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四十二期 )

~~第四十二期~~

第一版

祀 孔 與 讀 經
牟 宗 三

 
王財貴謹案:吾平生有兩位恩師:一者掌牧民先生,示我古儒教化實況;一者牟宗三先生,指我中西學問大道。吾今之推廣讀經,祈讀經之風遍於天下,望中華文化之早日興復,中西文化之終於融通,日夜孜孜,一刻不敢或忘者,其來有自也。
二位恩師俱已謝世矣,然其精神學問猶當永存人間,日起作用。麗澤門人(掌先生講學之所顏曰「麗澤草堂」,故其門人自號「麗澤門人」)至今每逢孔子誕辰猶循例舉辦麗澤書法展,每逢展期,友朋相聚,莫不憶及往者草堂諄諄,不勝思懷,油然惻動。
去年九月二十八日,參觀麗澤書法展歸來,見南京南徐先生在華山書院網站聯誼中心貼出牟師〈祀孔與讀經〉之文,曠懷大願,如黃鍾大呂,破空而來,令我激動不已,涕淚俱下,未能卒讀。此文雖作於五十餘年前,吾素來不知讀其幾次矣,每讀之,總自覺於師傳學問既一無所成,而文化之實踐,亦未能盡力以報聖哲,愧對吾師多矣。斯時便立一願,要將此文廣向讀經界朋友推介,令知吾人志業,非徒一時之激情,且需天下之群策也。)


  九月廿八日為孔子誕辰紀念。前年〈民主評論〉紀念孔子,我寫了一篇〈儒家學術的發展及其使命〉,去年紀念,則有唐君毅先生的〈孔子與人格世界〉。這些文字是從儒家學術的內容和孔子之為聖賢人格的圓滿性來說話。今年我想從另一面來說。另一方面就是文制一方面。為甚麼從這一方面說呢?因為祀孔是政府規定的,讀經也是政府所提倡的,這都表示對於孔子的尊崇。政府的舉動必然含有文制的意義,因為它的舉動是從整個民族國家方面想,是對全社會人民說。這不是政府裏面的人之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問題,也不是他個人主觀上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同時,也不是對社會上某一部份人說,即不是為的有助於贊成儒家學術的人而發,也不是為的壓抑反對儒家學術的人而發。祀典是一個文制。讀經只是在提倡中,尚沒有成為一個文制。

  一個民族尊崇他的聖人是應該的。政府代表民族國家,從文制上來尊崇也是應該的:既是它的權利,也是它的義務。現在我說明兩點:儒家學術是否含有文制的意義,是否可成為文制?一個民族,一個社會,總之在人民的現實生活上,文制是否必需?

  儒學,或者說,四書五經所代表的學術意義,是否含有文制的意義?是否可以成為文制?關於這個問題的決定,關鍵是在:是否一切學術都可以看成是個人的思想理論?或者說,我們是否可以拿個人思想理論的觀點來看一切學術?

  以前的人對於經子總有一個分別。我們現在對於這個分別可直接說出來是如此,即「子」(諸子百家)是個人的思想理論,不含有文制的意義,不能成為一個文制。而「經」則含有文制的意義,則可以成為一個文制。董仲舒漢武帝尊崇儒術,罷黜百家(罷黜是不立學官之意,不用以取士之意),首先認識這個意義,所以也就首先從政府的立場看出其含有文制的意義,可以很順當的成為一個文制。後來歷代帝王無不尊崇維護這一套。這不能完全是統治者的自私,統治者的利用。因為尊崇維護五倫之教,不會單是自私,單是利用。就是動機是自私,結果也是公。就是利用,也是上上下下,大家都要利用,不光是單有利於某一個人。因為這是上上下下的一套的生活方式,所必共由之道。這就是儒家含有文制的意義,可以成為一個文制。維護者很可以不讀經,也很可以不懂經的內容、經的高遠理境與深遠意義。但這無關係,只要他能從文制上尊崇聖人,維護五倫就夠了。只有懂的人解的人來講。我說這意思,就是表示以前的人很能瞭解儒學的文制的意義,也很能瞭解文制的重要。只是到清末民初以來的智識份子,個個都是空前絕後,不識大體,不知謀國以忠之義,所以才不瞭解儒學的文制意義,也不知道文制的重要。自清末廢科舉興學校以來,隨著來的就是廢除讀經。實則科舉是考試取士,學校是培育人才。一個是取,一個是養,有學校之養,不必定廢考試之取。現在不是還有考試院嗎?為什麼有了學校就必得廢除考試取士之常軌?考試的內容與方式可以變,而國家取士之常軌可以不變。復次,為甚麼有了學校就得廢除讀經?當時廢除讀經尊孔的理由是:孔孟之學在漢以前只是諸子之一,我們現在沒有定尊他的必要,應當還它原來之舊,讓學人自由去研究。這一方面倡導學術自由,思想自由,其理由好像很正大,可是另一方面,就是「拿個人的思想理論」的觀點來看一切學術,這一個觀點是害事的,就是不識大體的。當然,如果學校是研究學術的機關,自然須讓學人自由研究,人的精力有限,研究其一,不必研究其他。但是學校與研究,不是唯一的標準。如果站在民族國家的立場,認識到立國之本,出之以「謀國以忠」的態度,則學人研究雖可自由,而普遍讀經不必廢除。縱使退一步,大學廢除,中小學亦當有個辦法(這不是關乎懂不懂的問題。凡是關乎這類性質的事,都不必一定要懂。念佛的人不一定能懂佛理。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同樣,爾愛其懂,我愛其習。)再退一步,縱使整個學校廢除讀經,政府以及有識之士,立於國家之立場,也當該認識儒學文制的意義而有一個尊孔護持的辦法,這才是謀國以忠,顧及千秋萬世的用心。可是當時領導社會的思想家、教育家,卻只是拿「個人的思想理論」的觀點來看一切學術,以諸子百家的態度來看儒家及孔子,遂輕輕把含有文制意義的儒學,維持華族生命已經數千年的忠信觀念,一筆勾銷了。這個無識不忠的罪孽,遺害不淺。實則,漢以前只為諸子百家之一,並不妨礙其本質上的優越性與可尊崇的地位。這不能成為廢除的理由。耶穌的出身,只是個木匠的兒子,可是並不妨礙其為聖人,為創教的教主。我們只能把他看成是個木匠的兒子行嗎?王船山說:「害莫大於浮淺。」真是慨乎言之。

  儒學不能看成是個人的思想理論,孔孟不能看成是諸子百家之一。原夫孔子立教的文制根據就是周文。而周文的核心則在親親之殺,尊尊之等。由親親尊尊演變為五倫。親親尊尊與五倫都是文制的。這是經過夏商而至周公制禮才確定。五經中的史料以及道理都在表現這一套。孔子繼承(述而不作)這一套,刪詩書,定禮樂,贊周易,作春秋,其中心觀念,就是憑依親親尊尊之文制。文制不是個人的一套思想理論。後來經過孟子道性善,順仁義而直指本心,直向上透,遂開儒學高遠理境之門。經過宋明理學的發展,益臻廣大精微之境。這是屬於儒家學術思想的內容之一面。這一面不必人人皆懂,亦不必人人皆贊成。(實則不贊成只是由於不及。不懂不理可以,若硬要反對,則只是意氣或根本不及)。但是親親尊尊五倫方面,則人人皆懂,政府維持儒教,尊崇孔子,亦只有從文制方面才得體。不必定要作之君,作之師:既要做皇帝,又要作教主。以前的皇帝雖然專制,但是他們卻懂得這一層。他們不出來爭著作教主。他也要受教,讀聖人書。以朱元璋之威,還能下拜孔子,還能知「孔子萬世師表,豈可以政治分位論」的道理。禁止演聖人戲,也是他規定的。諸位不信,試看今日。自林語堂編《子見南子》劇本,山東曹州第六中學即演《子見南子》以來,一葉知秋,即可知今日之劫難,並非偶然。此真歷史家所應大書而特書者。政府維持這方面的文制,不算專制,不算極權。破壞這方面的文制,侮辱立教化的聖人的自由,不能隨便有。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不是首出庶物的東西。

  從這裏,我即說第二點:一個民族,一個社會,總之在人民的現實生活上,文制是否必需?在此,我斷然答之曰必需。凡是文制都是表示現實生活上的一個常軌;有普遍性,有一般性。民主政治是政治生活的一個常軌,所以民主政治也是今日的一個文制。西方除科學外,惟賴有民主政治與宗教這兩個文制,才能維持他們生活的常軌。宗教是政治生活外的日常生活中的一個文制。這不能由民主政治來代替,也不能由科學來代替的(科學不是一個文制)。我們也不能拿西方的宗教來代替。耶穌教不能移植到中國的民族性裏而成為日常生活中的一個文制(理由我這裏不必說),我們還得根據我們的文化傳統及聖人來建立文制,作為我們日常生活的方式。文制有普遍性與一般性,這是從社會上一般人民日常生活來作想。不是單獨對某一部份人作想。也不要單從自己的立場作想。現在的中國人,農工商都知道尊崇祖先,尊崇聖人,惟有知識份子,腦子裏充滿了一些不成熟觀念,個個都是空前絕後,菲薄祖先,菲薄聖人。而且其思量問題,見諸議論,又都是從自己的立場來作想。這就是今日知識份子的無器識處。他總以為:我們是研究學問的人,我有研究的自由。那麼你為甚麼一定要推一個孔子出來呢?為甚麼一定要尊崇儒教呢?在我自己的研究自由上,我反對。這種人只知道他自己的主觀立場,所以他也把一切學術,都看成是個人的思想理論,沒有甚麼學術還有文制的意義。若有人從文制方面想,他就以社會上高等知識份子的身份,出來反對。他殊不知天下人,不都是研究學問的人。就是研究學問的人,也得有與一般人共同的日常生活。人在社會上誰無專業?豈獨你研究學問的專業?但是農工商都知道尊崇聖人,沒有以自己的專業為唯一的尺度,這不是知識份子的見識、虛心與客觀都不及農工商嗎?這是第一層。復次,你如果是一個自由思想家,是一個浪漫不羈的詩人文人,你可以衝破一切禮法,你可以不受任何文制的束縛。凡不是我思想性情上所許可的或所喜歡的,我一概不能忍受。你可以向孔子挑戰,你可以向耶穌釋迦牟尼佛挑戰。我寧願顛連困苦甚至犧牲性命,我也不願委曲自己。這點,我承認你天才的性格。但是,你須知天下人不都是你這樣的天才。你天才你的,我還是文制我的。你不吃家常便飯,你不能叫天下人都不吃家常便飯。你不能以你自己為尺度。這是第二層。復次,一個有自覺生活的人,在他的覺悟過程中完全以自覺中的自明自得為證。他心中也無天,也無地,也無聖人。他自己心中的自明自了就是天就是聖人。佛家所謂即心是佛,即是此義。禪宗裏面有所謂呵佛罵祖也完全是以自己之本心作證。但是你須知他的呵佛罵祖,無天無聖,完全是指他自己的修證言。其本人雖有點昂首天外的狂氣,但他究竟還是以聖以佛為宗。他並不能以他自己昂首天外的氣概,否認儒家文制、佛家文制的建立。在他自明自了的過程中,也可以不注意這些粗末的文制。但他究竟還是在這些文制中顯精采,這種顯精采究竟也不是德的成熟境界。注重文化制度的人,還是認為這種狂氣有流弊。所以文制總有它客觀意義與客觀價值,以及其文化上的意義與文化上的價值。這是第三層。我以上所說的三層,都是研究學問的知識份子所可持以否認文制的根據的。但是近時知識份子所能知道的,也只是前兩層,(即是學術自由與不吃家常便飯的天才),或者只是第一層。至於第三層,尚不甚在他們的意識中,而此第三層實不是反對文制,只是有橫決的流弊而已。若只是停在第一層次上而否認日常生活中教化上的文制之建立,那是頂不負責任,頂無器識,頂個人主義主觀主義的態度。試想三四十年來的中國知識份子,豈不是只拿這個態度來否定一切道揆法守嗎?

  沒有一個客觀的文制為道揆法守,社會上的是非善惡的判斷,未有不混亂的。而一般人的生活,尤其是知識份子,亦必是十分痛苦的。因為無客觀的文制,無中心的信念,無公共遵守的道揆法守,一切都憑自己的主觀意識來決定,都憑自己自覺的觀念來決定,那未有不混亂不痛苦的。因為人不能都在或總在自覺中過生活,總得有一個不自覺或超自覺的東西作憑依。這就是莊子所說的人相忘於道術,魚相忘於江湖。相忘就是超自覺,不自覺。不自覺其所憑依之江湖之可貴,而得養其天年,潤其生命。若是離開這個不自覺的憑依,而處在陸地上,相煦以沫,意識中時時在自覺奮鬥,則其痛苦可知,其生命亦快完了。客觀文制之於生活亦然。知識份子總站在自己的意識自覺中說話,動不動講重新估價,自己來重新認識衡量古聖先賢,這是中了淺薄的理知主義之毒,是頂無見識的表示。關於這一層,我在當代青年五卷一期中有〈當代青年〉一文,說的較詳較明,讀者可取而參閱,以補本文之不足。
  以上兩點,即儒學含有文制的意義,不可看作個人的思想理論,不可等視諸子百家,以及生活上文制之必須,俱已說明,則今日之祀孔讀經都不是無意義的。祀孔且不說,關於讀經,若站在政府的立場上,亦當設法從文制上著眼,如何措施來實現它。提倡讀經當然不是個人讀書問題。若是個人讀書,則開卷有益,而況經乎?那麼提倡讀經或反對讀經,都不只是個人讀書的問題。反對者我已明其不知儒學含有文制之意義。則提倡者就得從文制上著眼。這不是學校裏讀不讀的問題,也不是懂不懂的問題。這是一個客觀的、整個的、籠罩全社會的文制問題。就學校言,如何設法能實現普遍地讀。各階層的讀,有各階層的懂。這都要靠一個文制來烘托來維持來薰習。如果社會與政府有誠心,有信念,來注意這一個文制的問題,則總可以逐步實現此文制。就是一時不能成為定制,則振刷風俗,整肅官常,在在都可以表示其尊崇聖人與維護教化。

民國四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央日報》孔子誕辰紀念特刊。(全文已收入《生命的學問》書中,三民書局出版)

(王財貴復案:有關祭孔,歷史上每年各地孔廟之祭典,必由所在之主管官吏主持。各級學校亦皆有自己校內的祭禮,由校長或鄉賢大老主持。民國元年,國民政府教育部長蔡元培以宗教迷信為由,明令廢了各級學校之祭孔。導致中共統治大陸後,連孔廟之祭亦缺壞殆盡。台北市數年前曾有市長連續兩年藉故不參加祭典,頗受疵議,後旋即恢復。

       今年,報導稱,世界首次全球大祭孔活動,將於9月28日孔子誕辰前後,以山東曲阜孔廟祭孔為主線,以海內外有代表性的孔廟為分祭點進行。中國國家領導人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外國駐中國使節,將出席在曲阜舉行的祭孔大典。

        在國際儒學會對祭孔儀式方案的討論會上,不少專家提出要將祭孔做成原汁原味的大典。山東省濟甯市委秘書長李春興則認為,祭孔只是一個形式,目的是通過這個形式,拓展中華文化對世界的影響,因此「現代社會應用現代立意來進行公祭,將祭孔辦成莊嚴的文化祭典」。李春興說:「孔子思想已經滲透到我們的社會風俗民情,並且代代相傳形成一種傳統和定式……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首先是傳統文化的復興,傳統文化是根,將弘揚傳統文化講孔子思想的精華和現代文明結合到一起,與以德治國和構建和諧社會聯繫到一起,才能給人們以啟迪。」

  中共中央電視臺已規劃以曲阜孔廟作為“2005全球聯合祭孔”活動的主要直播現場,上海嘉定、浙江衢州、雲南建水、甘肅武威等地孔廟為中國境內直播點,臺灣、香港等地孔廟為港臺直播或報導,韓國首爾、日本足利、美國三藩市、德國科隆等地為海外祭孔報導點。

        祭孔之禮看來是日漸恢復了。據統計,全世界現有孔廟1300多座,每年孔子誕辰日都有祭孔活動,在世界上有廣泛影響。而各級學校之讀經課程,也是蔡元培在民國元年廢掉的,讀經教育已經完全斷絕了將近一百年。如今,全球華人有數百萬所學校,數億學生,皆不讀經。我今願與吾輩友朋相約,更加努力,讓已經在社會推衍開來的讀經風氣,更加宏揚,以爭取讀經課程能早日重回學校體制。勿辜負了牟先生的殷殷期盼,國家甚幸,吾民甚幸!)
 

第二版

給 王 教 授 的 一 封 信
孟 慶 鋒 (瀋 陽)

王教授:

  學生孟慶鋒謹齋沐拜!

  承蒙您百忙中予以回覆,感激萬分。

  我本是瀋陽人,大學畢業以後在北京工作,當時與其他大學生沒什麼區別,不喜歡讀書,反對古文,不會寫作文。

  結識一位臺灣兄長——王世良,在北京大學攻讀易學博士,言語投機,成為莫逆之交,受其影響,開始讀《論語》《孟子》,越讀越喜歡,五年來未曾間斷過。後來調動到鄭州工作,談了朋友,於是在鄭州安家。所以,我說現在的家鄉是河南。

  2003-10-15日,我去東北工作,路過北京,王兄給我播放了您於1996年在臺灣給孩子媽媽做講演的錄影,那是第一次聽到您的講演,也第一次接觸讀經教育。後來回到鄭州,閒暇時間上網搜索有關讀經教育的資料,資料讀得越多越發現讀經理論的合理性,,又讀了一些有關於人類理解的哲學和心理學書籍,終於確信讀經教育是最科學最合理的教育。我們真的是被殘害了,我只能按照您所說的“死馬當活馬醫”來補救自己,真的有點效果。曾經記憶力很差,經過一年的背誦練習,感覺記憶力有所提高,現在能把《大學》完全背誦下來,《詩經》背誦了幾十首,《論語》《孟子》《離騷》都能大段的背誦。我的條件能補救到這種程度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於是,我把您的講演向親戚朋友介紹,並在網路上宣傳。

  在網路上遇到江蘇一所鄉鎮小學的教導主任,向他介紹您的講演。他開始向全學校推廣讀經教育,困難重重,可是他沒有氣餒,把您的講演搞列印出來,強迫老師們閱讀。這學期終於確定了讀經課程,每天一節。老師們嘗到了好處後,興致高漲。雖然不能目睹他的教育成果,可是依然為他高興。

  我曾經是做超市管理工作的,現在在廣州融通公司做售前工作,不是教育專業畢業很難當教師,而且教師薪水太低,沒辦法養家,所以沒有勇氣轉到教育行業。不過我在工作過程中,說服同事去進行讀經教育,在出差乘飛機或火車的過程中,遇到帶小孩兒的家長,也把讀經的理論向他們宣傳。曾經在火車上遇到武術學校的六歲小孩,他父親對其文化課已經完全失去信心了,一路上,我教他讀學而,結果他學得很認真,並且說“爸爸,我就要學這個”,於是他父親又燃起了希望。雖不能親臨一線進行教育,可對於此也甚感欣慰。

  現在的工作是為了生存,不得不努力。希望將來有機會能把讀經教育理論應用到實踐中,能親自培養出一批人才,不過這個理想恐怕難以實現。上周去北京,老朋友見了我說“你的心中充滿了迷茫,可是又有堅定的信念和理想”,的確是這樣,我看見光明的所在,可是不知道路該如何走,只能聽天由命,在黑暗中摸索前進。不過君子不怨天,不由人,能努力到什麼程度就到什麼程度吧!
最近又下載到您在臺灣的講演,大概是最近的講演,看到您的面容比先前蒼老了,不由感慨,想起杜甫的《贈衛八處士》。我是晚輩,28周歲,當年胡適之先生領導文壇的年齡,諸葛亮領導赤壁之戰的年齡,可是我自己一無是處,不能為民族盡一點力量。二十年時間很短暫,很快我也會衰老,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看到中華文化的崛起,我想應該是能看到的。可是我還要長跪於孔子靈前懺悔,自己於此未能盡微薄之力。

  魯迅他們認為自己是在喚醒中國人,可是正是他們把中國人催眠了。把中國人變成了滿口髒話,言辭粗魯,舉止輕浮,頭腦空空的野蠻人。真正喚醒中國人,是從您這裏開始的。從一個,到十個,到一萬個,到一百萬個,現在幾千萬個,甚至還在成幾何數字增長,在中國最迷茫的時候,挽救了中國,至少我心裏是這樣認為的。

  臺灣大概已經完全接受讀經教育了,可是在中國大陸,卻遠遠不夠。很多幼稚園讀三字經,百家姓,止此而已,好一點的小學讀讀古詩。雖然比不讀好,可是這不是讀經教育,面對於此,痛心疾首。我多麼希望能真正按照讀經的理論開辦幼稚園、小學,以讀經為主,輔之以音樂、美術、閱讀教育來開發兒童的大腦,白天教全日班,晚上教業餘班,我希望在城市裏開辦營利的學校,把營餘投入到農村建設希望小學,將來有一天我能看到廣大農村的孩子都接受到良好的讀經教育,他們能夠引導農村擺脫貧困,走向文明和富裕,這時候中國的富強、民主、文明才有希望,而今天中國是野蠻的富強,不過這只是夢而已。

  我非常景仰和羡慕您所做的一切,您的報告給了我無窮的啟發,幾乎每週都要聽一遍。突然間能在網上和您直接交流,非常激動,太多話想對您說,囉嗦的寫了一大堆,浪費您的時間,敬請原諒。

  對了,昨天晚上又看了一遍您在深圳沙井的講座,每次聽都很受用。
  揖手再拜

  學生孟慶鋒
  2005-3-29


第三版
 

清 末 民 初 著 名 學 人 童 蒙 語 文 教 育 之 考 察
詹玉娟(台中市文山國小教師)


(編按:本文原為作者在台中師範學院語教研究所,由王財貴教授指導的碩士論文考察清末民初以來三十四位著名學人在童蒙時期所受語文教育之情況,於以見經典教育,或文言教育,對其後來成就之影響.其文據實可信,可解國人百年來語文教育之迷惑茲商得同意,就其第五章,節錄其統計部份於此

  本章旨在針對清末民初著名學人在童蒙教育階段所受的語文教育狀況進行考察,以年譜、自傳、回憶錄或傳記為考察依據,以童蒙語文教育之實際情況為考察內容,分為「家庭背景」與「童蒙教育狀況」進行考察。接著,列表歸納,以進行比較分析,歸納其中之共通點與相異處,以做為基礎語文教育工作之參考。

壹、 表格歸納
      
以下分別就「始學年齡」、「主要學習內容」、「學習方式」及「學習狀況或感受」等項加以歸納,將清末民初諸位學人的童蒙語文教育概況以表格方式呈現,以利於比較:
 

學人姓名 始學年齡 主要學習內容 學習方法 學習狀況或感受
1  吳昌碩   五歲 經史、詩詞 背誦  年十四,既讀經史,並及詩詞。
2 嚴復 七歲 治經 背誦 十四歲應試,成文數百言以進,主試官奇之。
3 吳稚暉 七歲 《幼學須知》、四書、《癩痢經》、《古文觀止》、《易》、《禮記》、《啟悟集》、《左氏傳》 背誦 自幼即飽讀詩書。
4 黃賓虹 六歲 《說文解字》、《五經》、古典詩詞 背誦 十三歲那年參加童子試,名列前茅;十四歲參加府試,名列高等。
5 孫中山 七歲 《三字經》、《千字文》、四書五經 背誦 初學之時,雖覺口誦而不能心領,意頗非之,然瞬即背誦無訛。在傳統讀經教育的薰習之下,到了十四歲時,中文基礎已深。
6 蔡元培 六歲 《百家姓》、《千字文》、《神童詩》、《四書》、《五經》、《史記》、《漢書》、《困學紀聞》、《文史通義》、《說文通訓定聲》 背誦 在傳統讀經教育方式的培育下,舊學基礎與文筆極佳,十七歲中秀才。
7 章炳麟 六歲 傳統典籍、律詩 講解、背誦 自九歲起,已稍知經訓。
8 梁啟超 四歲 《四子書》、《詩經》、《中國略史》、《五經》、《史記》、《綱鑑》、《漢書古文詞類纂》 背誦 十二歲應學院試,補博士弟子員,業師自言:「吾不能教之矣。」
9 王國維 七歲 家中藏書五六篋、詩文時藝、駢散文、古今體詩、金石書畫 自學 背誦 從小奠定紮實的國學基礎。
10 連橫 八歲 《史記》、章炳麟文、《續太平廣記》、《續修台灣府志》 背誦 自幼即熟背大量的詩文,並受父親影響,對史書產生濃厚興趣。
11 于右任 七歲 經書、《唐詩三百首》、《古詩源》、《選詩》、《文文山、謝疊山詩集》 背誦、自學 透過背誦的方法,讀書比較精熟。
12 陳獨秀 六歲 四書、五經、《左傳》、《昭明文選》 背誦 在祖父的求好心切與嚴厲的管教方式之下,若是經書背不熟時,動輒打罵,因而對讀經產生反感。
13 魯迅 七歲 四書五經、《周禮》、《儀禮》、《爾雅》;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李賀、李商隱、韓愈、白居易、溫庭筠、蘇軾、陸游、黃庭堅等人的詩文;《十八史》、《徐霞客遊記》……。 背誦、自學 閱讀大量古籍,並對於搜集和抄錄古書產生濃厚的興趣,奠定豐厚的文化涵養。
14 蔣百里 不詳 四書、五經 背誦 十八歲中秀才,文采極佳。
15 熊十力 八歲 《五經章句》、史書 背誦、自學 隨父親入鄉校讀書,為一生最暢快的時光。 從十二歲開始自學。
16 蔣夢麟 六歲 《三字經》、四書五經 背誦、講解 在初入塾的幾年,曾對一成不變的家塾生活及老師嚴厲的管教方式感到痛苦而逃學;及至年紀稍長,漸漸體會經書中的道理,學習感受則開始漸入佳境。
17 丁文江 五歲 四書、五經、《綱鑑易知錄》、《四史》、《資治通鑑》、《宋明儒語錄學案》、《日知錄》、《明夷待訪錄》、《讀通鑑論》 背誦、自學 在十一歲時,就能做古文策論數千言。
18 王雲五 八歲 《三字經》、《千字文》、《孟子》、四書、《東萊博議》、經世之學 講解、 背誦
、自學
從十一歲開始,即擅長並喜好作策論文章;並從十二歲開始自修經世之學。
19  陳寅恪 六歲 佛經、十三經、《石頭記》 背誦、自學 十二歲時,已熟背十三經。
20 胡適 五歲 <學為人詩>、<原學>、《律詩六鈔》、《孝經》、 《小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詩經》、《書經》、《易經》、《禮記》 背誦、講書
、自學
在十一歲時,已經能自己看古書。
21 趙元任 四歲 《四書》、《詩經》、《書經》、《左傳》、詩 背誦  從自身的童蒙教育經驗中體會岀「熟讀經書十三部,不通文章也會通」的道理。 先生不但覺得背誦不難,並且樂在讀經。
22 梁漱溟 六歲 《三字經》、《地球韻事》 背誦 雖曾經歷兩個家塾、四個小學,卻因父親反對兒童讀經而未嘗讀誦四書五經。
23 姚從吾 七歲 四書、五經 背誦 十五歲時,舊學基礎已樹立相當根基。
24 蔣廷黻 六歲 《三字經》、五經(其中的四種) 背誦、講解 透過背誦,訓練出不用老師講解,即能明白文句大意。從中體會岀「背誦有助於文句的了解」之道理。
後來的老師雖然很注重講解,卻講得很不清楚,先生覺得和沒講一樣。
25 錢穆 七歲 《大學章句序》、《孟子》、《史概節要》、《地球韻事》、《三國演義》、《尚書》、經、史、子、集 背誦 九歲熟讀三國演義,能誦<諸葛亮舌戰群儒>。十一歲時,作文能力已經極佳。
26 林語堂 六歲  四書、五經、古詩、《聲律啟蒙》、《幼學瓊林》、《史記》、《綱鑒易知錄》 背誦、自學 自幼在父親的督導下,接受古典教育的薰陶。
27 徐志摩 五歲 四書、五經 背誦 十四歲時,古文已有很好的成績。
28 傅斯年 六歲 國學經典、十三經 背誦 十一歲時,已經讀畢十三經。
29 羅家倫 四歲 古詩文、史、《王陽明集》、《人譜》、《明夷待訪錄》 背誦 自五歲以後,文學史實之薰陶漸深。
30 朱自清 五歲 經籍、古文、詩詞 背誦 初等小學沒有畢業。到了十四歲時,古文卻已經做通。
31 傅抱石 六歲 四書、五經 背誦 雖樂於讀書,卻因家貧而輟學。
32 吳大猷 七歲 古文、《論語》(其中幾章) 背誦 對作文甚感苦惱,對於寫作「論」、「說」之類的文章,尤其感到困擾。
33 唐君毅 六歲 《老子》、《文字學》、《朱子學》、《唐詩》、《司空徒詩品》、《莊子》、孔孟之文 背誦 九歲時,父命之背誦《說文解字》,先生甚苦之。
十一歲讀莊子,甚感興趣,為學哲學研究之起源。
十三歲開始踏上學哲學之途。
34 牟宗三  九歲 四書、五經 背誦 在十一歲以前,均受私塾教育。

 
貳、統計與分析

   
        根據以上所歸納的資料,就「始學年齡」、「主要學習內容」、「學習方式」及「學習狀況或感受」等項目,加以統計,計算其所占的比例,藉以進一步的分析如下:

一、始學年齡:(以虛歲計)

        根據歸納結果顯示,以上三十四位學人的始學年齡從四歲到九歲不等。其中,四歲啟蒙的有梁啟超、趙元任和羅家倫等共三人,約占全部比例的8.8﹪;五歲啟蒙的有吳昌碩、丁文江、胡適、徐志摩、朱自清等共五人,約占全部比例的14.7﹪;六歲啟蒙的有黃賓虹、蔡元培、章炳麟、陳獨秀、蔣夢麟、陳寅恪、梁漱溟、蔣廷黻、林語堂、傅斯年、傅抱石、唐君毅等共十三人,約占全部比例的38.2﹪;七歲啟蒙的有嚴復、吳稚暉、孫中山、王國維、余右任、魯迅、姚從吾、錢穆、吳大猷等共九人,約占全部比例的26.5﹪;八歲啟蒙的有連橫、熊十力、王雲五等共三人,約占全部比例的8.8﹪;九歲啟蒙的有牟宗三,約占全部比例的8.82﹪,約占全部比例的2.9﹪;年齡不詳者有蔣百里一人,約占全部比例的2.9﹪。

二、主要學習內容:

        根據以上統計結果顯示,本研究所考察的民初三十四位學人的童蒙語文教育,全部都是在文言文教育之下完成的;其中,絕大多數又以中國古文經典為主要學習內容。自「五四運動」以後,國人多疑慮「食古」就會「不化」,擔心讀經書、讀古文會導致思想落伍、頭腦僵化等等負面影響。然而,根據以上研究卻發現,傳統的文言文教育模式不但沒有侷限住諸位學人的學術成就與思想發展,反而具有正面的幫助,這一點實在值得吾人留意。對於文言文教育的現代意義與價值,恐怕有必要加以重新思考與評估。

三、學習方法:
       據研究顯示,上述三十四位學人童蒙語文教育的學習方法,對於正規課程主要是「背誦」和「講解」(或講書)。其中,在記載中特別提及「講解」的是章炳麟、蔣夢麟、王雲五、胡適、蔣廷黻等五人,佔全部比例的14.7﹪;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唯獨王雲五和胡適二人始終偏好「講解」,對於「光背誦,不講解」的授課方式則不以為然;而蔣夢麟則是在最初幾年的純粹背誦感到痛苦,後來卻也頗能認同這種學習方式的好處;至於蔣廷黻則是從學習過程中體會出「背誦有助於文句的了解」的道理,甚至認為講解不清楚則不如不講。總之,不管是「先講解,後背誦」,還是「光背誦,不講解」;不管懂了還是不懂,真懂還是假懂,資料顯示三十四位學人的童蒙語文教育最終仍離不開「背誦」,所佔比例是100﹪。

四、學習狀況或感受:

        根據研究顯示,包括吳昌碩、嚴復、吳稚暉、黃賓虹、蔡元培、孫中山、章炳麟、梁啟超、王國維、連橫、于右任、陳獨秀、魯迅、蔣百里、熊十力、蔣夢麟、丁文江、王雲五、陳寅恪、胡適、趙元任、姚從吾、蔣廷黻、錢穆、林語堂、徐志摩、傅斯年、羅家倫、朱自清、唐君毅等三十人均是在童蒙語文教育的過程中,就已經樹立良好國學(或中文)基礎,約佔全部比例的88.2﹪;記載中明確指出文學造詣或寫作能力極佳,乃至於中試科第的包括有嚴復、黃賓虹、蔡元培、梁啟超、蔣百里、丁文江、王雲五、胡適、錢穆、徐志摩、朱自清等十一人,約佔全部比例的32.4﹪。記載中並未特別指出學習成果的有梁漱溟、傅抱石、吳大猷和牟宗三等四位學人,這四位學人的童蒙語文教育狀況均有其特別之處;其中,梁漱溟未曾讀過《四書》、《五經》,就當時而言實屬特例;傅抱石則因家貧而輟學,雖曾在私塾旁聽,卻未能完整學習;吳大猷一開始即進入新式小學就讀,因而未曾接受傳統經典的薰陶;牟宗三則是九歲才入私塾,到了十一歲即改入新制小學就學,此中的學習狀況不詳。就以上的分析顯示,在三十四位學人中,凡是以背誦傳統經典的方式下完成童蒙語文教育者,均具備了良好的國學素養;其中至少又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學人,同時具有極佳的文學造詣及寫作能力。可見,傳統的經典教育對於提升國語文能力,實具有極佳的效果。因此,透過「文言文教育」以傳達文化典籍的深厚價值,實在是一件刻不容緩的工作。

        雖然諸位學人的童蒙語文教育內容和學習方式皆大同小異:學習內容不是「傳統讀經教育」就是「文言文教育」,學習方式不管懂不懂卻均不外乎「背誦」。然而,在學習感受方面卻有天壤之別。本研究以考察的資料內容所限,未能全然掌握所有學人的學習感受,僅就部份有跡可循的學人加以討論。舉例而言,對於年幼的陳獨秀而言,在祖父「恨鐵不成鋼」的急切心情與動輒打罵的嚴厲管教之下,讀經顯然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相反的,在親師耐心的誘導下,胡適、蔣廷黻、趙元任等人則是在較愉快的學習氣氛之下讀經,其學習感受自然較為正面;此外,喜歡追根究底的王雲五,則是對於不容發問的專橫老師感到厭惡與反感,因而影響學習興趣。由此可見學習感受是好是壞,主要並非來自於學習內容或者學習方式的問題,而是決定在教導者的管教方式與教學態度。根據研究顯示:若能注意適時的引導和鼓勵,以提升讀經的動機與興趣,大多數兒童是可以樂在其中的。 (註1)誠然,一般兒童基本的心理需求,都是喜歡受到鼓勵與讚賞的;以推廣「賞識教育法」而著稱的大陸教育家周弘,正是利用這種正面的增強原理來開發兒童的天賦潛能。(註2) 對兒童讀經而言,有效掌握兒童的心理並運用適當的教學原理,顯得格外重要。綜上所述,「背誦」對於兒童而言,是拿手絕活兒;教師若能因材施教的悉心指導、循循善誘的引導方式與強而有力的精神支持,營造一個輕鬆、愉快而積極的學習環境,讓兒童快樂讀經並非難事。

註1:楊旻芳《五位兒童讀經教師之教學信念》,(國立中正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民90),頁230-231
註2:周弘《賞識你的孩子》,(台北縣:上游,民91)

第四版
 

新聞稿
第六屆全國經典總會考九月十日在廿四縣市同步舉行
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提供

        「兒童讀經」倡導配合兒童智力發育,在現代的教育體系中融入傳統的讀經課程,利用0~13歲記憶力最佳的時期,誘導兒童背誦各種文化精華經典名著,讓知能與人文發展在生命中同時完成,並提升語文能力。

        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為落實文化紮根教育,鼓勵多元學習環境,強化社會讀書風氣,並讓讀經的孩子有一個努力的目標,於八十九年開辦「全國經典總會考」。六年以來,在有計畫的推廣下,會考科目由第一屆18段逐年增加為本(第六)屆的中文經典28段(國學啟蒙、學庸論語、老莊、唐詩、孟子、易經、詩經、古文選、書禮春秋選、詩歌詞曲選)、英文經典17段(西方文化導讀、莎士比亞十四行詩、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柏拉圖蘇氏自辮、英文名著選、英文經典選讀),合計45段。中文科段每段約八千字,是國內最具規模的兒童讀經評鑑活動。績優考生及推廣有功人員更於89、91、93三度榮獲阿扁總統在總統府召見勗勉,讓讀經團體受到極大鼓舞,也促使兒童讀經的推廣日漸平順。

       今年(第六屆)全國經典總會考全國共有4161人、11,126段次報名,報名人數最多台南市,其次依序為高雄市、台南縣;報考段數最多為高雄市、其次依序為台南縣、台南市。報名人數增加者計4縣市。全部報考者有4人,分別為台北縣莫沛儒同學、高雄縣張藝璉同學、屏東縣李庚道同學及李昀聰同學(45段),其次為台中縣沈宣佑同學(26段)、嘉義市陳建文同學(25段)、台北市曾能駿同學(24段)、南投縣黃中彥同學(22段)、台南縣林孝儒同學(21段)。該會考每年於六月一日起開始受理報名(網路報名)、九月教師節前後會考,本(第六)屆將於九月十、十一日在全國廿四縣市(全省廿一縣市、台北市、高雄市及金門縣)承辦學校同步舉行,會考績優的小朋友將受邀參加十一月在屏東縣舉行的盛大頒獎典禮。

        目前國內有十四個縣市成立讀經推廣協會,有四百多個讀經班分布在全國各地。各縣市都有國小加入讀經行列,多採用早自習或者課堂的零星時間,帶領學生吟誦以至自然記憶。兒童讀經在有關單位的倡導及推動下,以輔助教學的方式,提供另一種學習內容的選擇。
相關資訊請至以下網址查詢:
台灣省政府文教組http://www.tpg.gov.tw/dcea
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http://www.tpg.gov.tw/ncat
 

第六屆全國經典總會考
一、 報名日期:94年6月1日至7月10日,逾期恕不受理。
二、 報名確認查詢日期:94年7月1日至94年7月15日止
三、 會考日期:94年9月10、11日(星期六、日)
四、 報名費:報考一段250元,報考二段300元,報考三段以上350元
五、 報名方式:採網路報名,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網址http://www.tpg.gov.tw/ncat
郵政劃撥帳號:22392206 戶名: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總會台灣省分會
六、 會考內容:共45段(中文28段、英文17段)
(一) 中文經典:學庸論語、老子莊子、唐詩三百首、孟子、易經、詩經、古文選、書禮春秋選、詩歌詞曲選、國學啟蒙共28段。
(二) 英文經典:英文經典選讀、英文常語舉要、西方文化導讀、莎士比亞14行詩、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柏拉圖蘇氏自辯共17段。
七、 放榜日期:94年10月10日請上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網站查詢,並自行列印成績單(不另寄通知)。
文化總會臺灣省分會http://www.tpg.gov.tw/ncat 電話:049-232-5902
華山書院 http://www.chinese-classics.com.tw 電話:02-2949-6834
 

子貢的賢達(二)
台北市立松山高中教師 宗哲社兒童讀經班教師 劉桂光

         上一期我們從《論語》中幾篇子貢的善問,介紹了他的才識與好學的精神。本期我們要從<子張第十九>的幾章中關於子貢為老師辯護,及其他的記載來說明子貢的賢達。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家室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19.23)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19.24)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19.25)

        他以宮牆做譬喻,生動而具體的呈現了孔子德行的偉大與學識的淵博,一般人因為不得其門而入,不能登堂入室,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批評。以日月為喻,讓大家了解孔子超越一般人的崇高人格,明確的告訴批評孔子的人,這樣的行為只能顯示自己的無知罷了。又以天之不可攀登、以施政為例,說明老師的偉大能使百姓安居樂業、近悅遠來、和睦同心,這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最後並指出孔子不論生前死後,都令人無限的尊崇與景仰。

        批評孔子或與子貢對話的這些人未必真的就是看輕孔子,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都認為子貢是個賢能的人,甚至認為比孔子還要了不起。這當然有可能是因為孔子已經過世,所以大家比較熟悉子貢。然而子貢的回答一方面展現了他在語言方面的才華,一方面也呈顯了他對老師的了解與尊敬。要具備這兩方面的表現,同時需要有踏實的努力與過人的見識才可能做到。由此我們更可以確定子貢確實是一個可與顏淵相比的聰慧穎悟之人,雖然他自己認為比不上顏淵。(「賜也何敢望回?」5.9)

        當然子貢也並非沒有缺點,見識不凡的子貢或許是評論的意見總是受到肯定吧!因此經常會對其他人提出評論。不論子貢的批評是否中肯,聽到的人難免心中有些不快,這與君子修德的原則是相違背的。因此孔子針對他的「方人」提醒他:「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睱。」(14.29)並且告訴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15.10)就是要他廣結善緣,多交益友。不過子貢確實是善於知人的,我們從前面所提及他對孔子的了解與尊崇便可以知道子貢品鑒人物的程度。果真如此的話,那麼孔子對他「方人」的提醒當又另有一番期望他更上層樓,不斷精進的深刻意涵了。

        最後我們要引<雍也第六>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來說明他了不起的寬大胸襟。作為一個人,如果能夠帶給朋友歡樂,使朋友認為我們是個值得交往的人,使朋友肯定我們的為人處事,就已經是不容易的事了,更何況要幫助所有的人,為大家帶來好的物質環境與生活的幸福呢?然而子貢就提出了這樣遠大的目標來期許自己,雖然孔子回答他:「堯舜其猶病諸。」(這樣偉大的目標恐怕連聖人都難以做到。)卻也告訴他:「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期望他從自己身邊做起(6.30),其中所蘊含老師對他的期待之心也就可想而知。這就是有著過人的見識、有著卓越的才華、更有著開闊心量的子貢。

 

台北市小狀元讀經會考

一、 報名日期:即日起至94年9月30日止(以郵戳為憑)
二、 會考時間:94年10月23日(星期日),上午08:30至12:00
                             (上午07:30開始報到至08:00點前完成報到手續)。
三、 會考地點:台北市士林社區大學(百齡高中活動中心)(近士林劍潭捷運站)
                             地址:台北市士林區承德路四段177號 電話:(02)2880-6580
四、 參加對象:台北市各社區內國小及幼稚園學童人數1000人,敬請家長或老師帶隊陪考。
五、 會考內容:(一)必考科目:禮運大同篇(全體考生齊誦)
                             (二)選考科目,共十科三十四段,應考者至少需勾選一段,可重覆勾選
六、 簡章索取:請向台北市國小或台北市士林社區大學網站(www.tscc.org.tw)
七、 報名方式:1. 個人請填寫報名表 網上報名或傳真2880-6453
                             2. 團體請於士林社大網站下載Excel報名表格
                                  e-mail:tscc@tp.edu.tw,勿自行製作及更改檔案格式
                             3. 崇德光慧讀經教育推廣中心所屬班隊由各推廣處統一報名
                             4. 至銀行匯款繳交報名費用新台幣200元
                                 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劍潭分行,帳號:111-1200690-9,
                                 戶名:財團法人崇德文化教育基金會
                               (註明報考小狀元姓名,聯絡電話及地址)
                             5. 將報名表及匯款收據影本郵寄至111台北市士林區承德路四段177號,電話:(02)2880-6580分機22
                                 台北市士林社區大學小狀元會考中心收
                                 (請儘量由學童就讀學校或社區兒童讀經班統一報名)
八、 94/10/5至94/10/10止,於士林社區大學網站中(www.tscc.org.tw)公布考生組別,可自行查詢,如姓名或報考科段有誤時,應於94/10/10前,
         連絡會考中心(2288-7004)修改,當中心完成電腦作業後則不予更改(未於規定期間內更改者,每筆收更正工本費100元);不接受現場報名
         詳細會考科目及報名表下載等相關資訊請上http://www.tscc.org.tw/news_event/new_event.htm網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