也應該有這個志氣,我們中國古人五千年來雖然沒有向這方面顯精采,但是看到西方人的開發,我們也是人,我們本來有這種理性能力,我們現在也可以開發,尤其是學習的開發,更是非常容易的。西方哲學家兼科學家羅素在民國初年說:「如果讓中國人有三十年穩定的社會,給他一筆足夠的經濟資源,三十年之內中國的科學可以與西方並駕齊驅。」可見依照西方人的經驗,學科學並不是很困難的,只要三十年。可是,我們的近代文化史已經過了九十年了,三個三十年了,我們的科學還沒有趕上西方。請問,是中國人不用功?還是愚笨?還是中國人並沒有走對學習的道路?這不是我們應該痛徹反省的問題嗎?中國人不用功嗎?中國人非常用功。中國人不聰明嗎?中國人很聰明,至少不比別人笨。而居然九十年來,還不能學成三十年應該能學會的程度。因此,我判斷,教育一定有問題,尤其是科學教育有問題,而科學教育的問題,原來是出在背後的文化思想就有問題,文化思想的問題,又根源於對於人性的認識出了問題。所以如果不從人性的本源深入思考,中國的科學就只好永遠跟著西方後面走。因為西方人把握到科學的原理了,而他們的科學教育是真正的科學教育,而我們沒有把握科學所以成就的原理,順帶的,科學教育也減低了功效。西方人是真正從人類理性中開發出認知的精神,以成就科學。而我們不是,我們還是一直從功利的角度著眼。所以,他們的科學教育注重思考,我們的科學教育注重技術。他們的科學提倡,在為人類思辨能力作證,而我們的科學提倡,在想「迎頭趕上西方」,在「科學救國」。的確,我們熱切想要趕上西方,我們有誠意要救國,但,須知,科學不是救國用的,科學是用來開發用來完成人類理性的!假如不從這個角度去調整心態,我們就永遠在實用的階層做科學的仿冒。所以我們對於學問對於教育應該有追根究底的反省。要有信心,科學不是從西方移植過來的,而是中國人自己順著人類的理性開發出的。學問自有它的統序,稱為「學統」,我們應該注重從邏輯數學開始訓練,數學應用在物質上叫物理,應用在化學上叫化學,這是我們人類的基本能力,我們不要那麼恐懼和著急啊!我們可以自己開發出來的,而自己開發出來的和西方是一模一樣的,這叫做「開出」。學統由自己的心靈開出,中國人的認知理性就開發了,中國人理性的開發就更完整了。所以「學統的開出」是新儒家的理想之一,也是我們整個民族任何一個讀書人都要有的志願,所以當代新儒家並不是那幾個學者在做,而是中國所有有良心的人都應該有的心量。

 

新儒家第三個面向是「政統的完成」,亦即「民主建國理想的實現」。政治之清明,社會之安定,是人類千古以來共同的願望。我們的道統裡本有「內聖」、「外王」兩頭的實踐。剛才「學統的開出」是以科學為核心,用這種認知理性又配合著對於人間的悲憫,我們應思考怎麼安排社會的次序,政治制度怎麼達到理想的境界,即考慮「政統」的問題。這個「政統」不是哪個朝代傳給哪個朝代,而是合理的政治統序為何,政治的智慧在哪裡,我們怎麼樣把它實現出來,以安百姓,以治國平天下。以上,道統是說「繼承」,學統是說「開出」,而政統是說「完成」。

 

現念以來,我們已經接觸到了政治制度的大變化,已經從專制走出來,但是還沒有把人間安排得十分合理,政治還沒有走上軌道。這方面不成熟,一個儒者何能心安?因為這是「治國平天下」的事,這是關係到天下蒼生幸福的事,不管我們是不是學政治的,我們是不是對政治有興趣,都是一個有良知的知識份子應該關懷的。而這種關懷應該用人類的理性、人類的良心、人類的悲天憫人的情懷來關注。而且不止是理想,還要落實下來,按照思考的系統,有一個合理的安排,時時看他的成果,時時加以修改,這樣才能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家。

 

所以當代新儒家是真正能繼承儒家的精神在現代的表現,而且當代新儒家心量更加開闊,至少比起宋明儒家來,當代新儒家並不排斥佛老,當然,也不可能排斥西方文化。認為這些都是人類智慧的表現,不僅不排斥,還要盡力吸取消化,發揚光大,這是何等的心胸!像這樣的人生,不值得我們敬佩和追求嗎?像牟宗三先生,自己就做了表率,不僅對儒家有深入研究,寫出《心體與性體》煌煌大著;他還對道家做了深入研究,寫出《才性與玄理》這本書,他對佛家更有獨到見解,他以天臺宗為標準,反省了中國佛教的各個系統,當然,也從此順便深入到印度佛學的智慧,寫出《佛性與般若》兩巨冊,這三套書就是儒、釋、道三家義理在當代的理解和推進。牟先生用當代哲學語言來重新表彰中國傳統儒、釋、道的學問,就使中國的哲學能夠穩立國際地位。對於這樣的的心願和成就,不僅作為他的學生要衷心推崇,就是任何一個知識份子,都要給予很高的評價,甚至每個中國人要立下志願,這輩子有機會的話,也要讀讀這些書。康得是西方哲學的集大成者,康得之前的哲學彙聚到康得這裡,之後的哲學從康得開出來,西方人曾這樣說:「通過康得不見得有好的哲學,但不通過康得必定是壞的哲學」,因為你連基礎都沒有,你連行情都不知道,怎麼能有哲學的創建呢?仿效這句話,我也有個看法,這也不是我個人這樣看,應該每個人都明白的,只要我們真正瞭解新儒家,瞭解牟宗三,完全可以這樣說「牟宗三以前的中國哲學彙聚到牟宗三,牟宗三以後的中國哲學從牟宗三開出來,所以通過牟宗三不一定有好的現代中國哲學,但不通過牟宗三一定是壞的或者說粗淺的中國哲學。」也許這句話有些人聽來是逆耳的,但是沒有關係,我們是用一種開放的心態來討論學問,如果贊成,也不可以隨便贊成,要親自走一趟再來贊成,如果是反對的,也不可以只冷笑一聲,認為哪有這種人。剛才不是說了嗎?人類的心靈確實有他的高度,生命確實有他的境界,怎麼可以冷笑一聲就置之不理了呢?所以如果不贊成的人,我首先會敬佩他,因為他是實事求是的人,他有懷疑的精神。但是這個懷疑一定要解決,要不然他的生命就處在蒙昧當中,所謂大惑終身不解,而這個解決一定要透過自己真實的見證,也就是反對我的說法的人,請你也要好好讀牟宗三,也許你讀的時候就有了心得,之後也贊成了這種講法。

 

再說,姑且不管牟宗三是不是真有這麼高的地位,至少我認為剛才講的牟宗三所立下的新儒家的三個心願、中國文化的三個面向,是我們當代中華民族所必須慎重面對的問題,而且要儘快走上正途,要不然中華民族真要成為沒有方向感的民族了。
 

這三大志業,我再說一遍,第一,道統的繼承;第二,學統的開出;第三,政統的完成。先秦的儒家就有「內聖外王」的全幅理想了,如果把第一志業視為「內聖」之學,則第二志業是內聖之擴充。而第三志業,則純屬「外王」之學。但牟先生認為現在的外王,應為「新外王」,新外王不能只由古人所說的「內聖」直接推出,要加入思辨理性的運作。所以,第二大志業是一個重要關鍵,這應當是此一時代的任務,也是新儒家之所以為新的特性所在。完善這三大理想,才對得起我們的民族,對得起我們的時代。其實這樣的志業,也就是中西文化的會通和融合。這樣的會通和融合,本來是世界性的工作,但是這種工作比較難以寄望於西方人。因為,一來,近三百年是西方文化當令,對於學習中國文化,他們較無迫切感。二來,由於學問的特性之不同,中國人要瞭解西方是比較容易的,西方人要瞭解中國,是比較不容易的。所以貫通中西、融會古今,是中國人的責任,是新儒家的終身奮鬥之所在。我願意以這三個志業,來和各位共勉。各隨機緣,做多做少,皆可珍惜。(鼓掌)

 

我自己之作為當代知識份子,當然是不成材了,但是,我在這個不成材的品質中,也想盡些心力,以貢獻於國家民族歷史文化。所以我近幾年來在社會上,在海峽兩岸,乃至於在全世界華人社會,就我的所能推展讀經教育的理論和實踐的活動。所謂「讀經教育」,最主要的是「兒童讀經教育」,就是讓兒童及早接受經典的教育。「兒童」就是教育的時機,「經」就是教育中使用的教材,而「熟讀」就是教育的方法。現在兒童所讀的「經」,比我們剛才說只以儒家的書為「經」的這個意義擴大一些,凡是人類有高度智慧呈現的書籍,都以「經」看待。儒家的基本典籍,以及諸子百家的精華,和史學文學的名作,乃至於佛學的經論選要,都是我們讀經的範圍。而且我們不僅要兒童熟讀自己傳統的經典,為了尊重人類全體智慧,走向世界,我們要求兒童「外文讀經」,熟讀外文經典著作,如英文,就以英文讀莎士比亞和聖經等教材。整個教育的設計是非常奇特的,只是多讀多背,不必讓他瞭解;甚至也不一定能讀的時候才讀,而是從胎兒開始,就可以多聽多接受,到最後能爛熟而背誦。只要能夠背誦下來,就成為一生學問的基礎,有了這些經典作基礎,它會源源不斷供給生命的熱力和活力。假如從小沒有經過這樣的訓練,越長大感覺學問越艱難,小時候經過這樣一種醞釀,長大後就越發用越廣大。只有在十三歲之前才是語文學習的關鍵期,而高度語文學習之要領,是將最深刻的文章趁早囫圇吞地留在心中日漸醞釀。

 

有人認為這是違反教育原理的。我現在要說,這是違反「現代中國五四以來的所謂的教育原理」。而五四以來中國人所知道的教育原理是不是教育的本質呢?這是我們要反過頭來思考的。難道教育就只能是五四以後所知道的這些原理嗎?假如不僅僅是,那麼你就不能立刻說讀經教育違反教育原理。你應該去瞭解瞭解、去觀察觀察、去實驗實驗。

 

各位,五四以來推廣所謂白話文教育,把中國人害慘了。白話文是不需要學的,我們現在居然在學校裡,用學校這樣富麗的設備,用老師這樣尊貴的地位,用學生這樣寶貴的時間,在學校裡學了幾乎十幾年的白話文。學了這十幾年白話文,請問我們國人白話文又到了什麼程度?而古文又到了什麼程度?胡適之沒有學過白話文,魯迅、老舍從小不讀白話文,錢鐘書、沈從文根本沒有上過小學讀過小貓小狗,但是他們都是白話文大師,這是為什麼呢?而且他們不僅能作白話文,他們能讀經史子集,如果不是因為時代的限制,他們還能成為中國文化的標竿人物,為什麼?很簡單,他們從小背誦了許多有用之書,成為一輩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智慧源泉。當他們還不懂事的時候,私塾老師就在他們生命中埋藏了一個寶藏,將來想要取多少,都可以拿出來。而我們今天埋藏的都是一堆稻草垃圾,一輩子沒有用的東西。結果你的白話文又在哪裡?文化教養又在哪裡?而且,現代的人品在哪裡?現代化的知識又在哪裡?

 

所以白話文不需要學,會讀經史子集,白話文讀得更好,會講話會寫字,就會寫白話文。而要學會讀經史子集是很簡單的,只要我們不固執科學的教育觀念,認為懂才能教,語文教育的禁錮就解放了。因為語文是不懂也可以學的,學久了就會懂。有人認為教育應該「學以致用」,而把「學以致用」解釋為「現學現賣」,依照學校的階段性,幼兒園只教幼兒的學問,小學只教小學的東西,初中就應付中考,高中就應付高考,像這樣的學習,說是「學以致用」,其實是不合乎人性的。「幼而學,壯而行」,先前為將來儲備,才是「學以致用」的真義。

 

各位!教育是人才的基礎,如果我們連自己祖先的四書五經都不能讀,光一點道統的繼承就出問題,怎能出現國際性人才?當年吳稚輝說:「我們要把經典丟到茅坑裡去,三十年之後再撈起來」。好了,他們是把經典丟到茅坑裡去了,吳稚輝講這話的時候還是民國初年,現在已經經過三個三十年了,你把經典撈起來了嗎?所以,民國初年五四時代那些人都是妄人,虛妄的人,他們的主張是虛妄的主張,而這種主張居然影響整個中華民族,我為此痛心!我為之不平!在此中華民族轉機的時候,我們的語文教育,尤其是文化教育,應該怎麼作,不是應當反省反省嗎?所以我提出一個教育模式,一個新的模式讀經教育。你可能說它類似古人的私塾教育,但我不是因為古人這樣做而這樣做;你說它違反西方,我也並不是要反對西方而要這樣做。而是作為一個人就應該這樣學,老師就應該這樣教,所以我們就這樣來提倡,叫「兒童讀經教育」,這種教育已經流傳到兩岸以及全世界了,全台灣超過一百五十萬兒童,大陸超過兩千萬兒童,正在接受讀經的教育了,相信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人參與。假如各位還不瞭解,我希望你有機會一定要瞭解,假如現在家裡有孩子的人你要趕快實施,假如年輕人,你要立志,以後結婚了,要從胎教的時候實施。這樣我們的教育才順理成章,我們的民族才有前途。

 

如果已經是大人了,可以自由參加今天早上我們在「四海兒讀經推廣中心」所發起的「論語一百」的讀經活動:每個人自己立志在最短的時間內,譬如六個月之內,把論語從頭到尾讀一百遍。想要增強自己的中文程度,想要得到修身養性的啟發,想要探求中華文化的精髓,都應該從論語讀起。而讀經的方法,就這麼簡單,拿起書來,就讀,所謂「辭熟而後義透」,所謂「書讀百遍,其義自現」,從頭讀到尾,一遍再一遍,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到得一百遍,自有不同的境界。

 

大家多讀幾句經典吧!不要被五四的人笑我們被他騙了,笑我們已經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八十八年,還不知覺醒。
 

今天的演講就到這裡,至於讀經教育的詳細內容可以到網上查找,有一個「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只要在搜索引擎打四個字「全球讀經」就可以搜索到,已經有上千頁資料,討論的非常深刻,廣泛的問題都被提出,都被解決。至於這個網之外,有許多相關網站來也在推廣在討論,各位可以自己去接觸、去研究,如果有意見也歡迎在網站留下來,我們可以討論。

 

祝福我們的國家,祝福我們的民族!祝福各位!謝謝各位!(鼓掌)

 

 

 

 

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


        兒童讀經運動,在王財貴教授的奔走呼籲中,後有全國電子董事長林琦敏先生的支持,前有許多熱心文化教育的朋友共同的推動,瞬間已過了一十二年──從無到有,從臺灣擴及大陸、東南亞並遠達歐美地區,即將成為世界教育的新潮流。

         為了感念這一段蓽路藍縷的的奮鬥,並配合「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的創立,我們特別編印了精裝袖珍「經典誦讀全集」典藏紀念版,除了中文讀經的全系列之外,王教授還特編了一本「格言選」,總計一十二冊,兩千六百餘頁,三十餘萬字。委託彩峰造藝印象股份有限公司投入大批人才精心研製,內頁使用輕塗雪銅高級紙張;封面為天然絲精裝版。全套用堅固防蠹華采外匣收納,並附有典雅提袋。書本封面、外匣及提袋,皆延用即將絕版的「授經圖」為圖飾,以誌依依留戀之意。

         本版限量印製6,666套,以義賣方式發行,所得款項一概捐入基金會。每套皆附有王老師親筆簽名的編號典藏卡,即日起開放認捐,凡捐新台幣3,000元者,即贈送本「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 一套,我們將按認捐先後編序,恕不接受選號要求。

         備此一套,不論居家展讀,或外出攜帶,美意稱心;

不論收藏傳家,或親友饋贈,典重大方。

風華絕代,人見人愛,數量有限,機會難得,勢必造成轟動,認捐請早!

 

郵政劃撥帳號:19974757

戶名:財團法人台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請於劃撥單上註明「認捐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

基金會聯絡電話:02-2945-5232   傳真:02-2944-9589

基金會網址:http://www.gsr.org.tw

 

 

 

第三版

未知生,焉知死?(下)
劉桂光台北市立松山高中教師、新店宗哲社兒童讀經班教師

換個角度說,《論語》中記載:「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6.10)面對重病的學生,孔子感嘆這是客觀的天命限制,可是卻對優秀的伯牛無法經營現實的德行生命而即將隕歿,有著深刻的慨嘆。再者,「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無。』」(11.7)「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11.9)顏淵過世孔子有著深切的哀傷,其中更有著對文化慧命無法延續的悲慟。此外孟懿子問孝,孔子的回答是:「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2.5)面對父母親,不論生時死後,態度是一致的,都要堅持著人之所以為人的禮。以上幾個《論語》提到孔子面對死亡的幾個例子,我們可以了解對孔子或儒家而言,生死是關聯在一起的。但是我們對死亡所知卻極為有限,既是如此,儒家選擇切入生命的進路,所關懷的生命重心,也就是君子的「終身之憂」,當然要放在我們可以努力用心耕耘的現實生命上。

我們再回到子路的提問上面,孔子在回答學生的問題時,往往是因材施教,所以他對子路提問應是有針對其特性而回應的,那麼我們也可以從《論語》中的記載來考察一下孔子的依據何在?「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7.11)、「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又曰:)『若由也不得其死然』」(11.13)從這兩段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簡單的說:孔子對於子路的性格相當了解,也對他有深切的期待,希望他能多用心於德行生命的經營,甚至連「不得其死」都說出來了,可見得當孔子回答他「未知生,焉知死?」時,其背後是有著深刻用心的。我們證諸後來子路的不得其死,讓老師一語成讖,這真是情何以堪!(註1)

最後,我要以王陽明困居龍場之時的故事,來說明儒家的師友面對生死問題一脈相承的信念。當時王陽明三十七歲,被貶謫至貴州龍場,<年譜>中記載:「自計得失榮辱皆能超脫,惟生死一念尚未覺化,乃為石墎自誓曰:『吾惟俟命而已。』日夜端居澄默以求靜一,久之胸中灑灑。……因念聖人處此更有何道?忽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始知聖人之道,吾性自足。」王陽明身處在生死關頭,體悟到的卻是「格物致知之旨」、「吾性自足」,這不就是真真切切地回到現實生命,認真的踐履道德生活嗎?而他由此提出了「工夫即本體,本體即工夫」,轉化成現在的語言便是:從生活中做起,便能在精神生命上有所提昇;從精神生命來引領生活,便能精進生命的品質。

當然,我相信還是有人會問:儒家重視現實生命、道德生命的經營,那麼死後的世界究竟如何呢?我的信念是:如果生命是永恆的,那麼我用心經營此生的道德生命,在未來的世界不論是誰都將會給我更好的回應,我是無須擔心的,許多的宗教不就是根據信徒生前的表現而加以審判嗎?而如果生命是斷滅的,那麼用心於僅此一次的當世,更具有迫切性,又何必在乎死亡之後會如何呢?所以面對死亡,我還是堅定相信:「未知生,焉知死?」只是要特別補充說明,理解生死問題的方法與角度有很多,各大宗教也都有相當深刻的生死學,我認為應當以多元尊重的角度來面對各種不同的說法,而不必以否定別人的說法來突顯自己的主張。這樣的說法只會顯示對自身信仰欠缺堅定的信念而已,對於想要說服對方的期待也不會有多大的效果。所以,尊重多元思想是很重要的素養。


 

(註1)魯哀公十五年,當時已經六十三歲的子路在衛國孔氏手下任事。此時正值衛國的政爭,孔氏被人挾持。子路當時人在城外,聽到孔氏被挾持的消息,趕忙要回去營救。進城後,子路趕往孔氏所在之地,結果被對方群起攻擊,子路的帽帶被他們給擊斷了,子路自語:「君子死,冠不免。」將帽帶繫好,就這麼死在異邦。子路的死訊傳回魯國,使者告訴孔子子路被剁成了肉醬,孔子聞言,立即派人將自己所吃的肉醬都丟棄。顏回死時,子曰:「噫!天喪予!」而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在孔子的感嘆中,不僅可見他對失去弟子的傷慟,更可見他對理想不得實踐的失望。


第四版

「從人文角度看人生」系列演講簡介

最近,台灣的亂象愈嚴重。不提政治和經濟,光看社會和人生,就已經讓人怵目驚心,如卡債、詐騙集團、燒炭自殺等等。台灣到底生了麼病?其實一言以蔽之,在缺乏人文觀點和人文教養;以致凡事急功近利,也容易蒙受心理打擊。所以宜蘭社大特別邀請專精於人生哲學的曾昭旭教授作一系列六次有關「從人文角度看人生」的演講,希望能提供聽眾一個全新的視野。通過這些新看法,您也許便能擺落無謂的煩惱,活出光明的人生。

宜蘭社大文化講座―從人文角度看人生

一、    辦理單位:

(一)      指導單位:教育部

宜蘭縣政府

(二)      主辦單位:宜蘭社區大學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宜蘭縣政府文化局

羅東鎮公所

(三)      承辦單位:宜蘭縣讀經學會

二、班別:一期三個月,每月上課二次,講座內容請參閱下列課程表。

三、地點:羅東 展演廳(宜蘭縣羅東鎮中興路1號,羅東鎮公所旁)。

四、招生對象:凡熱愛中華文化,關心社會,能專心向學、持之以恆者,都十分歡迎。

五、費用:費用全免。

六、報名方式: 現場報名,自由入座。

七、師資簡介:曾昭旭教授

              1941年生,廣東大埔人。

              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
        歷任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所長、中央大學中文系主任。
        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

 

 

※從人文角度看人生系列講座課程表:

日  期

              

上課時間

96.03.17()

從人文角度看金錢

1400 ~ 1600

96.03.31()

從人文角度看賭博

1400 ~ 1600

96.04.14()

從人文角度看命相

1400 ~ 1600

96.04.28()

從人文角度看生死

1400 ~ 1630

96.05.12()

從人文角度看鬼神

1400 ~ 1630

96.05.26()

從人文角度看色情

1400 ~ 1630

宜蘭社區大學聯絡電話:03-9575919               網址:http://icul.ilc.edu.tw/


 

 

第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實施計畫

 

一、宗    旨:落實文化紮根,提昇經典教育內涵,啟發兒童潛能,鼓勵多元學習環境,強化社會讀書風氣。

二、辦理單位: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教育部、國家文化總會

   ()主辦單位:臺灣省政府

   ()承辦單位:國家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協辦單位:福建省政府、臺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臺灣省各縣市政府、國家文化總會各縣市總支會、各縣市讀經團體

三、參加對象:歡迎全國民眾報名參加

*(本年度口筆試開放考生自由點選,無年齡限制,報名後即不再受理變更)

四、報名方式:

﹙一﹚一律採網路報名:請直接至本分會網站『http://www.tpg.gov.tw/ncat報名系統報名,並列印劃撥單至郵局繳費,本分會俟收到郵局通知單後即完成報名手續,考生請於劃撥15天後自行上網確認並核對資料及列印准考證(不另行通知)

   郵撥帳號:22392206    戶名:國家文化總會灣省分會

    ﹙二﹚報名人數達200人之學校可申請就地考試,並請於730日前提出申請。補助標準依規定辦理。

    ﹙三﹚團體報名人數達100人以上之團體,負責人併於頒獎典禮表揚。

五、報名日期:9661日至630日,逾期恕不受理。

六、報 名 費:

(一)   口試:一段300元,二段400元,三段以上500元。

(二)      筆試:一段250元,二段300元,三段以上350元。

七、會考內容:共45

         ()中文經典:國學啟蒙、學庸論語、老子莊子、唐詩三百首、孟子、易經、詩經、古文選、書禮春秋選、詩歌詞曲選,共28段。

         ()文經典:西方文化導讀、莎士比亞14行詩、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柏拉圖蘇氏自辯、英文名著選、英文經典選讀,共17段。

請參閱第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科段代號對照表*)

八、會考日期9692223日(星期六、日)(以准考證所公布為準)

九、評鑑辦法

   ()中文:

1.筆試:(1)填充題20題,共200字填空。增減一字扣一分,每題以扣完該題分數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85分為合格。

2.口試:(1)試卷與筆試同,依試卷逐題提示(僅提示頭尾兩句,背誦停頓五至十秒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一個字為限,每提示一次扣一分,每題以扣完該題分數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90分為合格。

      ()英文:

1.    一律口試

2.    每段十題,每題僅提示頭尾兩句,背誦中停頓五至十秒即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二個單字為限,每提示一次扣一分,每題以扣完該題分數為限。

 

十、獎勵辦法:合格者均頒發獎狀及證卡各乙紙。

十一、頒獎日期:十一月份(放榜時一併公布)

十二、放榜日期:961011日請至本分會網站查詢,及列印成績單(不另行通知)。

十三、注意事項:報考人資料欄請詳實並正體填列,資料不全者,權益損失恕不負責。

十四、會考書目及最新消息公佈:會考書目及相關訊息隨時公佈於本分會網站。

本分會網址:http://www.tpg.gov.tw/ncat 

電話:(0492325902

傳真:0492371163

 

以上資訊如有變更,以國家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網站上公佈為準

 

 

 

第九屆「讀經在家自學」親師座談會簡章  -- 兩岸讀經在家自學現況

一、 宗旨:王財貴教授發起並推廣「兒童讀經教育」風氣自民國八十三年至今,風氣擴及全世界華人社會,全台灣超過一百五十萬兒童、中國大陸超過兩千萬兒童正在接受讀經教育,成果斐然,享譽朝野。本次座談會透過王財貴教授的主題演講,配合親師經驗分享和分組座談,協助有意大量讀經家庭了解兩岸讀經在家自學現況,落實經典自學教育。

二、辦理單位:

(一)      指導單位:臺北市政府教育局

(二)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國立嘉義大學中國文學系

(三)      承辦單位:華山書院‧讀經推廣中心

(四)協辦單位: 台南市讀經協會、讀經文教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中市漢成中英文讀經班

三、                              時間:960520日(日)上午0830至下午500(如有異動以基金會網站公布為準)

四、              地點:國立嘉義大學人文館407演講廳(嘉義縣民雄鄉文隆村85

五、              參加對象:正在實施或預備申請及關心「讀經教育或在家自學」的家長及老師

六、             報名日期:即日起至0511日止(名額有限請及早報名)

七、              參加人數:預計大人座談會150人,兒童營100(為確保座談會品質,建議以不帶四歲以下小孩為佳,如有四歲以下小孩由家長 帶入會場照顧者,請坐於靠近後門處以方便隨時出入。四歲以上參加兒童營之小孩,請家長準備午休用小被子)

八、              報名方法:請填妥下列報名表再傳真至本基金會。傳真電話:02-2944-9589

九、              報名費用:費用全免,歡迎自由贊助。贊助方式:

1. 郵政劃撥:帳號:19974757
                       
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2. 銀行匯款、轉帳:華南銀行 永和分行(銀行代碼:008
                       
帳號:
164-10-012188-6
                       
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如有贊助,請務必將收據貼於報名表上一併傳真以便核對參加人員名單,謝謝您!

十、              主講者簡介:王財貴副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文學碩士、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台中教育大學語教系專任副教授、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台灣漢學教育協會理事長、鵝湖月刊社社務委員、台灣武藝文化協會理事長

十一、        備註:

1.   座談會供應午餐,自備茶杯及環保筷尤佳,會場禁止飲食,除另有教室可用餐外,可攜帶野餐墊於校園草地上用餐。

2.    歡迎四歲以上小孩參加兒童營,兒童營限100名,請儘早報名;營會內容詳見「兒童營流程表」,特邀經驗豐富的讀經老師帶領。參加兒童營之兒童,請家長準備午休用小被子及蠟筆。

基金會網址:www.gsr.org.tw      聯絡電話:02-2945-5232 02-2949-6834

 

 

您想知道如何指導兒童讀經嗎?

兒童讀經師資研習會       一次結業,並頒發結業證書

主辦: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主講教授:王財貴老師

名額:80

上課時間:上午900 ~ 下午430  (含全素午餐)

上課日期及地點:請參閱本刊表列「讀經教育研習會(近期)王財貴教授主講」之師資研習會部份,如有更動以網路上公佈為準。

費用:額度自由樂捐(贊助方式 :郵政劃撥

           帳號:19974757  
          
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報名方式:請先至華山書院網站首頁的「師資研習會」下載報名表格,若有贊助者,請連同劃撥收據貼於報名表上一併傳真,傳真完後請再電話確認。

報名前請先來電確認報名月份是否尚有名額

確認電話:(02)2949-6834 吳老師

傳真號嗎:(02)2944-9589(傳真後請來電確認,以完成報名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