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三十九期 )

~~第三十九期~~

第一版

讀書經濟學
(山東煙台科技大學教授 劉克蘇 博士)

一、經典一部,勝讀雜書萬本

  經典和其它書的關係,好比蜂王漿和蜂蜜的關係,是以一當十,以一當萬,很經濟。為什麼經典可以以一當萬呢?這是歷史選擇的結果,歷史大浪淘沙的結果,其實也花去了不少成本,因為選擇的過程以去偽存真,要去粗取精,要費工夫,動腦筋。前人費了功夫動了腦筋花了成本,後人不利用,那就浪費了,是不繼承祖業。經典是一種「去蕪存精」後,具有高度價值的人類智慧結晶。因此,人類知識可以分為經典和非經典兩大派,抓住了經典,非經典就好掌握了。所以說經典一部,勝讀雜書萬本。有了經典做底子,信息爆炸和知識老化就不那麼可怕了。這就引出經典和非經典的一個區別:經典歷久彌新、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知識爆炸對它們影響不大;非經典更新換代迅速,老代的快,轉眼就人老珠黃,無人理睬,知識爆炸主要是炸它們。古云:「書中自有顏如玉」,是經典情人,還是明日黃花,需要讀書經濟學的明智決策。

二、經典,主要是指古今中外重大知識領域的原創性著作,可以分為通典和專典兩大類

  通典是通用性比較強的經典,比如《論語》、《老子》、《周易》、《聖經》、《六祖壇經》、亞里士多德的《工具論》等。專典是比較偏重於某個專門領域的經典,比如文學中的、《詩經》,古希臘悲劇,牛頓和愛因斯坦的物理學經典原著,中國的《九章算術》和古希臘的《幾何原本》。當然,對於善於學習,精於運用的人來說,任何經典都可以看作通典,運用自如,比如把《孫子兵法》運用於商業、學業,就是活用,就是掌握了經典的精髓。至於把通典運用於任何專門領域,那是通典的本來作用,是理所當然的。從小接受古今中外最優原典文化創造性精神的熏陶,嫻熟於胸,不斷感悟,是培養成現時代高層次的國際化人才的不二法門。

三、所謂漢語經典和外語經典

  經典還可以按照語種區分為漢語、外語經典等等。任何一種語言都可以表達各種文化和各國經典;反之,任何一國的文化或者經典也以用多種語言表達。中國本土的思想經過百家爭鳴後,在漢代大體歸結為儒家和道家兩大派。但是後來,通過翻譯,印度的梵語佛典變成了漢語,漢語佛典且被視為中國文化,列入“儒釋道”三家中國主要思想流派之一。因此現在有學者主張,目前西方文化也應大量翻譯為漢語,以後中國文化的主要派別將是“儒、釋、道、西”四大家。而如果中國經典也被西方大量翻譯、學習和接受後,外語的中國經典也將成為西方文化的一部份。不但如此,一國人民其實也可以有一種以上的母語,孩子們可以通過多種語言來學習、表達任何一種文化,也可以用一種語言來學習、表達多種文化。按照這種精神,經典誦讀課本可以分為:兒童漢語經典誦讀,兒童外語經典誦讀。這樣,比較簡單、方便,有利於培養網絡時代國際化的跨文化人才。

四、讀普通書不如讀經典,讀經典不如背經典,晚背不如早背,背了還要默寫

  深入經典的最佳效果是背誦。背誦了,才真正歸自己所有,然後隨時可以消化、吸收、變形、推陳出新。背不下來的,就熟讀,也不錯。熟讀經典,看其它書就勢如破竹了,可謂以一當十。可惜學校很少有重視經典的,中小學不說,即使是大學教科書,也充斥著二三流著作,圖書館裡也特別缺乏經典,以至我們到了碩士博士的時侯,對於本科專業的經典還知之甚少,更不用說其它領域的經典和通典了。這樣,整個民族的文化學術水平就很難上去,因為沒有雄厚的經典文化底子,沒有大師原著原典的底子,大多數是學二三流著作出身,看二手三手材料出身,炒冷飯,渴剩湯,浮於表面,淺嘗即止,永遠也長不大,更不用說培養完美人才和原創性大師了。所以說就讀書而言,讀經典乃至背經典,是讀書的根本辨法。因為經典是一切學問的根本,其它書籍只是枝葉。二三流著作和二三手材料總是這樣那樣的解釋經典、運用經典,這還算不錯的,但已經難免道聽塗說,謬義流傳了。至於根本不知經典為何物,還自以為有了重大發現、發明,井蛙語天,敝帚千金,浮躁而至於此,怎麼能期望有重大的創新呢?因此,就讀書這一條來說,讀普通書不如讀經典,讀經典不如背經典,晚背不如早背。假如還能默寫如來,就更好,可以通過動手寫字加深印像。

五、晚背不如早背,是因為小時侯記憶力好,記得快記得牢,尤其語言文學和人文科學是這樣

  早背,是指兒童時代就加緊背誦,不要等到年齡大了,神經系統發育完成了,固定了,才動手磨煉記憶力,那就遲了。心理學上所謂印刻期、關鍵期,是有道理的。我們現在學本族語文都要學到大學,還學不好,其實越後,學習成本就越高,學習效果就越差。古人解決高度語文問題,幾年私塾足矣。私塾的辨法很簡單,就是背經典,熟讀經典,不強求理解。這符合小孩子的發育階段,因為小孩子記憶力好,理解力弱。因材施教,因年齡施教,就應該這樣。但當前的語文教育方法,總是把很少幾篇不怎樣高明的文章反復分析來分析去,又把一篇文章肢解得支離破碎,毫無生氣,好比指一個活人解剖了之後來了解似的,總不是“入學”的最佳途徑。於是我們陷入了一個教育怪圈:一方面教育經費很緊缺,另一方面這緊缺的教育經費又被死板的教學方法大大的浪費了。如果學一門母語要學到大學還學不好,學一門外語要學到老死還不能用,這種教學方法是迫切需要反省了。1994年到今天,以台灣香港開始,到中國大陸30來個城市的實踐證明,兒童誦讀經典,對於學習語言來說,是最經濟的良方。而且經典中承載了大量優質的中外文化內涵,對於開闊胸襟、啟迪智慧、培養完美人格有奠基性作用。這就是素質教育了。假如說語文是工具,胸襟、智能和人格是內涵是素質,那麼經典誦讀就是一舉兩得了。

六、讀書經濟學的竅門是以簡御繁

  讀書經濟學的竅門是以簡御繁,以少數經典帶動海量知識的學習掌握。其實,歷史的篩選是反復重演的,重演多了,留下來的就越來越濃縮,越來越經典。好比我們復習功課,越復習速度越快,所需記住的東西越少,越到後來越是只需要記住極少數關鍵點,所謂“書越讀越薄”,是個加工提練過程,創新過程。最後甚至可以把一本厚書壓縮成幾個概念、甚至只留下一個概念,或者幾條公式、甚至一條公式,亦即歸納為幾條基本原理、公理。

  個人的學習過程和發展史是這樣,人類的發展史和學習過程也差不多。人類歷史大浪淘沙,天天淘,月月淘,年年淘,剩下的經典就越來越純,越來越精。尤其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心裡一著急,就只好填鴨,填鴨會填死人的,吃力不討好,很不經濟。不如抓住要領,綱舉目張,無量信息都可以一網打盡,就如“海納百川,萬葉歸根”。否則,不得要領,一杯水也可以嗆死人。所以要講究讀書經濟學,掌握竅門,以簡御繁,以少數經典帶動海量知識的學習掌握。

第二版

對不起,我捐的太少了!
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會員Bryan(盧銘翰)93/08/17發言

  我輾轉難眠

  8/15開完會回來,晚上輾轉難眠:籌備處3/1成立,6/12開第一次募款會議,聽說要募集三千萬。現在8/17,聽說近日若能有五十萬的善心加入,或才可達三百萬上下,「你看照這樣情形下去,基金會何時成立呢?」「去哪裡找錢呢?」我不斷地想問。

  從基金會的網站公佈資料來看,大部分是小金額的愛心(當然我知道心量大小不能衡量),下一步是不是要往『大人物』方向來請益呢?如果真如黃奕所說的那樣,王老師(與其核心苦力)或許有安排的話,那就太棒了!然而我在想,像我這麼急的人是不是直接去問教授,他真有辦法嗎?為何不快拿出來?或是不要心急,而是用祈禱的力量請神明幫忙?我是相信有一天終會讓我等到的,但後來我又想到…….我會不會捐的太少了呢?

  我應該捐多少?

  我應該捐多少?我想這個問題端視你如何看待這個基金會?或說你認為你和她是什麼樣的關係?試想幾個問題:平日你在廟寺或教會隨喜多少?

  「我應該捐多少?」如果大家不否認,我們如此擁護讀經這條路的心念,是接近擁護一個信仰的話,那我們應該捐多少?人家說捐給你的信仰多少是看你真的相信他多少,讓我們閉上眼睛想想……信仰基督教的人好像都讀過奉獻十分之一的觀點,大概是你一個月的薪水,這是會讓你有點痛所以會考慮的數目,可測試你的相信程度。我覺得這個數目作為捐給信仰的參考指標很不錯!(但是也千萬別限制了自己的能力)

  我建議一個捐錢的原則是,捐到自己的感動程度。再讓我們閉上眼睛想想:因王教授、因讀經孩子的改變,因讀經我們自己的成長,…因讀經我心裏的感動程度有多少?我是不是可以多捐一點?

  據我常看兩個網站信息的心得是,對讀經理念、讀經生活感動的人似乎很多,且大多數都已經從中獲益良多,甚至不乏對此實做後有集大成或成一家者,像我是屬於經常瀏覽卻很少發表的那一群,我會去實踐,我極願意多和你們學習,共同戮力此天下事!

  要不要給募款委員壓力

  在6/12的會議記錄中,王教授有這樣一段話:「…天下事由天下人共同完成,不是你我個人的事,所以,向天下人募款是很自然而合理的,每位募款委員只要順著自己的性格,就著能做的去做,不要有募款壓力,只要去做,一定會有成果。沒有壓力,才能長長久久,我早期推廣讀經時,常有人問我:『是否有挫折感?』我總是說:『我有挫折,但沒有挫折感。』要知道,人心本來多樣,世界本來複雜,但要對人性有信心,不設定目標,只要有一個人支持基金會就算是成功了。我就是從一個小孩讀經,推廣到今天,希望大家對募款的工作也用這個態度。」

  我認為王教授說「只要去做(募款) ,一定會有成果。」是沒錯,但若不設定限期的目標,只怕尚未完全凝聚的能量終將分散。接觸過讀經的不只是台灣華人目前已越來越多,中國大陸的表現更有過之,相信能影響全球的讀經基金會一定會很快成立,只是你希望他成立在大陸、而非台灣嗎?當然把眼光來看整個世界,從那兒開始提昇人類的心靈、智慧、文化當然都沒關係,只是古書中本來就是的繁體字文化傳統不以台灣來做先驅者,不會有一些可惜嗎?就像漢語托福的肇始竟不是在這裡….

  常看推廣VCD或常聽王老師演講的同學們一定不會陌生,王老師義正辭嚴地對著觀眾和家長說「你再不讓孩子去讀經的話,是浪費他們的時間(腦袋)啊!」為什麼老師敢這麼說?那是多年來的信心,他講的是真理,而且他無欲則剛哪!

  不給募款委員壓力,是不是害怕揠苗助長?我自己猜的答案,是主要的資金早就有方向了,只是要讓我們可以從容地凝聚各地區的力量麼?但如果不是這樣,是不是怕我們這些募款委員有壓力時,就會退卻對讀經堅持的信心呢?難道我們不能接受壓力鼓舞而成長嗎?反面來說,如果真的退轉,或努力了仍沒法讓基金會成立,早一點讓大家知道也好。

  大家來做募款委員

  基金募集也不能小視聚沙成塔的力量,除了自己捐之外,在可影響的層面內,盡力去「幫老師分勞」,我們領了一本募款收據,會很自然地想要填滿它,一張收據最少平均五百,一本就多為基金會爭取兩萬五,這是因我而多增加的募款,不是很棒嗎?另建議積極的募款委員,給自己定個quota(責任額),例如至少要求自己募集10萬或20萬,或是多招集100或200人的愛心。相信「只要去做(募款) ,一定會有成果」的!而大家來做募款委員的意義是,只要能多募集除我以外的人的愛心,都值得我們去做!

  「王教授月底又要赴大陸」,如果傳言為真,廈門已有人提出,想把王老師包在大陸專門提倡讀經,這樣看來,若台灣幾年內再不趕快釀成氣候,照大陸如此積極熱烈地提倡讀經事宜推算,不是王教授常常被借出國,就是中國大陸根本也用不到王教授了,各位不是都知道建廠台幹很容易被優秀陸幹取而代之的事實….在彼岸的華人非常努力呀!

  我可能太急著要她成立了

  我是個怎樣的人呢? 87年接觸到讀經,就開始自己製作投影片,辦演講、或偶爾接受社區團體的邀請,說明讀經的好處,那時,只是以所聽到所知道的去宣講。而當我自己有了孩子,而且決定放下工作來帶孩子後,我漸漸對讀經有了深厚的感情,我是個男生,可能比較不懂得如何帶孩子,比較不善用教學或輔導技巧,但在老婆和王老師的鼓勵下,我也開始教孩子讀經,我所憑藉的是對讀經教育的信念。有一個自豪的經驗是,有一段時間,只剩自己的一個孩子當學生時,我仍照表操課。因為我知道我是教給老天爺看,教一個學生和教十個學生是一樣的心。

  我聽過一個故事,不知道有沒有記錯:有一個農夫連年獲得歷屆的棉花品質比賽冠軍,可是他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習慣,就是他都把獲得冠軍的棉花種子分送給他鄰近的農夫。有人就問他,難道不怕其他農夫將最優良的品種再改良後而贏過他?他回答說,種子的受孕需要靠風,如果我週遭棉花田的品種不好或越來越差,我怎能希冀我種的棉花品質會更好呢?

  很多人可能也已撂下來自己教孩子讀經,或已經送去他很滿意的讀經學園,或著很多讀經學園園長們早已信心滿滿,不管局勢怎麼變,反正我已知道自己目前的教育計劃可算是OK了;然而誠如前面的故事可演繹,讓自己小孩更好的方法是造就他優秀的同儕(環境),所以推廣讓更多的人讀經,真是自利又利他的事業啊。

  來!做這件可驚可喜之事

  國外知名大學的校友常以重金捐獻其母校,乃因有感於這個教育機構與他的生命成長有緊密聯結,如果你已經感受到「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發起宣言」中的善意,並且相信這個機構、或未來的讀經學校、或推廣讀經、或教化人心的紮根事業,和你的生命有所聯結的話,且讓我們早點兒讓他誕生吧!不要讓圈外的人看不起,也不要讓大陸友人替我們惋惜,我們不鳴則已,一鳴就要驚天動地!

兒童讀經體驗與分享
頭份鎮田寮活動中心兒童讀經家長說明會
邱秀玲 (苗栗縣頭份鎮尖山國小教師)

  我很幸運也很幸福,幸福的是在我的孩子還很小的時侯就接觸兒童讀經的教育理念;幸運的是,不管在作崗位上或是自己的孩子教養上都因有貴人的提醒而步上康莊。

  讀經的孩子很幸福,孩子讀經的父母更幸福。兩年前,我的兩個孩子(當時兩人分別為兩歲八個月及一歲兩個月)很幸運地在找保姆的過程中經「群伸生機飲食中心」的朱小姐介紹,送到興隆讀經幼兒園就讀。過了一段時間後,孩子在洗澡時唱著「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操作玩具時,念著「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散步的時侯,兄弟倆隨興唸誦「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孝經開宗明義章第一,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

  稍長之後兩人發生爭吵時,我把兄弟兩人叫到面前說:「兄道友」,兩人就接「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我問哥哥你友愛弟弟了嗎?哥哥搖搖頭,問弟弟你恭敬哥哥了嗎?弟弟也搖搖頭,我問那怎麼辦?兄弟兩人面對面敬禮,哥哥說:「弟弟對不起」,弟弟說:「哥哥對不起」於是我問然後呢?哥哥說:「哥哥要愛弟弟」,弟弟說:「弟弟要愛哥哥」,「哥哥弟弟要相親相愛」,然後兩人互相抱一抱,擦乾淚水相視破啼為笑…諸如此類生活點滴,不勝枚舉…。

  再者,我是一個平凡的小學老師,可是,自從四年前我開始將兒童讀經融入課程,作為各領域延介教材,帶領班上的小朋友做兒童中國文化經典導讀,就陸續地有家長主動參與和投入做班級的義工,利用晨光時間及教師晨會時間帶讀經,並協助指導兒童灑掃應對基本生活禮儀,以及班級庶務的處理。

  家長們隨時都會跟我分享孩子的種種改變,有的家長說,真妙,我的孩子以前常會說一些粗野的話,讓我非常生氣,可是,近來這樣的情況已不再犯了,並時常可以聽到他不經意的「碎碎念」,仔細一聽,才驚訝地發覺他原來是在背誦讀經本中日常所習的文雅字句;另有家長反應他的孩子出口成章,有一次,全家出遊,令人吃驚的是,一路上孩子竟像個小小文學家一樣,篇篇聖人名訓脫口而出。並且能活用於日常生活的事件中,例如有位孩子的母親提到,有一次她們一家去郊遊,遇到一群飆車的年輕人,孩子告訴她說:「媽媽,『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傷,孝之始也』,為什麼這些人這麼不愛惜自己呢?」……,更有多位家長反應看到孩子變得愛讀書,主動閱讀課外讀物……等。

  聽到這些訊息,真是令人欣喜若狂。可見我們在習誦經典之教中,古聖先賢的德業感召,冥冥之中,聖智的精髓已注入孩子們的心靈中,德被我們的孩子。這讓我們感到非常地慶幸,也讓我們充滿了希望…。我們有信心培育出菁英的下一代,再者,使我們更加肯定童蒙養正的重要,更讓我們見識到孩子們的潛能以及他所能夠的,遠遠超過我們所認識的…..。

第三版

誓以“儒釋道”全盤“化西”
——訪台灣華山書院教授、全球兒童經典教育推廣人王財貴博士
二00四年七月一日教育通訊北京中新社電,七月二日
香港文匯報轉載(中新社記者丰冰)

  一紅一白,兩大束百合花,在台灣華山書院、全球兒童經典教育推廣人王財貴博士下榻的北京湖北賓館房間,散發出淡淡的幽香,那是剛剛聽完王博士《回到孔子‧莎士比亞》精彩演講的北京聽眾對這位遠道而來的住房貴客的問侯。茶几上一大袋子新鮮的荔枝,從南方來,那是從廣西南寧市趕來北京的聽眾,對十餘年不辭辛勞推廣儒家經典的這位房客的慰勞。

  在北京海淀區的北京四海兒童經典導讀中心主任馮哲的引薦下,王財貴博士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中國和平崛起 文化復興此正其時

  王博士說,很多人預言: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意味著中國人要領導全世界。中國人要守住人類傳統文化結晶,要用備受西方人推崇的中國儒、釋、道的人性哲學、理念引領世界走向天下大同。

  兩年前,王博士在北京師範大學一場推廣兒童經典教育的演講,掀起了中國大陸讀經風,他的經典教育理念從此深入人心。

  「回到孔子‧莎士比亞——二○○四四海兒童經典教育周」活動,剛剛在北京結束,王財貴博士在北京國家圖書館音樂廳的兩場演講,場場爆滿,中國各界專家、熱心教育人士及家長從各地趕到北京。他的睿智與博學傾倒了在場的每一位聽眾,場內掌聲連連。

  他提出,以德行為本,以知識為謀的教育理念,不僅是讓孩子誦讀聖賢的經典,更重要的是教育孩子具備成聖成賢的德行,以德治國,以道安天下。

  在此次活動中的一個研討會上,同來的台灣華山書院創辨人林琦敏先生介紹說,社會風氣日下,人的習氣難改,要改造人心,兒童最重要。一九九四年王財貴博士開始在台灣推廣兒童讀經教育。一九九九年,王財貴博士看到中國大陸和平崛起,預示中國不久就能成為經濟大國,寄望她還要成為文化大國。王博士將兒童讀經教育推展到大陸,得到各地政府的支持和參與。

中華民族復興 不能遠離聖賢之道

  北京師範大學郭齊家教授聽了王財貴博士的演講和事?後,稱他自己「有所感悟」。郭教授說,王博士的演講把海峽兩岸中國人的熱血激起來了。兩岸同胞都是一顆心,希望中華民族復興。要實現中國政府提出的「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萬物要和諧,就不能遠離聖賢之道。他盛讚王博士是世界上推廣兒童讀經第一人。

  現在美國已有二百萬人在學習中文,「西方中文熱,中國外語熱」,這一非常奇怪的現象,令王財貴博士激情滿懷。他致力推廣東西方經典文化,就是「把中國經典文化送出去,把西方經典文化請進來」。要使中國成為書香社會。國民要好學上進,中國才能走在世界前列。而把經典文化帶入廣大的農村,更是中國近幾年所要做的偉大工程。

  位於北京海淀區的北京四海兒童經典導讀中心,是中國大陸推廣兒童讀經的典範。記者陪同王博士參觀了這裡的幼兒國學啟蒙館。園長馮濤指著牆上的圖片一一介紹,王博士仔細觀看,並不時詢問。孩子們在教師的引領下,圍在王博士的面前,興奮朗誦《論語》、《大學》和《唐詩》。

道德傳承寄望孩子 十年演講一千場

  教育周活動一結束,許多人趕到這裡,向王博士索要簽名、題字及合影。錦州的家長要回去,王教授親手抓出幾把荔枝送給她留在火車上吃;他的書法題字從上午十點一直寫到中午一點半,王博士滿足了每個人的要求。

  從台北走到大陸,歷經十年,王博士演講一千場次,十餘次來回大陸,王博士的足?遍及大江南北。這次演講從瀋陽、撫順、錦州、鍚林浩特到北京,然後去天津、香港、長沙、成都、棉竹、汕頭、深圳、東莞、陽江、?門、珠海、梅州、惠州、福州共十八、九個地方。每處待兩三天,每天講兩場,估計會講四十場。

  記者問:「你對哪個城市印象最好?」王博士說,很少有時間出去玩。只去過南京中山陵、西安終南山、四川峨嵋山、桂林漓江、北京頤和園,風景都很漂亮。他說:「至於城市,大城市跟台北差不多,小城市跟台南差不多。」

試探《了凡四訓》的微言大義
(紮根教育持續會)

  人類歷史上,多少的王朝更替,時光巨輪不停地轉動,把無數的帝王將相、英雄豪傑湮沒其中。

  但是,卻也有歷史洪流湮沒不了的文明瑰寶,譬如:孔孟的仁恕思想、耶穌的博愛精神、釋迦牟尼的慈悲智慧,數千年流傳至今,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依然 會是人類心靈永恆的導師。

  釋迦牟尼佛一生四十九年的教化,佛用四句話總括「諸惡莫作,眾善奉 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個教化實踐的總綱,正與《了凡四訓》的內容若 合符節。

  一、諸惡莫作(一切聖賢共戒):改過粗重易見的過惡,如殺盜等事,世人尚易知易察;然隱微之惡,細矣!多矣 !非實地用心,下過檢索身心功夫的人,不易曉了,我輩凡夫病在自以為是,常 犯過而不知不覺。

  故斷惡不難,難在了了觀照現前心境,若事、若理、若心,只要一毫失察, 便有所昏昧,則不免過犯矣!然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要一念反省改過,發懺 悔心,諸聖賢無不歡喜讚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所以,善於改過者,能微密觀照自心,而且層層深入,才能滌除心垢,淨化 心性;久久行之,終必內化成智慧。

  二、眾善奉行(一切聖賢共行):積善捐捨財物、奉獻心力等種種利他善行,悉為世人所樂道稱揚。然非親身踐履 者,亦難體會其中所經歷之挫折、橫逆、艱困。

  故行善不難,難於發廣大心、長遠心;愈挫愈勇,愈難愈堅,是謂積善也。 然我等凡夫,只要當下能發一念善心,堅此心願,諸聖賢莫不垂加護念,引為同 朋。

  又真積善者,恆思給予眾生安樂,免除眾生苦痛;必然利物存心,開擴心地;願行不退,終必內化成慈悲。

  三、自淨其意(一切聖賢共住):謙德易經,唯獨謙卦六爻皆吉,謙虛之人所到之處無不倍受歡迎,謙之為德,世 人悉皆敬重讚歎。

  又謙德廣矣!深矣!其深廣通於無我之道。此乃三教聖賢不二之實學;謙學 深廣精微,實非一蹴可成。然只要認取目標,引為指南,諸聖賢無不會心首肯, 許為正見。

  今謙德君子內運悲智,外無伐善施勞;果能內外雙泯、身心皆忘,終必通達 於無我大道,如是方能圓滿謙德。 四、是諸佛教(一切聖賢共教):立命

  立命之學無他  善改過、真積善、圓謙德是也。諸佛所教亦無他  諸惡 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也。以上隨個人體悟實踐不同,解行功夫深淺各異 ,是以所立之命即有差別。有志於立命者,不難立善人之命,而難於立君子之命 ,更難於立賢者之命;果能立成聖成佛之命,則臻於最圓滿的立命之道。

  了凡先生早年雖是成名的博洽淹貫之士,但仍受困於命數而束手無策;其改 變命運之要機,實肇始於領受雲谷大師之教。由此可知,僅憑才學不足為恃,必 須再奉行積善,敦厚品德,方為立命之正軌。本書實值當今飽學專才的高級知識 份子引為借鏡,亦是家庭及學校,教育學生子女時該三思反省的課題。

  了凡先生晚年融貫世出世間聖人之學,發皇為此巨著,誠如古德云:淺者見 淺,深者見深,普利庶類。而其文理暢達,義豐文約,頗便於受持讀誦。其內容 符應一切聖賢教化實踐之總綱,依之,下學必可上達,唯視其改過、積善、謙德 之功耳。本書為應世、淑世之寶典,有志之士,有福之人,決不等閒視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人生逆旅,苦境常迫,今幸遇立命之學,理當信受奉行 ;儘管步履遲速各有差別,然方向方法實無區隔,有志者立命道上當攜手共進。

  近又有王財貴博士推崇本書為經典教材,古云:「書讀千遍,其義自現。」 故本會樂於推廣各界,提倡「兒童熟讀背誦,成人吟味讀誦」,則將有終身受益 不盡處。

  本文承蒙上道下證法師及林其賢教授指導,特此敬謝。

來自加拿大的一封信

  尊敬的王博士:您好!

  很高興有機會與你聯繫!

  我是田雪,現為多倫多啟智經典教育中心負責人。移居加拿大前,我有幸參加了石家莊市靜園兒童經典導讀中心組織的經典誦讀活動,並觀看了你在北京師範大學演講報告的光碟。我感到,經典誦讀是一項非常有意義、值得我們為之不斷努力的事業,於是我希望把經典誦讀帶到加拿大,讓加國的華裔兒童了解自己的祖裔文化,讓更多人認識璀璨的中國文化。

  移居加拿大後,我和這裡的朋友一起成立了「啟智經典教育中心」,註冊名WISDOM KEY CLASSIC EDUCATION CENTER,在多倫多開展了兒童經典誦讀活動。石家莊市靜園兒童經典導讀中心寄來了熱情洋溢的賀辭,對我們的工作給與莫大的鼓勵和支持。

  我中心位於多倫市中心唐人街,目前有教室兩間、電腦兩台、電話一部、收錄機一部、兒童經典導讀中文配套教材和磁帶一套。我們還建了自己的網站宣傳經典誦讀活動,網址為:http://www\.sympatico.ca/wisdomkey。參與經典誦讀的學生有在中國出生的孩子,也有本地出生的孩子。可喜的是,經過幾個月的摸索,我們掌握了引導本地學生誦讀經典的方法。看到他們不斷進步,我們感到由衷地欣慰。

  但是我們畢竟處於起步階段,既缺乏資源又缺乏經驗,宣傳力度也不夠大,所以發展比較慢,困難也很多。有些讀經的孩子甚至離開了讀經班,看到這樣,我們十分難過,都因為我們的工作做得不夠好,才沒有留住這些孩子。為此我們想到和各地的經典導讀中心聯繫。我們希望加入到同行之中,向同行學習、取經,和大家一起研究、一起推動經典誦讀事業的發展。

  幾個月來,我們先後與北京四海經典導讀教育中心、香港ICI國際文教基金會、美國中西文化經典導讀推廣中心取得網絡或電話聯繫,希望得到幫助和支持,但因各種原因,又陸續失去了聯繫。我們也曾到過華山書院網站,但可惜沒有能夠聯繫上。終於到今天,我們能夠與你取得聯繫。從網上我們知道你將於本月十三日到福州大學做報告。因為我愛人賈京果這段時間正好在福建工作,我委託他與你聯繫,請他向你介紹我們中心的具體情況。他了解並參與了我們的經典誦讀活動,所以他明白我們存在哪些困難。隨信附上的有我們中心的執照傳真件、石家莊靜園兒童經典導讀中心寄給我們的賀辭傳真件。也歡迎你瀏覽我們的網站。

  做為這項工程的發起人,你高瞻遠矚地提出把經典誦讀活動推向全球。我們中心的目標,正是在加拿大地區推廣經典誦讀工作。我們渴望得到先行者的幫助;我們誠摯地希望得到指導!

  懇請你不吝賜教!謝謝!

                                田 雪
                             啟智經典教育中心
                            二00三年十一月八日
 
冉求的多才多藝
台北市立松山高中教師 宗哲社兒童讀經班教師 劉桂光

  在《論語》中有幾個同樣姓冉的學生,如果我們不稍加注意便會混淆在一起。有一個在四科十哲之中列為「德行」,孔子歎曰:「斯人也,而有斯疾也。」(6.10)的冉耕(伯牛);有一個是「可使南面」(6.1)、「犛牛之子騂且角」(6.6)的冉雍(仲弓)。但這兩個都不是我們現在要講的主角。 我們現在要介紹的主題人物與冉耕、冉雍同族,他的名字是冉求。字子有,魯國人,少孔子二十九歲。在孔門四科十哲中,與子路同為「政事」科,不過冉求的個性與子路相比卻較為柔弱。《論語》〈先進〉篇記載兩人同樣問老師:「聞斯行諸?」(11.22)因為子路個性果敢(「由也果」6.8)孔子對子路回答的是:「有父兄在,如之何聞斯行之?」可是對冉求的回答卻是:「聞斯行之。」兩者的不同就是因為:「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11.22)孔子於此展現了因材施教的理念,亦可見冉求在個性上較為退縮怯弱,所以鼓勵他積極主動些。

  〈雍也〉篇也記載冉求曰:「非不說(悅)子之道,力不足也。」(6.12)不論是因為孔子的學問太深,不容易實踐;或是冉求有感於自己的資質不足,然而冉求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既不是顏淵的「既竭吾才」(9.11),也不是曾子的「任重道遠」(8.7)。他不像顏淵或仲弓能有一種「請事斯語」的承擔(12.1、12.2),所以孔子對冉求說:「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汝畫。」(6.12)

  雖然如此,在孔子的了解中冉求卻是個多才多藝的學生。《論語》<雍也>篇季康子問:「求也可使從政也與?」孔子的回答是:「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6.8)<憲問>篇裡子路問:如何才成算是一個「全人」?孔子也以「冉求之藝」作為全人的標準之一,可見冉求儘管秉性柔弱,但卻深具才能。尤其在政事上,他自己曾說:「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11.26)孔子也說:「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5.8)其後冉求擔任季氏的家臣,實際參與魯國朝政的時間長達二十多年,足見他在政事方面應有相當傑出的表現。

  不過《論語》中也紀錄了幾件事,說明了冉求的「退」造成他在處理政事上的失當。其中一段是<八佾>篇記載了季氏要去祭祀泰山,但這是天子或諸侯才有的資格,因此孔子希望冉求阻止這件事。冉求身為季氏的家臣,對於這種僭越的行為理當有責任予以指正,可是冉求竟然回答:「不能」。(3.6)

  還有一段是<先進>篇說到季氏比周公還要有錢,冉求不但不能使季氏減稅(根據《左傳》記載:當時季氏想要實施田賦制度以增加稅收,於是派冉求去徵詢孔子的意見,孔子希望「施取其厚,事舉其中,斂從其薄。」但是結果季氏仍然實行增加稅收的田賦制度。)反而「為之聚斂而附益之。」因此孔子失望之餘也就說了:「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11.17)不過孔子也明白當時的政治環境與冉求做一個家臣的角色,所以對冉求的表現固然有所責怪,不過他真正想要斥責的恐怕還是季康子吧!

  《左傳》有一段記載齊國出兵伐魯,當時其他的部隊都吃了敗仗(汪踦即在此次戰役中殉難),但是冉求率領的軍隊奮勇殺敵率先攻入齊軍,終於擊退齊軍的事情。是以我們從冉求可以從政二十多年,非有過人之才,不能致之。這過人之才當然就是指他博學多藝,更兼具政治、軍事的長才了。其次孔子雖認為冉求個性較為退怯柔弱,但是既然能率軍殺敵,應該也不至於懦弱。況且孔子也說他「侃侃如也」(11.13),是以冉求應是個性溫和,在處事方面考慮較多的人。至於孔子說他「中道而廢」、畫地自限,其實即使是顏淵面對孔子的博學,尚且有「仰之彌高,鑽之彌堅。」、「末由也已。」的喟然之歎(6.11),我們當然可以想像當時個性溫和而年輕的冉求,面對老師的大道心中難免有缺乏自信的時候,是以孔子之言應是勉勵他努力進取的用意較深吧!<先進>篇紀錄孔子的話說:「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11.24)可見孔子對冉求的勉勵是達到效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