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四十一期 )

~~第四十一期~~

第一版

改革世界語文教育 重鑄當代人類文明
王財貴(華山書院院長、台中師院語教系副教授) 學習中文已成西方趨勢

  今年二月十四日,美國世界日報頭版引康特拉斯達時報十三日的一則報導,標題為「高中學中文,全美大熱門」,其中云:「繼法文與西班牙文之後,中文在美國高中已逐漸成為流行課程,大學理事會計劃在二00七年實施中文課程的大學先修課,已有二千四百所學校表示有意增設該課程(而選擇義大利文或日文的只有四百所)」。到了三月二十九日,該報美西華人版,又有題為「中文打進美國外語教學主流」的新聞,大意是:「舊金山出現了推動中文教學進入公立學校的官方組織,美國國防部宣布了一項稱為『K16旗艦』的計劃」,計劃的起因是:「國家安全單位認為中文對美國今日與未來,已無可避免地成為最重要的外語之一」,而「熟悉中文及中國人情社會的可用之才過少」,所以「政府決定自行『從根』培養」。「要從幼稚園起建立完整的中文教學體系,一路由小學、初中、高中、到大學間的十六年中,一條鞭式的中文教學課程」。其目的在培養對中國文化及中文語言都熟練的學生,以為美國國家安全工作服務」。

  這類的新聞是愈來愈多了,我們從中深切地領受到美國人心思之靈活,眼光之長遠,並且也似乎感覺到美國政府維持其世界主導的用心。中文和中國文化之重要性日漸顯著,已經快要影響到「國家安全」的地步了。而且這應不只是美國一國之所見,乃是整個西方各國共同會考慮的事。不過,我懷疑西方人是否憑這些見識和努力,就能把中文學好。即如美國,其政府部門及教育學者都公然承認,其國民連自己母語(英文)程度,普遍來說,是不令人滿意的。她們能另外學好與其母語模式相異甚遠的中文嗎?
  

西方人能學好中文嗎?

  進一步說:就連現代的中國人,包括台灣和大陸,其中文也都是不及格的(以大略能讀經、史、子、集,為及格),而且其程度是一代不如一代的往下掉,(海外華僑,更不堪聞問)。所以縱使美國人花大把時間,勉強學到像台灣和大陸國民的中文程度,也不算得是什麼成就,除非他們學得比中國人還好。但,美國教育能讓美國學生把中文學得比中國人好嗎?

  中國人的中文之所以日漸頹靡,原來是受美國影響的。一百年前,美國的教育專家興起一種一切以「科技」為標準的定見,在「生活即教育,教育即生活」的名號下,發明了用教科技的方法來教語文的「新招」──即從簡單的、生活的口語教起。這種教學觀念,明明違反了人類習得語文的天性,也違反她們的祖先──英國的「紳士教育」。但美國專家卻用種種的「實驗研究」,自證其是,守之彌堅,讓她們的孩子從六歲開始,在語文學習的關鍵之六年裏,一再反覆地學習三歲小孩已能操作的「口語英文」。到了十三歲,就把學生一生的英文能力耽誤了。而中國人從五四時代起,一味地學美國,別的東西或許沒學好,卻偏偏把美國的這種語文教學法學得最為澈底,也讓中國自小學起專學小?小狗的「國語白話」,終於也把中國人的語文教壞了。

  現在,如果美國人教中文的方法不改善,還是沿用中國人學自美國失敗的這一套,則成功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九十年了,中國學美國,誤了中國;現在,美國如果又學中國,豈不反誤了自己,真是一報還一報了!我誠摯地希望美國人不要再走錯誤的老路!只要美國把語文教育的觀念轉向了,依照百年來的慣例,台灣和大陸沒有不跟著轉向的道理,所謂「禮失而求諸野」,這對中國人來說,未始不是好事。但,在此中西局勢轉換之交,誰能較先把握到了語文學習的正途,誰就能較能及早培養領袖世界之人才,為國者不可不深思熟策呀!
  

學好語文的三個關鍵原則

  其實,如果能把握教育的原理,西方人真要把中文以及中國文化學好,是很可能的。當然,如果中國人要把自己的語文學好,又把西方的語文也學好,其道理也是一樣的。每個民族都要把自己的傳統的優良一面承繼下來,然後擴充吸收其他民族文化,這乃是人類千古以來共同的宿願,更是今日世界局勢所逼出的命運。不過,在這時間點上,我想把英國羅素在五四時代來到中國,向中國人說的話,轉說給西方人聽。羅素曾苦勸中國人:「我希望中國人不要為了學西方,把自己的傳統全部丟掉。西方文化也有其不足,將來必會展現出來,那時西方也有必須向你們中國學習的地方。」我現在把這些話傳回去,不是憂慮西方人會像中國人那麼瘋狂地打倒自己的傳統來專學中國(世界上很少會有人像百年來的中國人這麼笨,這麼沒有志氣),但,也難免要希望西方人務必先把自己祖先的所謂西方文化繼承下來,再來用心於中國文化,才好。有的人或許會擔心,這樣「上下五千年,東西數萬里」,如何得了?當然,如果依照現行的教育模式,是不太可能的,但如善於把握語文教學的原理,則不只是可能,而且還是相當容易的,因為這本是人性內在要求之所在,也是人類基本學習能力之所涵。至於何謂語文教學原理?又,如何把握呢?

  我最近兩三年的演講,大都圍繞在教育的三個基本原則的分析。認為:一切教育,如果連這三個基本問題都沒處理好,則其教學成效必定堪虞。這三個基本原則應用到語文教學上,更見其理論的必要性和效應的顯明性。分述如下:
  

0~13歲是語文學習的關鍵期

  第一、教育的時機要把握。人之生命,在時間中順流而走,亦即,生命是在時間中成長,能力在時間中累積。時間是一去不復返的,生命亦不可再重演。而人類有某些基本能力,是必須在生命的初期就要完成的,即是所謂「學習的關鍵期」,錯過時機而,基本能力虛弱,將造成各種學習的障礙,往往終身補救不及。眾所公認,語文的能力,是人生首要的基本能力。而語文的學習,又是最具「關鍵期色彩」的一項,即,必須在十三歲之前奠定一生的基礎。在此之前,是很容易將語文學到高層能力的,學到了,就一生都到了;學不到,則可能一生都遺憾。所以,教育中的語文一項,是最須把握時機的,幾乎可以說愈早愈好。連心理學家都驚訝於:為什麼一個嬰兒,在?懂的三歲之內,就可以輕易地把本族母語學好(所謂「母語」可以是一種,可以是兩種,乃至多種),因為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解說這種現象,特別稱之為:「語言天賦」。人人都有不可思議,不用努力,即可收效的「語言天賦」,人類仗此天賦,不只學會母語的一切技能,作為基本溝通的工具。還因為習得了語言,而增進了各項學習智能的發展。進一步,有文字的民族,其子女也一兩歲就可以開始學文字,經過三五年的學習,即可操作其日常的文字。而且如同語言之學習,若環境中有多種文字,他就順理成章地學會多種文字,可見人類語文天賦之無限。但完全的語言天賦,只保留到三歲,並隨著年齡之愈長愈弱化,以至於十三歲,幾乎等於零。所以若超過十三歲,還想學新的語文,必須完全靠「人為」的努力,以「人為」之力要達成「天賦」之功,那就難了。所以學本族母語母文,務必要在十三歲之前學好。同理,要學外族語文,當然也是愈早愈好,這是不用諍辯的人生規律。現在,美國人要學中文,想到要從幼稚園開始,似乎已經稍微地把握到了這一點。比照起台灣學者勸阻幼兒學英文的作法,美國人的教育觀念之活潑,是很令人敬畏的。
  

不可太早學外文?

  據知,台灣某些學者之所以強調孩子不可以太早學外文,大概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出於對兒童「學習能力」的考量,他們或者以為學語文要用到「理解類化」的能力(尤其是文法教學),所以等到十三歲以上才學會更好;或者以為兒童時間有限,既要學中文,又要學西文,恐怕照顧不及。其實,這是因為他們對兒童的語文能力信心不足所致,他們是用成人學語文的感受去低估了兒童的能力。他們自己學得很辛苦,也誤以為兒童會學得很辛苦。這是違反人類共同經驗的象牙塔裏的「學理」,其可信度是值得懷疑的,但大部份的人卻都堅信不移。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是:他們擔憂如果台灣的孩子太早學英文,恐怕會造成「文化認同的危機」或讓台灣小孩變成「洋腔洋調」。殊不知,國人所以會有文化認同或語言運作的問題,主因應是來自於對本族語文的陌生,而不是由於外來的強勢。原則上說,外語外文應是愈多愈強愈好,愈能對本族產生激發作用,愈能造就國際化人才,提升國家的「競爭力」。故只應擔心外語外文太弱,為什麼會害怕太強?凡懼外者,都是內弱之故。政府部門及學者們不設法增進本族語文教育的力道和深度,反而回頭去阻止兒童及早學英文,真是顛倒因果,矇目掩耳,鋸箭自安之斷見了。國人若輕信其說者,將錯失良機,而後悔莫及。
  

除了時機之把握外,尚須有其他兩項教育的基本原理相配合:

教育內容選擇之辯

  第二、教育的內容要慎選。有關教育的內容,一百年來,西方有所謂的「兒童中心本位」與「社會中心本位」之爭。兩派學者思考著:到底是要遵從實用主義,只教兒童現在生活要用的,讓他從簡單日常開始,教材隨年齡而俱進?還是要遵從理想主義,一下就教兒童學習歷史文化的精華,以備將來之用?在美國,從二十世紀初,「兒童中心本位」取得了勝場,影響所及,成為世界教育的主流。在中國,自從五四以後,也無條件地接受了「兒童中心本位」的觀念,直到今日。其實,要遵從那一個「中心」,不應是單純的「是與非」的問題,乃是一個「終始本末」的問題。頭腦太簡單的人,容易「以偏概全」,心量太偏狹的人,容易「定於一尊」,則耽誤學子,莫此為甚。如果以之作為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則所耽誤者,人不止億萬,時不止百年,將造成永世難以彌補的遺憾。然而吾人當何去何從呢?所謂「道不遠人」,教育問題並不複雜,只要立基於「人性」,只要真正理解「兒童」,就可以跳開學派之執著,從全面的人性觀點出發,觀照兒童的學習心理,則能發現此二理論皆本於人性,皆是兒童心性之特質,此二類課程皆是兒童之所須與所能,其間並無矛盾,只是其中有個「輕重本末」。若能「知所先後」,則各正其位,原是可以相取為用的。

  即,這裏必須有一種「洞見全體」的智慧。見到:人類本來就應有其生活之所需的知識技能之學習,又應有其雅化深化的人文智慧之學習。而兩面各有其特殊的性質,理應以不同的方法來處理。在數理科技方面,是較為單純的知識型的訓練,這一方面應完全服從兒童「理解能力」的發展。因為人類理解能力的發展只有一套,即,「學習能力隨年齡而遞增」,所以教材的編法,只有一條路,即是「由淺到深」,這是可以澈底「兒童中心本位」的。但在語文方面,乃至性情、品格、美感、智慧等,即所謂「人文」一面的教學,則須配合人類在這方面的學習能力之發展狀態。若學者稍平其心來觀察,則很容易發現這方面的發展反而是走一「學習能力隨年齡而遞減」的曲線,亦即年齡愈小,學習能力愈強,年齡愈長,學習能力反而減弱。一切近代以來的人文教育,所以失敗的原因,即在教育主流理論,不能了解學習能力的兩個曲線圖,而以科技吞沒人文所致。語文的學習,正好牽涉到這兩層教材的安排,所以語文教學最應解決這個疑難。我認為:首先,我們應把兒童當作兒童,知道他要過其兒童的生活,所以在實用上,他要學「簡單」的語文,但兒童『又是』會長大的生命,最好他要能善用其語文學習關鍵期,及早具足一生所要的高度的語文根基。在當前的時代裏,語文的學習,又有母語外語之分。選擇語文教材內容所要照顧的層面更為複雜。詳述如下:
  

以高度的文涵蓋低度的語

  首先,從母語的教學方面說,一方面要供應兒童日常生活之所需,即要給他「日常用語」和「淺白閱讀」,這是需要「兒童中心本位」的。但兒童的「實用性」的「日常」的「口語」,既然已是在他日常生活中自然習得;而淺白文章的閱讀,只要教會認識幾百個字即可開始,而一開始了,即可自我學習。何必排課程讓老師在學校中那麼用力教?何必學生用那麼多時間學?此不是浪費生命麼?而另一方面,兒童正是語文學習的最好時機,學什麼像什麼,此時正是採用「社會中心本位」,給他「民族文化的精華」的最好時機,讓他從最高度的語文學起,他起腳既高,將來不但能操作高度語文,其所有低度語文(凡是接近日常生活口語的白話語文,我稱為「低度語文」)的運用,就不需費心了。語文的學習本來就不同於科學,它有實用與雅化兩面性,這不是單一的「兒童中心本位」思想可以應付得來的。──或者,也可以說,既然兒童這時正好可以學得「社會中心本位」的內容,以利為其一生做準備,這時,給他「民族文化精華」之教材,才正是合乎「兒童中心本位」的全盤設計。

  至於外語外文的教學,因「口語」必需在「環境」中學習,才易有成效,而「外語」不可能在「環境」中學得。所以「學習外來之口語」,是一個自相矛盾的觀念,直接違反於人類學語言的法則。換句話說:所謂「外語」的學習,是不合理的。至少我們可以說:一個外國人,居然想用人家本國人學「母語」的方式來學「外語」,這是一件很奇怪的邏輯,也可以說是一件很不切實際的辦法。但,近年來的外語教學,不明此理,卻儘量模仿外語「會話」環境來教外語,號稱「情境教學法」。結果,因為情境是特別設計出來的(如老師把教室假裝是餐廳,而令學生假裝是服務生和客人,讓他們兩相對話),則平常既不在外語環境中,日常並不應用,故所學一時並無所用,於是整個外語教育就費力多而收功少了。其實,「外語」是不必那麼費心學的,如在那環境中,不學習會;如不在那環境中,學了也幾乎等於白學。因為在學習的當時並用不上,或許一輩子也用不上,而等到數年或數十年要用時,以前所學早已忘卻,必須重學。這就是百年來中國人英語教學的窘況。如今,台灣及大陸有所謂的「全美語學習」的全天候學校,苦苦假造「環境」,不只是讓父母浪費財力,簡直是讓兒童浪費生命。
  

中外文經典是最佳語文教材

  如果外語學習是必須的,理應「審時度勢」,與其學「語」,不如直接學其「文」。轉讓兒童從「文字學習」上用心,以「多讀外文」代替「學講外語」。如果執意要學「口語會話」,亦宜以「會話文句」來代替。即,以文字記錄其語句,直接以文字讀語言。這樣學,雖似不便於應用,卻便於記憶,記憶既多,發音也在其中,語法也在其中,人類心靈在默默中自然有整理統合的能力,到該情境出現時,自然發用出來。任何一種語文的「口語」,一般最常用的句子,只不過數百句,會了那數百句,就可以應付「生活口語」。所以如果要學「口語」,則整理出約一千句,即可涵蓋而有餘。只要一天背兩句,一年半之內,把這一千句背熟,即可融會貫通,運用自如,不僅能「會話」,也具備閱讀該民族「白話文」的基本能力了。

  進一步說,如要學「文」,則不如直接學高度的「文」,即「經典之文」。因為高度的會了,低度的文自然容易會。低度的文會了,口語之文就會;口語之文會了,一般的會話技術就會了。或許一時講話不是很流暢,但一般人看「外國人」,並不因為他「口語」講得流暢而尊重他,乃是因他有學問而尊重他。所以,不學外語便罷,要學外語,自其「經典」入手,是最為合乎自然,最合乎經濟法則的。

  至於如何從經典入手?首先,不論其是本國還是外來,只把「經典」當一般的「語文」看,而採用普通「語文教學」的方法來教學即可,也就是「從大量接觸並熟悉中習得」。我們看到美國孩子從小大量接觸英語,即自然會英語;大量接觸英文,英文就學得比其他民族快。同理,中國孩子之學中語中文也一樣。進一步說,美國嬰兒在中國長大,就習於中文,中國孩子在美國長大,就習於英文。所以,如果把「經典」當作一種「新的」語文,也給予機會大量接觸和深刻的熟悉,則也可以產生「學什麼像什麼」的效應。也就是從經典之接觸中自然習得高度的語文能力。而也因大量的接觸精深的文化素材,薰陶了文化的心靈。───對自我民族的語文和文化如此學習,對外族的語文和文化亦如此學習。別無他法。如用其他教材,總是浪費時間生命而己。
  

熟誦經典是語文教學簡要門徑

  第三、教育的方法要適切。不論任何學科的教學,都應該按照人類學習的自然規律而施行,才是合乎人道的方法。吾人只要仔細觀察人類如何習得語文的,便不難發現,學習語文只有兩個規律:其一是關於人類智能發展的規律,語文的習得能力是愈早愈強(上文己講明)。其二是人類語文習得的規律,語文的各項能力,包括語音語法和語詞,都是從大量反覆熟悉中自然領悟獲得的。從來沒有一個父母教他的孩子講話,而孩子日以繼夜的在母語的環境中,大量而反覆的聽著那些日常用語,到三歲己習得一生講話的基本能力,包括語音、語法,終身不必再學;至於語詞語意,也已夠當時之用,而隨著年紀經驗之成長而自然增廣。

  另外,人類識字的本領亦發生於很早的時候,原則上,是嬰兒張開眼睛,即可教識字了。而依前文所論,能識字即能閱讀貼近口語的文章(會話及任何白話文),所以,事實上,所謂「白話文」是給孩子自己讀,不必父母老師特別教的。有的人會以為雖是白話文也須講說討論,對文義才能有更深的了解,現行的幼稚園及小學語文教學,總是把已經淺顯得接近「白癡」的文章,一再講說,號稱「深究」,其實那些文章並沒有任何「深度」值得「探究」,因為「淺水窪裏永遠撈不到大魚」。如耗費時間去深究,是錯用了孩子的能力而浪費了。人類對語文的理解和鑑賞能力之增進,最重要的管道是自己「博覽群書」以及「人生經驗的累積」,而不是聽人講解。如果要講解,也須學生自己先有相當學問基礎以後,又聽高人講說,才真有所獲益。因此,廢止一切小學幼稚園的白話文教學,方能使語文教學回歸正途。美國人(亦可泛指西方國家)如要提升其國民母語母文的能力,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一直在「會話」和淺近的「白話文」中講解討論了。中國人如果要提升中文的程度,也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趕快減少「講解式」的教學,老師盡量少講書,學生盡量少聽課。把時間精力放在「經典」的熟習和白話文閱讀上。

  「經典」的學習,是達成高度語文造詣最簡捷的方式,也是深入文化智慧唯一的路徑。而經典的學習方法也只有一個,即是依照所有語文學習的規律,不必講解與考察,只要反覆而熟練。反覆而熟練,簡單的說,就是「背誦」,背誦的意思是「反覆誦讀以至於能熟背」。取「經典」而「背誦」,也就是吾人所謂的「讀經」。起初,經典文句雖然因陌生而似若艱深,但反覆的遍數既多,熟習的數量既大,就如同嬰兒學語一樣,自然日有領悟,漸入佳境。「經典」,是語文之結晶,文化之精華,智慧之淵藪。「讀經」是所有人類學習語文的不二法門,也是人類悟入智慧的方便之道。唯有有了語文造詣的高度,才可能有智慧悟入的深度。各民族對其本族高度語文的學習,應走此一條路,對其本族高度文化的繼承,也應走此一條路;對外族高度語文的學習,必須走此一條路,對外族深度文化的吸收,更必須走此一條路。
  

重鑄人類文明,共享永世和平

  所謂「東海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西海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千古之上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千古之下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人類理性總是同一個理性,人類智慧總是同一智慧,唯在長遠歷史中,隨著各民族之機緣而有不同的開發。這些本源一致而方向不同的開發,形成了各民族流傳不替的「經典」。所以「經典」之價值是同等的,皆是天理之所鍾,聖人之所制,人心之所同。而人類理性自會不斷追求完善,人類智慧勢必伺機新啟光明,經典既是智慧之徵,民族之魂,經典自有動人之力,經典自有教化之能。只要致力於自我民族及其他民族經典的習熟,人類必能向上一機,必能相互了解。亦唯有致力於經典,乃能打通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乃至人與天地之間,相知相親講信修睦感通往來的管道。

  孟子認為人事若欲有成,須有「天時、地利、人和」三條件的配合。當今國際以經濟帶動文化,此天時也;世界交通方便,幾無界限,此地利也;現在就看如何把握教學原理,以提供「人和」了。我誠心祝禱人類不要再以錯誤的教育理論浪費生命,要猛然反省,徹底改革語文教育觀念,讓各民族順利地復興其文化之傳統,並讓東西文化方便地得以互相學習,互相了解,互相融會。要重鑄人類文明,共享永世和平,典籍俱在,儀則不遠,當前,正是一個重要契機,切莫錯過了!
  

第三版

詩詩動人觀書道 經經有味品茗香
1月23日高雄「詩詩動人 經經有味」募款園遊會側記
徐錦文(高雄市讀經教師)

  從王教授發起基金會籌募公諸於社會後,讀經群無不期待,看到台北、台中、台南、桃園四場扣人心弦的音樂會,高雄也一直在醞釀,不能在這籌備的歷史過程中缺席,為了讓更多人能了解基金會設立之意義,匯集彰顯讀經群的力量,高雄考量用園遊會的方式,讓更多人能夠來參與。

  剛開始和宏遠經典書院趙美玲老師討論,我們這場的模式有別於前四場,也沒範本可循,能凝聚多少人氣,沒任何把握,還是採取保守一點的方式,儘量不要花費太多成本,到科博館圓形廣場辦就好。會想利用此場地,考量是在科博館的慈香庭餐廳國際廳內,崇義文教基金會有開一班週末親子讀經班,那班也是由趙老師在負責,加上慈香庭的張總經理也願慨然免費提供餐廳場地及桌椅的使用,這都是減少場地成本,優先選擇的因素。

  11月21日王教授應邀至崇義文教基金會的會館演講,演講結束在接送王教授的車程上,趙老師和我正式請教授訂定舉辦日期,當時是先訂定1月16日舉行,距離舉辦日不到二個月。隔天開始,開始招兵買馬,除了宏遠經典書院的幾位老師是已知確定的工作人員外,攤位有幾攤?闖關遊戲關主是誰?有哪些節目?都還在等待佳音浮現。12月2日於宏遠經典書院第一次的籌備會,那是風雨前寧靜的一個夜晚,有冬颱逼近,事前在網站上發出開籌備會的訊息,再加上電話聯絡南部的募款委員,沒想到,當晚還是有從台南來的謝靜華老師、前台南讀經協會的何吉雄理事長,屏東的林文賢先生一家四口,高雄的宋玉錚及陳慧娟二位老師,德理慈善基金會的紀秘書長伉儷,更難得的是,還有已?罩在暴風區域下台東的老師一行四人,也一同來集思廣益,在大家很有效率的討論下,把工作人員都底定出來,眾人也共推趙老師為此次的總幹事,讓整個籌備正式揭開序幕。

  當開始邀請各讀經團體來節目表演時,才發現到1月16日並非所有的學校都已考完試,很多家長都建議,若是16日要來參與活動有困難,若能延後一星期,能參與的人數會更踴躍。當下將此狀況跟王教授回報,商議後才更動至1月23日,這一從善如流的變動,使得參與的攤位從原本只有的十攤增加至四十攤以上,只要前來表演的團體,得知能獲得王教授用毛筆簽名的經書,也由原本的十隊增至廿五隊。闖關遊戲的精美文具、貼紙贈品二千多份,當廠商知曉是為讀經所舉辦的活動,願免費提供,只因她的小朋友也曾因讀經而受益。園遊券在眾人推動下也賣出近四千張,使得原來規劃的場地已不敷使用,只好重新接洽文化中心的場地,才能容納更多的人數。

  籌備期間,趙老師至文化局也多次接洽,親遞邀請函給眾多貴賓,力邀各協辦單位、攤位及企業界的朋友來投入,我們真多虧有這麼一位幾乎「幹總事」的總幹事,才能讓園遊會的前置作業能夠順利,幾次的聯繫奔走文化局及高師大經學研究所都當了此次的指導單位,難得的是有多場大型活動主持經驗,慈香庭餐飲機構的張嘉誠總經理,也願在餐廳最繁忙之際抽空,來當主持人,讓當日節目的流程能更順暢。

  在期盼欣喜的心情,日子終於來到,七點左右,工作人員就陸續抵達會場,當日佳賓雲集,有高師大經學所黃忠天所長、鄭卜五教授、蔡根祥老師及中山大學楊濟襄教授、小港國中吳校長、六龜國小黃校長、市議員黃柏霖先生,崇義文教基金會的劉學德先生、德理慈善文教基金會的吳義明先生均蒞臨現場。行政院院長及前高雄市長謝長廷當日亦應邀致詞時說:「科技這麼發展,但教養也應是相對要提昇,教養其實來自多讀書,讀什麼書是很重要的,小朋友讀經,一開始可能不知道這道理,念念念,成了人格一部份,好像唱歌一樣,以後人生需要時就可拿來用,就非常好,剛才與教授談到,我最近講一句,『用之則行,捨之則藏』。這句是論語述而篇中的一句話,這也是以前讀過的,現在就可以用到,小時看父親喜歡作詩,所以我小時候也熟背千家詩、唐詩,有時我也會寫詩,最近在愛河也寫一篇『愛河有伴漫步閒,陶笛舞曲信口吹』。讀經對教養是有幫助的,應鼓勵小朋友多多來參與,感謝教授對讀經的提倡。」

  園遊會還有一位貴賓就是名書法家杜忠誥老師,一大早也搭機南下,在致詞時亦勉勵大家,當務之急就是要趕快將基金會成立。杜老師鏗鏘有力之語,更使全場氣勢高漲,與會家長有很多都是首次見聞杜老師,名家一席話,令人回味不已。

  一開場就進行拍賣,在二位主持人帶動下,王老師親筆簽名錦盒經書、思無邪、慶有餘作品都陸續拍賣出去,現場也設有愛心鑼,敲響一聲,捐一千元的活動,宏遠經典書院家長李正堯先生,事前也贊助大會十萬元,其夫人在更響應連敲十聲鑼,當鑼聲迴響於天際,讓會場更是駭到極點,隨著此起彼落的鑼聲,似乎敲響了這文化傳承的木鐸,世紀薪傳的種子在南台灣也萌芽發聲了。

  表演活動更是多采多姿,有國樂演奏、詩詞吟唱或是中英文經典的背誦,看到孩子們歡喜的笑顏和表演,散發出溫馨與自在,都是家長們矚目的焦點,均贏得熱情的掌聲。與會人士欣賞節目之餘,更能穿梭在琳瑯滿目的攤位間,有好玩的玩具,日常用品,有古樸的藝術裝飾品,有飄香四逸的茶香,更有香味撲鼻的各式點心、童玩和小吃,讓大家能享用一健康又有味的午餐。很多攤位人潮川流不息,沒多久就已銷售一空。

  現場有二個攤位,更是人氣聚集之處,那就是杜老師與王教授比鄰的揮毫義賣處,只見兩位老師不辭辛勞從早運筆至下午,二位老師的作品各具特色,揮毫過程看杜老師有時大開大合,猶如莎士比亞的戲劇;有時是不拘成法,意趣新奇,又好像聆聽舒伯特的音樂,優遊自在,最後一氣貫穿。看王老師用筆起落明晰,波磔多隸書筆意,古雅淳厚,散發一種閒適自然的書卷氣。二位老師同台揮毫,同時親睹到名家,案前筆落運妙的風采,讓現場人是大飽了眼福。一幅幅的對聯、題字,紛紛有人出價珍藏,為義賣更創另一高潮。

  會場的另一端由丁丁老師領軍,精心規劃的十個親子闖關區,也是人聲鼎沸,透過遊戲讓更多家長了解,當讀經賦予它現代風貌時,可以如此活潑多元的展現。到處呈現小朋友歡愉的笑聲中,讓陪伴的家長也尋回那份童真與乾涸的心靈,而經典智慧也潛移默化至每個人內心深處。這些關主有在學校推動讀經的小學老師、有伴隨孩子讀經的家長,他們都能篤定的告訴您,只要讓您的還子認真讀經,在學校您定是一個快樂的老師,在家中會是一位無憂的家長,不會在教育的過程中找不到頭緒與方向,避免掉太多的錯誤學習方式。

  至下午三點半,所有活動都已宣告一段落,惟獨有二個攤位,尚有人群駐足不散,就是杜老師與王老師揮毫處,大家都想要多欣賞二位老師,從筆墨間勾勒出的書道乾坤。時間延長了一小時後,因場地收拾的關係,二位老師只好停筆,此時現場響起陣陣的掌聲,為整個活動劃下結束的喝采。杜老師因要先趕飛機回返,只好先向王老師道別,臨走之際,只見二人真情擁抱在一起,三十多年來,從年少到鬢白,那份相識相知的至情深交,為文化傳承共發文明之心,不需靠任何言語,就令現場工作人員為之動容不已。

  活動看得見,看不見的是有太多太多的感恩與感動,圖片見證了成果展現,不敢說完美,但過程有北、中部的老師不斷的加油打氣,串聯了多少所有讀經人,執著為下一代教育的使命心。活動落幕了,辛苦不算有,快樂是滿心頭,什麼樣的付出,可以令人回味,蕩氣迴腸;哪樣的感動,可化作無限希望,傳遞到蔚藍穹蒼。無盡的感謝,每一環節投入的志工、老師、攤位及各協辦單位,還有所有參與的家長、小朋友,沒有您們,是無法有此盛況,圓成此事,我們作到讓更多人知曉文化不曾遠離,經典是歷久而彌新的。

  王教授常講讀經的家庭是快樂、喜悅的,讓我想到易經兌卦彖、象辭:「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在推動讀經過程,真是順乎天,應乎人,符合教育原理;在朋友講習過程中,讓我們增廣更多好的教育理念,這種喜悅是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的,願更多的家長,能將這喜悅散發週遭,讓更多人了解讀經、知曉基金會的籌募意義。這五場募款活動應只是序幕,後續的大戲還需您我共同來完成 。募集成立基金會要三千萬元,是【Impossible不可能】或【我可能I'm possible】,就只差那麼一點,就讓我們多盡那一點心來聚沙成塔,成立基金會應是指日是可待。邀請您一起來搭乘全球教育基金會的募款列車,使基金會能早日成立運作,提供現代人更生活化、現代化、智慧化、歷史化的經典世界觀。

  活動相片請連結至全球讀經交流網一睹
http://yp719.et.cyu.edu.tw/cgi-bin/topic.cgi?forum=21&topic=82&show=0
  

江蘇來的信
周旻霞(寧波國小老師)

  王老師:

  今天窗外飄著真正的鵝毛大雪,孩子們樂得歡天喜地!不時的傳來陣陣歡呼!此時,我正瀏覽《華山書院》網站。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了《掌老師和我》…簌然淚下…臺灣的孩子,有福!有那麼多的讀經班。臺灣的父母更有福!因為有您!

  一年半以前,我為了苦於尋求這套經典的書籍,而與和我同來上海的董工程師趣味相投,一同開始了推廣讀經的工作。後來又有了好幾個義工朋友們,開始了讀經班,當然這中間他們做了許許多多的工作。今年的暑期,開始了免費的讀經,共兩個班級。因學校派我外出學習,我只參加了具體的工作上及教學事物的總安排,沒有參加教學。

  假期班結束後,我們考慮到學生免費學習,到課率不是很高,就開始象徵性的收費,就這樣,生源,由二個班減為十七個學員縮成一個班。考慮到學生收費,他們再三邀請我去授課。說:“家長和學生都希望你去上課,你再忙也要上啊”。就這樣我也就義不容辭了!

  教學這麼多年來,我曾參加過全國,及大小城市的教學比賽,花盡了心思尋求琢磨教學花樣吸引學生。直到我見到了老師的教學理念,我突然明白了,啊!大道至簡!

  我努力創造一種氛圍,沒有環境佈置,沒有道具,語言與眼神是我所有的教學工具,沒有上課與下課提示,清雅的古典音樂讓孩子們神奇的安定在自己的座位上,教室裏鴉雀無聲!教學很簡單,就這樣一遍遍的跟讀,齊讀,抽讀等,孩子們的精神個個那麼飽滿,那麼投入,耳邊傳來如此甘純的童聲!我被震撼著。當我與他們講聖賢故事時,他們用清亮的睜得大大的眼睛入神的看著我。我被這種來自最稚純的信任感動著!

  一期學習班下來,學習的教室裏沒有講雜話的孩子,一直保持著如此安靜的課堂,我自己簡直也不敢相信!有時當我們,迎接省委、市委以及各個領導部門來訪檢查時,孩子們就這樣安靜上一兩個小時,沒有穿插任何活動。這在我們平時的學校教學中是難以做到的。更使我驚訝的是,當我們準備開設第三期學習班時,這個班的孩子,除了一個先天有學習障礙的孩子以外,都報名參加了下一期的學習班。

  第三期學習班擴招了兩個班級,我想情況會越來越好的,社區教育這一塊,社區教育助理他們會一直努力作下去的,只要運行良好就會很好。

  董工和我商量, 社區這塊教學大致已經穩定,老師也充足,我們想去聯繫市少年宮,並且應邀上了一節經典課,他們也已經開始在《弟子規》的教學。我們考慮到少年宮開展教學可以不愁生源,這樣有利於理念的推廣。因為老師說過,我們應該大力推廣理念。如果今後他們在推廣工作中需要我們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告訴我,我會盡我所能的。

  線條有曲直兩種,直線無非是橫的、豎的、斜的。而曲線則變化無窮也!

  老師說的好:我守我的道,即是我的德。

  今天,我有一個機會推廣讀經,我決定不會放到明天!

末學: 周旻霞 2004,12,29
  

第四版

論語小典其三十五
子貢的賢達(一)

  劉桂光(台北市立松山高中教師 宗哲社兒童讀經班教師)

  <論語小典>之前介紹過「守喪六年」的子貢(第九期),也曾經透過子貢的「貧而無諂,富而無驕」(1.15)來討論過「不斷進步的學習精神」(二十七期),本篇將繼續介紹其他關於子貢的篇章。

  在孔門四科十哲中,子貢是列在「言語」科,《左傳》就記載了子貢在外交辭令上的一些傑出表現。不過,孔子對於子貢的看法又是如何呢?《論語》中記載孔子認為子貢是「瑚璉」(宗廟中之祭器,貴重而華美。他認為子貢具「廊廟之材」5.4)、又說:「賜也達」(即指子貢賢達具有才幹6.8),可見得子貢確實具有卓越的才華。

  就以言語方面來說吧!《論語》中紀錄了幾篇關於子貢的「善問」。首先是當時衛國有事,蒯聵與輒父子爭王位,冉有想知道老師對衛國國君衛出公(輒)的看法,可是又不確定老師的態度,所以不敢去問,於是就請子貢來問老師。子貢一進去就請教老師對伯夷、叔齊的為人有何看法?孔子回答:「古之賢人也。」然後子貢又追問:對於互相推辭國君之位而跑到國外去的這件事情,他們感到怨恨後悔嗎?孔子說:「求仁而得仁又何怨?」然後子貢出來就對冉求說:「夫子不為也。」(老師是不贊成衛君的)(7.15)

  子貢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衛國之事,可是卻找了與蒯聵、衛出公(輒)父子相爭王位接近的事情來詢問老師。伯夷、叔齊兄弟面對王位的態度是謙讓推辭,可是衛國父子卻是彼此相爭、互不相讓,兩件事情正好是一個對比,所以問伯夷、叔齊之事便可以推知孔子對衛國政爭的看法了。由此可見子貢的善問。

  <顏淵十二>子貢問政於孔子,老師的回答是:「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論語》其他關於問政的對話多半在一問一答之間結束,可是善問的子貢卻繼續的追問:如果逼不得已,在三者之中要去掉哪一項呢?孔子說:「去兵。」子貢又再追問:如果逼不得已,在「足食」與「民信之」兩者之中要去掉哪一項呢?孔子說:「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12.7)子貢的善問使他不僅得到了施政的大方向,也清楚了其中的緩急輕重,這不就是「審問」、「明辨」的具體實踐嗎?這不就是「不斷進步的學習精神」嗎?

  同樣的透過精確的提問、追問,進而得到深刻的答案是在<子路十三>子貢問老師怎麼樣才可以稱為「士」?孔子回答:「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孔子將成為士的自我要求及具體的行為表現都清楚說明了,可是子貢卻繼續問:那麼請問次一等的士該怎麼做呢?孔子回答:「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子貢又問:再次一等的呢?孔子則說:「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士的等級問完了,子貢又問:現在的從政者他們稱得上是士嗎?孔子回說:「斗筲之人,何足算也。」(器識狹小的人怎麼能算士呢?)(13.20)子貢又一次的展現他的聰慧,透過一再的追問把士的等級,也就是循序漸進的實踐程序掌握清楚,同時也將當時一般人所謂的士與孔子的標準做一個清楚的釐清。

  其次,孔子在回答子貢的問題時,先指出的標準是對一個士人完整的要求,可是子貢也許是覺得這樣的標準一時之間並不容易達成,所以才繼續追問次一等的要求是什麼。我們可以大略的看出孔子的回答之中,最高的標準是使於四方,其次是宗族鄉黨,最後就落到個人身上,範圍逐漸縮小,表示了士的不同層次與實踐上的難易差別。但其中共同的原則都是以個人的道德修養為基礎。(行己有恥、孝弟、信)因此由孔子的回答我們也可知道子貢的追問確實有其道理,而孔子的回答也清楚的提示了一個讀書人修身行事的程序。這樣的深刻的呈現出主題,在《論語》當中也只有善問的子貢才能有如此精采的呈現。(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