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四十七期 )

~~第四十七期~~

第一版

對「反對讀經者」之總回應 ── 兼論「孟母堂」現象

王財貴 (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台中教育大學語教系副教授)


上海教育界在本年七八月間,發生了「孟母堂」事件。「孟母堂」是上海一個「讀經在家自學學園」,遭受到教育局教育委員會的「下令停辦」,引來全國性的關切和討論。

有一個「宓山行者」,在網路上說:「這一閙劇,從長遠看顯然是好事。相信這一事件,將成為一個階段性的歷史標誌。」

我推廣讀經多年來,媒體採訪記者,最常問我的一個問題是:「你做這樣不合時宜的事,一路走來,一定很艱辛,有沒有遭受什麼挫折?」我總是回答:「一帆風順,勢如破竹,只有成功,沒有失敗,滿心喜悅,毫無挫折。」若再問理由,理由有二:「第一,本來無有的事,能有一個人讀經,就是一個成功,能有兩個人讀經,就是兩個成功。所以這是『立於不敗』之地的事,只有成功,沒有失敗,因為不可能失敗,再失敗也是回歸到零而已。第二,因為讀經這件事,是基於人性的事,是天經地義的事,是天下人的事,不是一時造作的事,也不是我一人的事。所以,讀經之一時能推展開來,不因我的功勞;而若一時推展不開,也不是我的無能,更不代表將來不能忽有進展。所以,所有挫折,都是一時的,都是虛妄的。只有人性是永久的,是真實的。因此,如果現實上真有什麼『挫折』,我一向都沒有『挫折感』」。

從剛一開始推廣讀經,我就明透了這種道理,抱定了這種態度。也因為有許多識與不識的朋友,都有這樣的心情,讀經教育才能普及開來。菜根譚有句云:「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方有萬變不窮之妙用。」正可形容在這教育問題日漸嚴重,中華民族起死回生之際,這批芸芸眾生中默默的有志之士的奮鬥精神。

家庭讀經,到社區讀經班,到學校課外讀經,一關一關的打開,每一關,都是如此:先有許多人全面反對,後來覺得並不需要如此反對,變成了部份質疑;後來,又覺得質疑得也沒什麼大道理,於是變成觀望;然後久而久之,或許了解了,轉為贊成;或許還不了解,但見成效斐然,有益於兒童,有益於家長,有益於社會國家民族,雖然想要反對,想要質疑,也就消其聲,匿其跡了。

最近幾年的「讀經在家自學」,或稱「私塾讀經」,算是最為「不合時宜」的階段了,也是在讀經教育正式進入「體制」之前,最後的階段了。(當然,將來如果真的體制內都讀經了,這種私塾教育還是有其特殊功能,有其存在的意義,「讀經私塾」將是千秋萬世,必定存在,而且永遠是一種對國家民族產生重大影響的教學方式。)因為世人總是媚俗鄉愿,「以多自證」,而「讀經私塾」又是明顯的「違逆體制」,所以反對質疑的人最多,聲浪也最大,恐怕其反覆顛跛的持續力也將最久。「讀經在家自學」的推動,會遇到這樣大的困難,乃是自早意料中之事;而反對聲勢之日漸消聲匿跡,「讀經在家自學」風氣之日漸廣播順利,也是自早即已意料中的事。相信若干年後,再回頭反顧今日之齗齗爭論不休,當會令人啞然失笑。

我曾把反對與質疑者用幾個層次加以分類,並建議吾人處之之道,希望這些反對與質疑,如晴天的浮雲一般,早日飄忽過去,讓教育思想早日回歸本位,讓教育制度早日合理化。

首先,按反對者的身份地位來分,則可分為有地位和無地位兩類。所謂無地位,就是一般普羅百姓,一般百姓中,當然有讀經的支持者,亦有讀經的反對者。但這些反對者之反對,往往是不明不白的,沒有理論基礎的,他們只是出於社會的生活習慣,追尋眼前可見的利益;或是只知跟著體制走,以為「人多的地方就安全」,認為唯有遵循體制,才能維持孩子的現實功利。面對這種芸芸大眾,想要改變其思想觀念,是很簡單的,不過很辛苦,要身體力行的投入。我們所應採取的辦法是:只要多宣導,宣導再宣導;或者靜靜的等他幾年。等他知道了,知道讀經不僅不違背社會與時代,乃是社會與時代的先進思想;知道讀經不僅不妨礙他孩子的應試,乃是有效的應試手段。要成績,這裡有最高的成績;要功利,這是最大的功利!他就會轉反對為質疑,轉質疑為觀望,等到觀望出效果,便會積極的參與和支持了。

至於所謂有身份地位的反對者,又分為官員與學者兩類。學者,是有學問,有主張,能發言,能散播思想以影響群眾的人。官員,則是有政治或社會勢力,能有力干涉群眾生活的人,如政府教育部門,以及學校校長,主任,教師等。

反對讀經的學者,又可按其心態來分,有真誠不真誠兩類。真誠的反對者,是他真的關心教育關心文化關心民族關心人類,他是怕讀經破壞教育,妨礙文化,削弱民族,禍害人類,故而反對。這種反對者,是有良心,有誠意,有理性的人。不管他反對的理由深不深,都是我們應當尊敬的。這種人,是可以商量討論的。所以也是只要多加宣導,讓他好好了解讀經的理念與效能,當他意識到原來讀經教育正是他日夜所祈望的真正的教育,就會從反對轉為支持者。

但不真誠的反對者,是為反對而反對,是閙情緒的,尤其是許多名高望重的「教育學者」,如唯西洋是崇的所謂海歸派學者,往往以他所學所知的一偏之見,對凡是與他想法不同者,就直覺的要反對。所以他們雖身居「學術界」,但其討論問題,是很不「學術」的,他往往在未能了解對方之前,即以自己所以為的「對方」,拿來沒頭沒腦的攻擊。這在學術界稱為「打稻草人現象」,即自己結了一個稻草人,心裏設想:「這就是我的敵人」,於是認真打將起來,結果,三兩下子,很容易就把稻草人打倒了,便沾沾自喜以為勝利了。有這種習性的學者,是不會虛心聽別人的解釋的,他本來就是沒什麼學術良心的,本來就是理性不健全的人。但往往這種人脾氣特別大,講話帶有殺傷力,而且很帶勁,會跟你糾纒不清。這種人是不值得尊敬的,但這種人是可怕的。

這樣的人,我們有兩種面對的方式:第一種是,暫避其鋒頭,以待其無趣而消退。因為他們的意見,本是無根的,像海浪,來勢汹汹,你越理它,它越帶勁,但不理它,則將很快自己退潮。因為他們的用心,本來就不是真誠的要為學問真理而思考,本來就沒有意識要為國家民族為人類尋出路,所以並沒有挺身奮鬥的持續力,只是一時的情緒發作發作,發作過,也就索然平息了。此即老子所謂「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孟子所謂「苟為無本,七八月之間雨集,溝澮皆盈,其涸可立而待也」之故。吾人只以一坦然的心承受,默默的眼睛觀看,便見它的勢頭之自漲自消了。故老子又云:「使夫智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曾見有一首瘋顛和尚之詩云:「有人來罵我,老衲只說好;有人當面唾,隨他自乾了;有人要打我,老衲自睡倒;我也省力氣,他也沒煩惱。」我也常說:「他的孩子不要讀經,聽他話的家長的孩子也不要讀經,但我們的孩子卻要讀經。他不讀是他的不讀,我要讀是我的讀。誰是誰非,反正現在辯也辯不出結果,十年二十年之後,咱們再瞧瞧吧!」所以,在自由的時代裡,「不理它」,是最省事最方便的策略。

但群眾往往是無知的,盲目的,而這種人往往有些名氣,有相當可信度,會在社會上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力。因此,縱使知道這種人本身心靈已經關閉,沒有討論的必要,但吾人也應趁機向大眾講解讀經之道,以盡我心之誠。所以面對這類人物的第二種方式是:逐一的反駁。但這是相當累人的,因為他們所提的問題,其實都是「稻草人」問題,或者已經很老舊過時的,或者是自己幻想出來的,或者是把天地間本來就必然存在的、他自己也不能避免的教育問題,全部拿來當作攻擊讀經的武器。都過了八十幾年了,他們還跳不出五四的窠臼,躲在框框裡,還自以為是「先進」。所以他們所提的那些問題,往往都是很粗淺的,老早就說明過了,解決過了。不僅是這幾年來,我們以理論和實踐回答了,解決了。甚至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問過了,回答過了。(熊十力、牟宗三、徐復觀諸先生,皆曾對魯迅胡適等人的教育思想給予深刻的討論和回應,讀經人應多加參究)。一直說過的話,現在還要再說一次,豈不累人?但為了文化的關懷,為了學術的真誠,我們寧願「口角流沬右手胝」,一說再說,一寫再寫。但我們的態度應是不急不徐,不卑不亢,而非要與他爭閒氣,較長短。我常說:「中華民族苦了一百年了,學生苦了一百年了,不要再爭下去了。」

至於反對讀經的官員,也類似學者的分法,可以分真誠與不真誠的兩種。真誠的教育官員,日夜為人類文明民族存亡而憂心;真誠的校長主任老師,時時以「為天下培養人才」為職志。他們只因為害怕讀經教育不合人性,害怕讀經將會折損人才,所以才會反對讀經。如果這種人來反對讀經,縱使他的觀念和我不同,我一定也很尊敬他,而他一定有助於我。但,很可惜的是:這種人是不多的,而且幾乎不可能有這種人。因為一個對教育有熱誠的人,一定是心胸開闊時時追求新知以改善教育的人。讀經既然是出於人性,又是促進民族發展,培養人才的良方,而且既然推廣這麼久,成效如此大了,為何還不知道呢?知道了,則讀經與他的理想如合符節,他那一直沒能實現的理想,正必須透過讀經方能完成,他推行都來不及,怎會再反對呢?所以幾年來,我所遇到過的反對讀經的或官員或校長或主任或老師,其反對,大概都不是站在「教育」的立場,而是站在「官僚」的立場。他們首先的反應,不是問讀經有沒有教育功能,而是問:「讀經合不合教育體制?」「讀經合不合我的教學習慣?」尤其是「在家自學」,對體制的衝突更大,引起更強烈的反應。但他們主要不是疑惑:「為何家長好端端的學校不上,而要辛苦的在家自學,是家長發了神經了?還是其中有更深的緣故?」而是直接反應:「你違法!」「你看不起學校教育嗎?」,「你給我行政添麻煩!」「你這不是故意和我作對嗎?」也有可笑的理由是:「你們都在家自學了,學校不是要關門了嗎?」還有更令人失望的是,我曾親自聽到居然有校長和主任,對沒來得及申請在家自學,或申請了沒通過,而要為孩子「長期請假」的家長這樣說:「我當然知道讀經很好,我也看過你們的孩子,大量讀經後,氣質有很大的改善。但,我做校長的,主任的,要執行我的職務,我不准你們請假在家,否則,要把你孩子當作「中輟生」處理。」我認為:「教育」,本來就不同於「法務」,教育之「不循體制」,本來就不同於法律上的「作奸犯科」。教育部門對「在家自學」的較好的處理方式應是「輔導式」,而不是「捉賊式」。

所謂輔導式,我曾經聽過台灣南部有一個小學,校長特別撥出一間空教室,給校內以及校外,甚至學齡前,凡是想要全日讀經的孩子,聚在一起,由這些學生的家長自行聘請讀經的老師,在「學校內」實施「在家自學」,全天讀經。更可貴的是,校長告訴家長們說:「你們好好讀經,學校資源完全供應,如有教育上的問題,可以和我或老師商量,什麼時候想要回到正常體制,歡迎隨時回來。」我本來以為大陸近年來的開放,各部門各行業蒸蒸日上,大有擠身世界先進國家之勢,其對讀經在家自學的處理,應當會比台灣合情合理。但最近,我看上海某區的教育局,居然會對「孟母堂」扣上「三條罪狀」,宣稱要「嚴格取締」。好像把「教育」問題當成了「公安」問題了,把原來可以讓百姓感覺溫馨的「輔導」演成讓人民戰慄恐懼的「捉賊」了,實在令人失望啊!如果我們能有所建議的話,我願意順著復旦大學歷史系顧曉鳴教授的意見,告訴上海教育局:「教育實驗是世界的趨勢,簡單禁止既不符合國際慣例也不利於弘揚民族文化。方今政府正積極教育革新,鼓勵教育實驗。貴區有孟母堂,如果能善加引導,好好利用,做出成績來,以作為教改的一種參考,應是貴區的榮幸。而且是各級領導盡忠國家,向上升遷的大好機會。」遼寧錦州已於今年四月間成立「讀經教育研究會」,由市教育局核批,並得到市書記的支持,給予最大的實驗空間,繼續施行原有的全天候讀經教學。上海乃國際化城市,在國內有龍頭的作用,其領導心態如果不開放一些,如何「保先」呢?

就目前的實際情況而論,讀經的成效已經有目共睹,唯一讓教育當局有話說的只是「義務教育法」。不過,禮貴合宜,憲法都可以改了,何況「義務教育法」?此「法」本來就是不具硬性約束力本的「法規」,而非「法律」。而且,它的時代需要性已經過去,它的規範功能已經減弱,因為當初世界先進國家所以訂立「義務教育法」,是針對不知教育的窮苦國民,怕他們把孩子當童工,影響到整個國民的知識水準,才設計的規則。如今,社會情況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現在,不是家長不懂教育,乃是相反的,家長認為學校教育有缺陷,不能滿足其教育的期待,他們要自己追求更高明的教育,所以把孩子從學校領回家,由家長花精神,花金錢,用自己的理念教。美國已有百分之三以上的學生(約兩百萬人)「在家教育」了。「義務教育法」根本不是為這個時代為有理想的人設立的,「義務教育法」是不能應付時代不能範限理想的。因為這群在家自學的家長所做的事,正合乎當年「義務教育法」所要追求的最高目的──讓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為天下造就人才,為國家培育棟梁。(如果還要深入一點看的話,有些政府是利用「義務教育」,方便來灌輸「政治意識型態」,以對全體國民進行「政治洗腦」。但這種政治意圖,本來就是違反人性的。吾人相信,這不應是當前台灣與大陸這樣一個追求現代化民主化的政府的用意。況且,如果在家自學的孩子都能高標通過學校所有的課程測試,則政府所給的任何政治思想內容,亦皆可以達到目的,何愁之有?)

如果一時之間,教育官員,面對像孟母堂一類的教育嘗試,不能放下既已「明令公佈」而未及修正的「義務教育法」,其實也可以有另外的很多輔助的管道,不一定非要「取締」不可。總之,父母永遠是「教育權」的最大擁有人,父母對子女的教育,如果是關心的,大體是合理的,政府的教育部門都應該擔任輔導的角色,才是合乎情理,而為民便民的。而家長也要自覺:「您是您孩子最後負責的人!」我曾經說:「教育局的官員,審察的學者們,跟你孩子一生的前途幾乎是不相干的,他們也不會認識你的孩子。而校長,只在這個學校做幾年,就要換人。老師最多只教你孩子兩年,他就不管了。而你,要管你的孩子一輩子!」所以請有理念的家長,請一定要「溫柔的堅持」下去。而我也誠摯地祈請教育界的長官學者們,學校的校長主任老師們,除非您是真的要負責人家的孩子一輩子,否則,能放手就稍放手吧,給人家孩子的成長之路,開個方便之門,這是「無量功德」呀!

何況,大家都知道有一種很奇特的現象:每年大學聯考(大陸謂之「高考」)一放榜,世界上總是有幾個十二三歲的孩子考上了大學,不管外國還是中國,舉國歡慶。在外國,大家都知道,那是「在家自學」的結果。在中國,則只知「歡慶」,該地的教育當局,或其原有學校的校長老師,尚且覺得與有榮焉,但大家從沒想到那是「在家自學」的結果。所以,遇到像孟母堂一類的教學地方,不是給予鼓勵期待,反而變成干擾取締。這裡有很大的予盾!難道,只能接受現成的結果,而不能接受其所以會結果的過程?

至於有人說孟母堂的收費太高,非一般百姓所可負擔,以「貴族學校」作諷刺而反對之。這種反對叫做「不倫不類」,因為這是另外一回事,不是教育的主題。在台灣或大陸的其他省市,「讀經私塾」的收費,也有高於孟母堂的,也有較低的,甚至很低的,還有特殊情況免費的。本來,收費不收費,費用高不高,是有其內在外在的因素的,而且這是私人「自由的」,不是制度「強迫的」。何況已經事先表明,願者來,不願者去,就沒有所謂公義不公義的問題,這不是局外人可以管得著的。

 


 

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


兒童讀經運動,在全國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林琦敏先生的支持及王財貴教授的推動下,瞬閱一紀──從無到有,從臺灣一地擴及大陸、東南亞並遠達歐美地區。為了紀念王老師這十二年來為傳統文化存亡繼絕所做的努力,配合基金會創立大會,我們發行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除了保留編號「
0001-0010」於創立大會義賣外,編號0011-6666即日起至951130日止開放認捐。我們將按預約認捐時間按序編號登記,恕不接受選號要求。凡於開放期限內認捐新台幣2500元,即贈送「經典誦讀全集」一套(內附精緻王老師親筆簽名卡) 95121日以後認捐,則需新台幣3000元,數量有限,勢必造成轟動。

認捐袖珍版郵政劃撥帳號:19974757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請於劃撥單上註明認捐「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並留下您的大名、聯絡電話、送貨地址以便寄上袖珍版經典誦讀全集及捐款收據,謝謝您!



 

* 王財貴教授春聯義賣 *

 

迎春納福,恭賀新禧!

基金會再次敦請王財貴教授撰寫春聯,

以灑金萬年紅精印,一副義賣價200元,

義賣之所得全數捐給基金會,基金會在此祝大家新春愉快!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恭賀


春聯內容

A對聯「瑞日芝蘭光甲第,春風棠棣振家聲」,橫批「樂歲笙歌起四鄰」

B對聯「瑞氣常鍾君子室,福星高照吉人家」,橫批「三千世界歲華濃」

C對聯「真學問從五倫起,大文章自六經來」,橫批「桃紅李白春似錦」

自家張貼、饋贈親友、美化讀經教室三相宜

數量有限•欲購從速




請填寫以下表格,連同郵政劃撥收據,影印放大傳真至本基金會,我們將儘速為您寄上。
 

姓名

電話

地址

□□□

欲購品名、數量:A組:

B組:

C組:

□ 請開立基金會捐款收據,收據抬頭:

郵政劃撥帳號:19974757 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電話:02-29455232 02-29496834 傳真:02-29449589

◎另備有刊載春聯照片之DM及大海報,歡迎來電索取,廣為宣傳流通。


 



 

第三版

「私塾有害論」可以休矣
方芳(全球讀經網網名「天涯在小樓」)(天津伊秀雜誌編輯)

 

2006710號東方早報載《上海全日制私塾:學生背經典,看三國、大長今》的報導,一石激起千層浪,又引發一場關於讀經教育和私塾教育的大討論。其中的反對者無不義憤填膺、慷慨激昂,但筆者觀其反對理由,卻覺只有四個字可以捧出——可以休矣。

「糟粕論」可以休矣。一般人認為不可全面學習儒家經典,因為裡面有精華也有糟粕,——中國的傳統思想多是封建殘餘,什麼愚忠愚孝”“輕視婦女”“壓制人性”“吃人禮教”“八股取士,如數家珍——可是要他說出什麼是其中的精華,立刻閉口不言了。從未讀過,說不出來呀,而那些所謂的糟粕呢,也只是道聼塗説,何曾考證過?筆者以為,儒家經典與封建末期被扭曲的儒家思想有著本質不同,現在的私塾教育正是一個正本清源的過程,目的就是更好的傳承優良傳統,摒棄其變質部分。我們都知道孔子說過:三人行必有我師,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就是說三個人裡面必定有我的老師,看到他們的優點要學習,看到他們的缺點要避免。曾子還說:吾日三省吾身。就是說,這一天下來我可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所以要檢視一下自己的錯誤,儘快修正。可見,儒家學說本身就是教人如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孩子們從中學到的是如何分辨善惡,這不正是我們今天的教育所欠缺的嗎?

「實驗論」可以休矣。如今讀經教育在全國遍地開花,但其學習方式往往為人所詬病,雖然讀經教育的宣導者一再指出,要在孩子們記憶力最佳的時候盡可能發掘他的潛能,這是順乎人本性的教育方法,也是最佳的學習之道。但因為現行教育理念與之相悖,因此無論怎樣苦口婆心的呼籲,人們仍然認為這是在用孩子們的前途做實驗。筆者要指出的是,傳統教育模式在中國實行了幾千年,到上個世紀初才逐漸廢止。傳統教育中的初等教育即私塾教育,講究因材施教,就是根據孩子的性情、智力來引導他們走上正確和適合的道路。傳統教育中的高等教育為書院教育,講究的是問難辯論,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就某一個論題發表自己的觀點,學生也可以指出老師的錯誤,與老師辯論,每個人都進行大量獨立思考,從而獲得真知。這與我們今天不分青紅皂白填鴨式的教育大相徑庭,卻與中國人嘖嘖稱道的西方教育何其相似!故此筆者想反問,一百年和幾千年相比,哪個更具權威性?我們到底是用上海的12個孩子做實驗,還是用全國12億人民在做實驗?十年的素質教育下來,生產了多少殘次品?讀經教育實驗失敗,12個孩子尚留滿腹經綸,現行教育體制實驗失敗了,12億人誰來負責?

「非法論」可以休矣。義務教育法規定,每個公民享有平等受教育的權利。可是我們看看,中國尚有多少兒童沒有獲得受教育的權利,說到非法,這個法律責任該由誰來負?所以說教育法與一般硬性規定的法律是有區分的,人民有受教育的權利,還要有選擇什麼樣教育的權利。現在連我們的主流媒體、專家學者都在疾呼,教育改革勢在必行,然而當民間的有心人做了某種改革的嘗試,卻處處人為的設置障礙,導致無法通過正常管道獲得辦學資格,這不是很荒唐嗎?法律是人定的,只要對國家發展有利,均應以開放心態對待,而非一味打壓排擠。幾年前,一名叫孫志剛的大學生,以生命為代價換回了有關收容法的改革;幾個月前,許多小動物慘死在高跟鞋下,才引發對小動物保護法的重視,至今未果;現在,我們的公民在接受正常教育的過程中遭遇非難,是以非法為由斷然取締、生生扼殺,還是本著民本思想,出臺更加可行的、能適應更多受教育者需求的新政策?在前車之鑒面前,有關部門應當三思。

教育固然不是用來做實驗的,但教育也絕不是用來抹殺人性的,為什麼如今有這麼多兒童患上自閉症,為什麼有這麼多青少年叛逆”“憤怒”“偏激,為什麼有這麼多國家的棟樑選擇自殺、殺人?中國的傳統文化本來崇尚天人合一,我們的傳統教育是教人沖淡平和”“道德高尚的,難道我們的教育部門不該用儒家的思想日三省吾身”“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嗎?

 


第四版

第七屆全國經典總會考923日在全國24縣市同步舉行

──95.09.19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提供

「兒童讀經」倡導配合兒童智力發育,在教育體系中融入傳統的讀經課程,利用記憶力最佳的兒童時期接觸經典文化精華,讓知能與人文發展同步發展,為國語文能力奠基。近來由於教育改革,政策調降語文教材中的文言文比例,讓學子涵詠儒典的機會益加貧乏。惟歷代中華經典傳述的哲理,實乃前人之智慧精華,與當前生命道德教育課程呼應,對提升國民文化素養有其正面功能,不容輕易偏廢。


本會自民國89年開辦之全國經典總會考,今年已進入第七屆,也是全國讀經學子一年一度的自我成果評鑑。由於政府財政窘困,本年度起台灣省政府已無法再編列預算挹注,試務經費極為困難。茲為延續過去七年之讀經推廣成果,在讀經學子與家長之期許下,承辦單位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於今年起結合新成立的「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合力承擔「第七屆經典總會考」所有工作。試務準備工作已由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個別協助各縣市承辦學校次第完成。


會考將於92324日兩天在全國廿四縣市同步舉行。會考科目共45段(中文經典28段:國學啟蒙、學庸論語、老莊、唐詩、孟子、易經、詩經、古文選、書禮春秋選、詩歌詞曲選,每段約八千字;英文經典17段:西方文化導讀、莎士比亞十四行詩、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柏拉圖蘇氏自辮、英文名著選、英文經典選讀)。


今年共有3979人報考(在家自學87人、幼稚園772人、國小2883人、國中123人、高中以上15人、社會人士99人)、報考段數11,335段(在家自學366段、幼稚園2463段、國小7731段、國中307段、高中以上學生155段、社會人士313段)。報名人數最多為台南縣527人;報考段數最多為高雄市1583段;全國考生年齡最大者為澎湖縣王百合(60歲),年齡最小為高雄市嚴紹宥(兩歲半),合格考生之聯合頒獎典禮將於將於1119日在台中縣梧棲鎮港區綜合體育館舉行。

 

第七屆全國經典總會考放榜

──95.10.05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提供

由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舉辦的第七屆全國經典總會考業已放榜,共有2,098人、5,713段次合格,科段合格率為50.40%,比去年42.12%成績略高,顯示考生均有備而來。合格人數最多的縣市依序為高雄市295人、台南縣226人、台南市163人;合格段次最高的縣市依序為高雄市991段次、台北縣607段次、台南縣580段次。英文經典部份,今年報名470段次及格112段次,及格率23.82%。共有104位考生通過9段以上,比去年更優(去年前百名通過7段)。

本會考是全國所有讀經評鑑活動中唯一設有筆試的活動。口試部份限國小四年級以下學童報考。由於口試與筆試應試方式及難易度有別,筆試合格分數為85分,口試為90分。口試前三名分別為:嘉義市育人國小陳建文28段、台北縣中和國小何亮瑾22段、雲林縣雲林國小江有易22段;筆試前三名分別為:台北縣和平高中莫沛儒通過29段、台北縣秀山國小張季涵24段、台南市志開國小陳沛羽21段。獎狀及證卡將寄請就讀學校轉發,另主辦單位將於1119日(星期日)在台中縣梧棲鎮港區綜合體育館舉行聯合頒獎典禮,邀請通過會考的孩子及家長齊聚一堂,分享讀經的心得與合格的喜悅。

榜單公佈於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網站:http://www.tpg.gov.tw/ncat


 

您想知道如何指導兒童讀經嗎?

兒童讀經師資研習會 一次結業,並頒發結業證書

主辦: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主講教授:王財貴老師

名額:80

上課時間:上午900 ~ 下午430 (含全素午餐)

上課日期及地點:請參閱本刊表列「讀經教育研習會(九十五年度)王財貴教授主講」之師資研習會部份,如有更動以網路上公佈為準。

費用:額度自由樂捐(贊助方式 :郵政劃撥

帳號:19974757
戶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報名方式:請先至華山書院網站首頁的「師資研習會」下載報名表格,若有贊助者,請連同劃撥收據貼於報名表上一併傳真,傳真完後請再電話確認。

報名前請先來電確認報名月份是否尚有名額

確認電話:(02)2949-6834 吳老師

傳真號嗎:(02)2944-9589(傳真後請來電確認,以完成報名手續)

 

 

南區成人經典文化講座―新生活六講

一、宗旨:禮聘一流名師,教授生命哲理,發揚人文精神,提昇心靈品質。

二、 辦理單位:

(一) 指導單位:臺北市政府教育局

(二)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三) 承辦單位:高雄市宏遠經典幼兒書院

三、班別:一期六個月,每月上課一次。

四、地點:高雄市宏遠經典幼兒書院(高雄市鼓山區裕誠路1998號)。

五、招生對象:歡迎熱愛中華文化經典之家長及教師踴躍參加。

六、費用:隨喜贊助。

七、報名方式:即日起接受報名,報名電話07-55008215520304(名額有限,請速報名)

八、師資簡介:曾昭旭教授
1941年生,廣東大埔人。
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

   歷任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所長、中央大學中文系主任。
   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

※新生活六講課程表:

日 期

上課時間

95.08.20()

現代生活的檢討 ―― 利也科技,害也科技

1400 ~ 1630

95.09.09()

找回人該有的生活 ―― 回歸自由與愛、家庭與生活

1400 ~ 1630

95.10.14()

工作與生活的界線在那裡?―― 忙與閒的自由辯証

1400 ~ 1630

95.11.11()

陪孩子一起成長 ―― 愛是青少年問題的唯一解藥

1400 ~ 1630

95.12.09()

新家庭與新夫婦相處之道―― 愛情才是支持家庭的核心力量

1400 ~ 1630

96.01.06()

新生活與舊經典 ―― 重新認識傳統經典的生活智慧

1400 ~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