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三十七期 )

~~第三十七期~~

~~第三十七期~~

第一版

作數件可驚可喜之事

交幾個有情有義的人

財團法人「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發起宣言
王財貴(華山書院院長、台中師院語教系副教授)

反省教育政策,解決根本問題

  讀經教育推廣了十年,其績效有目共睹。

  我與許多讀經的老師家長代表,曾多次在各種場合(包括當著總統及教育部長的面,或在立法院的讀經教育公聽會上)表示:文化本來是國家的大政,教育本來是政府的大策。文化的見識決定了教育的方向,教育的方向決定了國民的素質。近百年來,中華民族的文化方向,一直找不到定位,喪己媚人,進退失據。而當前教育政策令人徬徨不安,問題日益嚴重,國民的語文程度日漸低落,已呈不可挽回之勢;更嚴重的是,人心貪婪, 風俗敗壞,社會亂象日益不堪,真的達到了孟子所謂「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的地步了。不過,這種現象實「非一朝一夕之故」,乃「所由來者漸矣」。「所由來者漸」,即是來自於人性之敗壞,人性之敗壞,則來自於教育之失策;而教育所以失策,追根究柢,乃在於主政者文化見識之不足。如今,讀經的教育確實可以做為這一切問題的根本解決之道──從誠意正心到修身齊家,解消青少年問題,解消家庭問題,解消校園問題;乃至於治國平天下,解決政治紛亂問題,解決兩岸緊張對立問題;讓人人有教養,個個有才學,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乃至於為往聖繼絕學,進而為萬世開太平。我們願意把幾年來在社會默默辛勤推廣的成果奉獻給政府。如果此事能由政府來做,則風行草偃之效,是吾人在田野間千辛萬苦奔走的千百倍,一二十年之內,必能對整個民族國家有起死回生之功。

  不過,這種散漫式的純民間的呼籲,從未得到任何回應。或許他們不是故意不回應,而是沒有恰當的對口讓他們回應。所以,大家想成立一個基金會,以正式法人的身份,結合更多的力量,可以更積極而持久地推廣,並開啟與政府溝通的管道。期盼或許有朝一日,真能感動政府,或由政府主動納入體制,或取得政府資源,朝野協力,共創時代的生機。

加強讀經宣導,普及讀經風氣

  以我多年推廣讀經的經驗,想要把一個新觀念普及開來,理論的宣導是最重要的。而理論的宣導,除了文字手冊、讀經通訊及VCD等以外,總是以臨場演講之效果最好。

  這十年來,隨時有人邀請我到各處演講,只要我力之所及,一定應邀前往。有時排不出時間,則介紹其他對讀經理念和實務都有功力的人去講。但邀請者常表示最好我親自去講,影響力比較大。我總是這樣算給他們聽:如果我去講,一百個人中能有八十個受感動,已經算很成功了,不過就只是八十個。而如果由許多人來講,譬如同時有十個人在各處講,他們的感動力縱使只有我的一半,則也有四百個人受感動。這樣算起來,是我單獨去講的效用之五倍。何況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特色,除了宗旨不變之外,我發現其他的人講得往往比我親切而動人。而且台灣已很廣大,大陸更廣大,世界合起來,又更廣大了,不能憑一個人或幾個人走遍。

  所以我們須要成立一個基金會,以培訓宣導人員,如能在三五年內培訓出三五千個,平均每人每年講十場,每場一百人,則一年內有三五百萬人聽講。其中有父母、有老師、有官員,影響所及,則有數千萬人,讀經風氣便可以在數年內大為開展,比我一個人的力量大得多了。

培訓讀經保姆,把握教養契機

  近世以來,由於經濟生活的壓力,台灣普遍的家庭都是雙薪(大陸也即將如此),年輕的夫婦都得上班,有了孩子,就把嬰兒交給孩子的奶奶、家裏的傭工或鄰近的保姆,往往讓他們一帶就是三年五年。

  中國古老的人生智慧以及近代西洋的各種兒童發展研究,都已經明確地指出:人生最重要的教育時機是零歲到三歲。這也就是說,現在為人父母者,在他孩子剛出生時,就把孩子一生的絕大命運交給了別人去塑造。如果奶奶、傭工或保姆懂得教育,則還好。如果奶奶因為年紀大,沒有進步而妥善的教育方法,如果傭工或保姆只是舊式的帶法,只知道「養」,而沒有「教」,即便有教,也缺乏良好的教育理念,甚至整日以看電視來打發孩子的生命,如此一來,豈不空過了教育這些孩子的大好時機?讀經的教育,是一種簡便有效的的綜合性教育,既有語文能力的提升,又有學習潛能的開發,更有文化紮根與品格陶養的作用,而且帶著孩子讀經的大人,也可以同時受益。如今,要讓奶奶、傭工與保姆學會其他的教育理論和方法,是相當不容易的。而如果只是要他們施行讀經教育,則甚為簡單。只要一面播放美樂,一面播放經典,就可以達到相當的教育成效了。這是人間最精簡而有效的教育,但在當今的時風之下,必須加強宣導,才能廣為人知。而這又是刻不容緩的事,一錯過時機,就會影響孩子的一輩子。

  然而,又有誰來替這些孩子緊張?誰來向父母解釋?誰來向傭工或保姆宣導?所以我們亟欲成立一個基金會,俾便舉辦更多的講座,舉辦更大的研習,來擴大宣導。以協助為生存奔忙、無力顧及孩子的天下父母;以挽救無數秉性淳厚、潛能無窮但機會稍縱即逝的孩子。

注重早期教育,幸勿辜負天才。

  據統計,台灣現在每七到八對新婚夫婦,就有一對是外籍新娘。到目前所知,外籍新娘所生的孩子有百分之五是發展遲緩兒,這些兒童長大後都將成為社會的負擔。娶外籍新娘的家庭,大體是在經濟社會地位上比較弱勢,相對的,也是文化的弱勢,也有的是智能的弱勢。或許有人會說生下來的孩子智慧不足,是因為遺傳的關係,其實,不止是外籍新娘的孩子,全世界到處有發展遲緩兒,不能一概以遺傳論。況且,縱使在比率上發現與遺傳有關,但站在教育者的立場,我們不可以太過推諉於遺傳而放棄責任。

  根據愈來愈新的研究,人類的智慧從胎兒開始發展,教育應從胎教開始,如果做好胎教,便可大幅提升一生的智能。而且如果在出生以後,才發現是遲緩兒,也可以在三歲之前輕易治癒,只怕一超過三歲,其治癒率就只剩下十分之一了,可見早期教育的重要。且其重要不只是對有問題的孩子而說,乃是對任何孩子都有意義,因為正常孩子,如果能給予早期教育,將有更為良好的發展。日本教育家鈴木鎮一曾說:「每一個孩子都是天才,如果不是天才,就是不正常!而不正常的孩子,都是由於教育的缺乏。」數十年來,中國兩岸的政府與社會,對大學及研究所的教育投入絕大的精神和經費,而對胎兒及嬰兒的教育,則甚為冷漠忽視。其實,欲提升國民素質,其關鍵乃在於胎兒嬰兒的教育,而不是各級的學校。因為,到了上學的年齡,已經慢了幾步,乃至於無可挽回了。

  但是,如照一般教育模式,要廣大的民眾都在家庭中,就把他們孩子的教育做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現在,唯有讀經的教育,是一種花費甚少,簡易可行,可以立即全民化的教育,是一種一二十年之後,就可以達到全民優質化目標的教育。讀經的理論推廣了十年,已經可以用事實來驗證它的確實性。但誰能關注於此呢?誰能知道此種教育之深遠的意義呢?所以,我們想成立一個基金會,不只樂見如今的百萬家庭千萬兒童因讀經而受益,更希望把它全民化,讓所有的家庭和兒童都受益。

設立實驗學校,提供示範觀摩

  老子曾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昨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對一種正確的新理論也是一樣,有的人一聽即深信不疑;有的人總是須要眼見為憑。

  向來有許多人一聽到讀經的理論,心下雖然立即覺得有理。但,不免希望看到實際的例證,才肯安心。尤其學教育的專家學者校長教師們,因為讀經理論與其平日所聞所知大相逕庭,如果沒有事實擺列出來,更難於取信他們。雖然十年來,成功的案例已不勝枚舉,幾乎所有依照理論施行者,皆達到預期的成果,乃至於超乎預期之上。不過,這些例子散見各處,沒有人為之整理。如果有人整理了,有些人也會故意將此普遍效應說成是特例,而不予正視。

  現在,一方面為了取信於這些人,必須讓他們有所觀瞻之處;一方面也為應某些讀經家長的需求,讓他的子弟有理想的上學之處,所以希望能成立正式的讀經學校, 這種學校可稱為「讀經示範學校」。辦學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我們想成立一個基金會,總是先要有了正式的法人組織,才可望有足夠的經濟力,也才可能結合社會力及政治力,或者自建,或者租用,或者申請公辦民營。有了這種學校,不僅可以供國內觀摩,甚至也可以向全世界展示其實驗成果。

  中國近百年來的教育,唯有洋人是尚,從沒有一套自己的教育理論,甚至連一個自己的教學法也沒有。如今我們提倡讀經教育,不僅是為了彰顯我們老祖宗本有的一套教育方式,而且是為了證明這本來就是人性所在、不分古今、不分中外的一種教育洞見。

改革教育模式,促成文化交流

  讀經教育理念及方法,如果是合乎人性的,則它不只是台灣的,不只是大陸的,也不只是全球華人的,乃是全世界的。

  最近已經有人把「讀經手冊」及其他相關資料翻成英文,其他各國語文之轉譯亦在籌劃中。今年二月二十六日紐約世界日報載:世界級的媒體大亨The news corporation litimed主席Rupert Murdoch宣佈﹐將重金投資於美國的中文和中國文化教育﹐並呼籲全美國高中都應教中文。不問可知,所謂教中文,如果依照百年來美國式(亦即中國式,台灣式)的教法,則美國學生學中文,會像中國學生學英文一樣,學得很辛苦,效果很慢。更可惜的是,就算教會了說幾句中國話,也教不出什麼文化深度。

  中文教育,已成為世界語文教育的主要趨勢。我們希望這一波所謂的中國熱,不只是經濟熱,而是亦有「文化熱」。如果純是經濟熱,只會帶來世界更大的貪婪和更多的恐怖報復,唯有文化,深度的文化交流,才能免除人類互相摧殘的厄運。中國是一個有深度文化的國度,有人學中文,我們應除了給他們語言之外,同時也給他們文化,早日促成中西文化的交流,這本來就是人類共同的責任和權利!

  現在,中國兒童已開始了「外文讀經」,其效果已日益顯現,外國人的「兒童中文讀經」,理應同例。然而,在這中西文化轉機的時刻,誰來規劃世界文化大方向?誰來向世界推介簡易可行的教育原理?所以,我們想成立一個基金會,來規劃,來呼籲,來促成全世界早日進行深度的文化交流,共享全人類的永世太平。

讓天下的好事,由天下人完成

除了以上所述諸項亟待推廣的工作之外,成立基金會尚有以下十項主要之願景:

  一、成立讀經教育諮詢中心,解答讀經教學相關問題。

  二、成立讀經特教班級,輔導不適學之青少年。

  三、推廣成立讀經學園,鼓勵讀經在家自學。

  四、開設讀經書院,重振民間講學之風。

  五、開發各類經典教材,拓廣經典教育資源。

  六、疏解中西經典著作,傳習往聖先哲智慧。

  七、成立讀經教育研究中心,協助學者從事相關研究

  八、支援相關學術活動,與其他文化社團攜手合作。

  九、協助各地讀經團體,舉辦讀經活動,促進聯誼交流。

  十、促成讀經教育體制化,恢復學校讀經教育課程。

  社會上常常有這樣的新聞:一個手機號碼拍賣成交七十萬元。影視明星一套晚禮服動輒百萬千萬。政商名流宴客,席開數千桌。有台商每晚進餐人民幣萬餘元。……有些人無謂的浪費,他們偶然掉在地上的屑餘,給我們來推廣讀經,就足以安邦定國、救人救世。

  但,有心人在那裏?其實有心人是有的,即如華山書院十年來,就是由全國電子專賣店林董事長全力支持,始得成立運作。但林董事長表示,文化志業不止十年百年,工作持續不止一代兩代,獨自一人之力,實不足以成此大事,而且,天下好事也應開放機會給天下人一起做。相信我們社會中,有心人還是很多的,只要我們更努力去宣導,讓更多人知道,就會有更多人來參與。如果是已經讀經的家庭,既受讀經之益,他們當然會盡力協助。如果是關心文化教育的人士,就讓他了解:這是最精簡而有價值的教育志業。如果是喜歡行功德的人,就告訴他:教養天下子弟,代代傳習,是真正無量的功德。如果有企業家要回饋社會,就告訴他:安定社會人心,是成本效率最高、意義最深長的回饋。

  總之,這是大家的事,要大家一起來,所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個人也決定自下學期起,辭去本職之外的所有兼課,以大量時間心力為本基金會服務。數年之後,視情況需要,或將完全辭職,義務投注於本基金會。相約十年間,要與大家共同開創「讓教師輕鬆、學生快樂、家長安心」,「讓人性開發、文化再造」的教育新世界,且將令其傳續不絕。

您我一起攜手,共創千秋大業

  本基金會籌備委員會已於二○○四年三月一日成立,隨即成立籌備處,開始接受捐款。第一階段的募款目標是創會基本金新台幣三千萬元,第二階段是活動金,數額不限。您的捐款,不論大額或小額,都是一番誠意,皆所歡迎,皆所感激。請將捐款?至本籌備處,本籌備處將開具臨時收據,待基金會正式成立後,再另開正式收據。所有募得款項,日後並將公開登載,以資徵信。

  在創會期間,因有創會的名義與時間的壓力,其募款款項以千元以上為單位。待基金會正式成立以後則無限制,十元百元千元皆可。捐款的方式,也將分成「隨機單次捐款」,以及「按月定額捐款」兩種。尤以按月定額較為穩定可取,如果在兩三年之後能有數萬人乃至數百萬人參與按月定額捐款,每一月每個人平均以一百元計,我們就可以做成許多可驚可喜的千秋萬世之業。

基金會籌備處地址:台北市羅斯福路五段九十七巷一號地下樓

電話:02-29314649 傳真:02-29317146

◎ 匯款方式:(一)銀行轉賬:安泰銀行 景美分行 (銀行代碼:8 1 6)

賬  號: 0 3 6 2 2 0 1 5 2 7 3 5 0 0
戶 名: 王財貴

(二)郵政劃撥

賬 號: 1 3 4 1 1 1 3 8
戶 名: 王財貴

 

※ 徵求長期募款委員※

  支持讀經的老師或家長們!在此基金會創始之時,首先歡迎您隨意捐款。進一步,則希望您能做為一個小小的勸募中心,參加我們的募款團隊,做基金會的「募款委員」。我們初步想徵求三百個募款委員,募款委員的工作,只是隨機地宣導推廣與募款,募多少算多少,只是一個誠意的協助,沒有數額的限定與壓力。至少三個月回報一次即可。  如果您願擔任募款委員,請來函或來電向基金會籌備處登記。我們會把聘書、說帖、收劇本及相關資料送給您運用,並與您保持密切連繫。  又王老師答應親自書寫書法(思無邪)一幅,贈送給每一位募款委員,以答謝支持之雅意,並一結翰墨之良緣。 又名書法家杜忠誥先生(本基金會籌備委員)表示:如有任何單筆捐款超過三十萬元者,將致贈其作品一幅,以表謝忱。

三版

兩岸讀經共一唱 一顆來自台灣的文化種子
蔡文婷 (光華畫報雜誌社文稿主編)

  (編者按:光華雜誌為行政院對外窗口之一2004年二月號刊出此文,中英對照,並隨刊附贈王財貴教授的演講VCD一萬三千餘套引起海內外迴響,茲徵得該刊同意,轉載於此。)

  中國大陸經濟改革開放以來,加上二○○八年國際奧運將在北京舉行,大陸學英文熱潮達到高點;然而在與國際接軌的渴望中,另一股以傳統為依歸的兒童經典誦讀工程也逐漸嶄露頭角,散發光熱。而點燃這一股以老祖宗經典背誦方式來教育下一代的火種,正是來自海峽另一端的台灣……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小朋友,跟我唸。」就是這樣一句簡單的口訣,座落在台北縣永和的華山講堂,每逢星期六、日,近百位家長帶著子女,跟著兒童讀經的首推者王財貴綿綿長長、口若懸河地背誦中國經典,這裡是台灣兒童經典誦讀的起源地。

  坐在父親懷裡,才三足歲的李福蕙小妹妹,儘管咬字還帶著濃濃的奶味,卻一字無誤地通過挑戰,一口氣背上三千字左右的〈莊子‧人間世〉章節,讓前來台灣演講,因為著作《賞識你的孩子》一書,而在兩岸名噪一時的大陸家庭教育專家周弘目瞪口呆,不禁喟嘆:「孩子生命的潛能實在太大了!」

  新世紀的孔子門生

  台灣推行兒童讀經運動,至今正好屆滿十年,不僅陸續在美加、東南亞華人社會散佈開來,近幾年,更在中國大陸如火如荼的鋪展。

  初冬的陽光穿過蒼勁的古樹,灑在灰白石牆及庭中的孔子雕像上。同樣是星期六的上午,位在北京安定門國子監街的北京孔廟裡,傳來孩子們琅琅的誦讀聲。三十多位身穿朱紅、酪黃色唐裝的小娃娃,在老師帶領下,整齊地誦讀《大學》、《論語》、《老子》等中國經典,成了引人側目的文化一景。這一群學齡前的小娃娃,在這元、明、清三代的教化聖地,展開了「百年樹人」的第一步。而有著七百年歷史的古廟,也因著孩子們的笑容,又精神了起來。

  事實上,除了北京的安定門國學啟蒙館,大陸各地,北到中韓邊境的佳木斯、雙鴨山,西到新疆的克拉瑪依、烏魯木齊,南到福建廈門、海南島,包括北京、上海、武漢、成都、昆明等近五十個城市,由民間主導的兒童經典誦讀,正在大陸如雨後春筍般欣欣向榮。而適時喚醒大陸兒童經典誦讀的「春雨」,卻是來自台灣的一片「非常光碟」。說起這片估計在大陸流傳超過百萬份的「兒童經典誦讀教育理念」光碟,得從台灣的兒童經典誦讀說起。

  經典光碟發燒

  一九九四年,國學大師牟宗三弟子、台中師範學院副教授王財貴,希望藉由經典誦讀,讓兒童在「潤物細無聲」中,以中國寶典奠定優美人格,於是發展出一套簡單易行的讀經方式,帶領孩子在輕鬆愉快、沒有壓力的氛圍下,唱念背誦。十年來,在台灣估計有一百萬名以上的孩子,曾經浸淫在古老經典之中。

  一九九七年,一向致力於重新接續中國文化斷層的佛學大師南懷瑾,在香港得知王財貴致力提倡兒童讀經,十分贊同,於是將王財貴請到香港,舉行公開演講,並由南懷瑾所領導的「ICI國際文教基金會」啟動香港、大陸的兒童讀經運動。

  實際上,早在一九九五年中共第八屆全國政協會議上,包括趙樸初、葉至善、冰心、曹禺等九位德高望重的知識份子就曾正式提案,發出「建立幼年古典學校的緊急呼籲」,希望能在有生之年重聽弦歌。

  這樣對中國傳統文化嚴重斷層的憂心,不只存在飽讀詩書的老人家身上,也普遍隱藏在腹中無半點經典的中生代心裡,只是大家多半空有念頭,卻苦無一套實際作法。

  九七年,透過南懷瑾的推動,王財貴開始進入大陸巡迴演講,前後十數次,每次長達一個月,走遍大江南北,前後兩百多場,對著數千數百的小學、幼稚園教師演講,引起空前的迴響。

  一場演講、百年震撼

  目前大陸推廣兒童讀經成效最好的地方包括武漢、北京、山東等地,每一個推廣中心談起當初興辦兒童讀經的決心,大多數都是因為看了王財貴廣為流傳的兒童讀經理念介紹光碟,而一頭栽入。北京四海兒童經典導讀教育中心主任馮哲、馮濤夫妻倆,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九七一年出生的馮哲,從大陸人民大學經濟系畢業後,成立一家文化公司,舉凡電腦軟體、兒童繪本都賣,同時還多角經營,開設服裝、火鍋、書店,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是同輩們歆羨的對象。然而在九九年時,因緣際會,一位朋友帶他去香港見了南懷瑾,原本以為自己搞出版,是開啟民智、傳播文化,相當自信的馮哲,卻被南懷瑾訓斥為「以盲導盲」,因而心中十分沮喪。

  回到北京,馮哲以他的人際關係,找到許多大考出題的教授編了一套參考書,這肯定會受熱烈歡迎的大買賣,在他看過王財貴的光碟,並親自聽到演講之後,踩了緊急煞車,因為馮哲這才明白自己只是在替「應試教育」火上加油。

  於是他將十噸重的參考書,當成廢紙賣掉,心中豁然開朗,並將文化公司改為兒童經典導讀教育中心,將火鍋店改為素食餐廳,夫妻倆開始全心投入兒童經典誦讀的大業。

  同樣地,遠在山東省偏遠的萊州縣,一位工廠司機趙升君,在熟讀王財貴編纂的經學導讀手冊七十遍、看過王財貴演講光碟三十遍之後,他覺得王財貴的話「每一句都是實話,每一句也都說到我的心坎裡去。」於是他開辦了一個幼稚園,大力推廣兒童讀經。

  透過一個個兒童讀經中心的推廣與分贈,王財貴的光碟流佈更廣,猶如一個個漣漪,一圈一圈地擴散開來。

  目前大陸最具知名度的「時尚雜誌」總編輯吳泓,也在無意中看過光碟後,深感兒童讀經不僅契合現代人的價值觀,更可打動白領階級媽媽們的心,於是透過光碟上的電話號碼,找到馮哲,並隨時尚雜誌分別在北京、上海各附贈了五千套讀經光碟。

  過去「加過了炭」

  王財貴完整的兒童讀經理念與簡單易行的教法,堪稱是燃起整個華人圈兒童讀經的「火種」,然而這一顆火種何以能在文化中斷的大陸引起這樣鋪天蓋地的連鎖反應,則與二十年來,南懷瑾大師的國學、佛學叢書鋪底加了飽足「炭火」大為有關。

  留著一臉鬍子,帶著修行人風格的王建偉,說起他們生於一九六○年代後期、躲過文革風暴的這一代。當大陸八四、八五年文化熱潮興起時,他們正值求知若渴的大學階段,當時學生們沈浸於西方思想解放運動,大量引入西方經典,然而在八九年全國學潮演變為「天安門事件」後,因中共官方禁止嘎然而停。

  西方思潮被禁,南懷瑾的著作卻正好在這一個缺口補了進來,「那時候,幾乎每個大學生的書架,都有一兩本南先生的大作,」王建偉表示。目前這一代人皆已為人父母,他們對傳統文化的認可,成了兒童讀經運動的最大助力。包括在大陸推廣兒童讀經最見成效的武漢大方文教機構主持人、留學法國的余一彥教授,就是南懷瑾的入門弟子。

  鄉村包圍城市

  為了兒童經典誦讀,來去大陸十數回的,除了王財貴,還有南懷瑾的得力弟子李真吾與徒孫郭姮S。從小就跟著母親拜在南懷瑾門下的郭姮S,在取得美國紐約大學金融學位與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後,毅然辭去銀行高薪工作,投入太師傅兒童讀經活動的推廣。

  拎著一捆捆的書,李真吾母女坐著火車行過大陸的山巔水涯。

  「我們發現在這個被經濟沖昏頭的中國大陸,越是繁榮的城市,反而越是功利,越是輕視文化,」郭姮?指出。反倒是鄉村地方,讓他們感到無比的希望,這也應證了南懷瑾對她們的叮嚀:「讀經活動,一定要從鄉村來影響城市,因為只有他們才懂得珍惜讀書的機會。」

  另一方面,以扶助農村貧困失學兒童的「希望工程」揚名國際的大陸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其副秘書長許永光在香港拜訪南懷瑾,聽到他對兒童讀經的想法,一拍即合,繼希望工程之後,開始進行「中華古詩文經典誦讀工程」。一九九八年工程正式向大陸全國啟動,提出「讀千古美文,做少年君子」的口號,原本計畫十年內,組織一百萬孩子參加活動,然而發展速度竟大大超出預料,估計目前在大陸地區已有超過五百萬的兒童在經典中習作少年君子,包括廣東省廉江市,全市四百零九所小學、近四萬名學生都加入讀經的隊伍。

  尋找生命的經緯

  兒童讀經運動在大陸如潮水般風行各地,打動的不僅是受過傳統教育的耆老,對於在破四舊、文化大革命動亂中長大者,一樣有種來自內心深處的嚮往。

  「對於我們這些走過極左年代的人,曾經信仰的主義、理想破滅後,往往特別冷漠。然而正因為我們冷漠,更是希望孩子們不要冷漠,希望所謂的道德、良善能生生不息,」極力倡導「賞識教育」的周弘認為,要將社會從根救起,靠的還是聖賢的仁德忠恕之道。

  事實上,在實際的生活演練中,讀經不僅讓孩子認識傳統道德典範,更讓父母驚訝的是,孩子們會很自然地將印在腦海中的經典用在日常生活中。在北京安定門陪孩子讀經一年的媽媽黎鐘美發現:當堂哥不背書的時候,不到四歲的小女兒用著稚嫩的聲音對堂哥說:「子不學,非所宜。幼不學,老何為?」在車上看見老人的時候,原本膽小的女兒竟然起身讓座,並說:「長者立,幼勿坐。」

  孩子浸淫經典後,有了古聖先賢的「背書」,再經過團體氛圍的勉勵,普遍變得謙沖有禮,要改正生活上的不好習氣也容易多了。「古人說:『知書達禮』,原來這書指的就是經書,」黎鐘美似有體會地說。

  客觀探討讀經的意義,所謂的「經」,本義是「織布的直線」,是人生起步的先導,一旦缺少了這些天經地義的常理常道,現代孩子又如何能織出一個開闊方正的天地?再說,「過去的人把孔子當作神,那個時代過去了。後來共產黨又把孔子當成鬼,那個時代也過去了。如今我們要把孔子當作一個人,重新來理解他,」大陸推行兒童讀經運動最重要的學者之一,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郭齊家指出。

  在台北縣市教導讀經已將近十年的劉桂光老師則指出,現在推廣的讀經教材,主要是儒家的四書五經,以及道家的老莊。儒家講的是經世治國的入世胸懷,道家卻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逆向思維,進退間彰顯著不同的生命智慧。孩子若能在最純淨的人生幼年就接觸這些智慧,對人生將會有一種較全面、平衡的體悟,和一種更高遠開闊的視野。

  讀經「功利」化

  經義的探究,讓兒童讀經的推廣者更堅信自己的理念,然而拉回現實面,推廣讀經的障礙卻未曾稍減。

  以數字來看,五百萬的兒童讀經人口,看似壯大,然而佔中國大陸小學以下人口不過滄海一粟,尤其城市兒童的讀經,還不免帶著濃濃的「功利」色彩。

  座落在北京海淀區的翠微幼稚園,是一所收費中等的幼稚園。在這裡,連一歲半的小娃娃也都咿咿嗚嗚地跟著老師讀經。看著他們,背著天線寶寶小背包,玩具櫃裡擺著鹹蛋超人,可見父母的萬般寵愛。兩年前,園長陳秀榮覺得,一胎化的孩子膽子特別小,脾氣又特別嬌,於是開始讓孩子們讀經。

  在幼稚園推行讀經之後,去年的新生招募,竟然比前年多了一倍。最古老的傳統經典,如今鹹魚翻身,反倒成了另一種新鮮的招生號召。

  幼稚園娃娃時興讀經,但在升學主義競爭劇烈的大陸,連要進入重點小學都有台面下的考試及贊助費,升學的壓力向下降到了這些幼稚園才畢業的娃娃身上,也嚴重擠壓到他們的讀經時間。

  「孩子快要上小學了,美語、數學、棋藝、鋼琴……,該學的這麼多,我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排出時間來繼續參加讀經課程,」一位媽媽既心疼、又苦惱地訴說著。顯然,把讀經視為一種才藝課程,或是增強記憶力法門的家長也大有所在。

  「誘惑真得很多,氣氛也很緊張。一開始我也是什麼才藝課都報了。然而我不禁想,高分就是高能嗎?高分高能的人就有健康的人生嗎?」另一位媽媽反思,大家都說孩子不能輸在起跑點上,但她覺得真正的人生起跑點其實是「志向」,讓孩子建立健全的道德觀和價值觀,知道人生努力的方向和目的,這比培養孩子成為一個目光短淺的賺錢機器重要多了,所以她不斷地鼓勵其他父母,在巨大的壓力中千萬要站穩腳步。

  傳承文化薪火

  「我們不能把經典誦讀視為一種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但也不能把它簡單看做一門才藝課,應該說是一種『才性』課程才對,」宜蘭佛光人文社會學院藝術學研究所所長林谷芳表示,兒童經典導讀所呈現的「隱性」大陸,力量雖還無法和主流對抗,但卻不容小看。對茫然於現代教育的父母,兒童讀經其實還是一種內在的反省,一種對於升學主義的抗衡。

  「改革開放以來,內地這邊一味朝科學、經濟發展,想要改善生活,卻光看到外表的物質,反倒偏離了生活、偏離了生命。兒童讀經就是要把生活再撿回來,」北京師範大學教授郭齊家指出。

  在上海,屬於全國重點學校的華東師大附屬中學,升學率百分百,各種校外競賽得獎連連,又被稱為金牌學校。然而不論校長與家長都認為金牌太多了,他們現在要抓的是「素質」,所以在大考之下,一反常態,特別加重了傳統經典古文課程,試圖給學生更多人格的陶養。

  在西安省郊區的終南山上,北京四海中心主任馮哲前年與一群朋友前去旅遊,爬了一個上午,登上了中國經典中名士隱居的終南山,竟然發現一位少林寺的師父帶著十幾個山區小孩,一邊習武,一邊讀經。

  歷經百年以來崇尚西學的發展,走過文化大革命的摧殘,在以經濟發展為上、英文熱潮達到瘋狂的現今大陸,自台灣飄洋過海的文化種子,正在四處萌芽。

 

論語小典其三十一 周遊列國之二
劉桂光(台北市立松山高中教師 新店宗哲社兒童讀經班教師)

  西元前四九七年,也就是魯定公十三年,當時孔子五十五歲,周遊列國的第一站來到了衛國。為什麼要到衛國呢?一般的說法是:衛國就在魯國的接壤處,而且衛國多君子。孔子也說:「魯衛之政,兄弟也。」(13.7)所以就出發到衛國吧!《論語》記載: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13.9)應該就是孔子初到衛國時的師生對話吧!

  在衛國,當時的衛靈公只是個平庸之君,他只是以一般的禮節對待孔子,給予孔子在魯國大司寇的同等俸祿。不過孔子希望的卻是能夠得到明君的賞識,如美玉之待價而沽一般。(9.13)因此孔子在衛國等待了十個月之後,終於又帶著弟子們出發尋求其他的機會了。在隊伍中,孔子多了一個著名的學生:子貢。我們從許多的文獻資料可以推想:在孔子十四年的行旅之中,子貢由於頗具經商之才,在游走各國之間所建立的政商關係,應該給老師提供了不少的援助。當然孔子對子貢的影響也是極為深遠的,不然子貢也不會?老師「廬墓六年。」(參見通訊第九期之<論語小典>)

  離開了衛國,孔子一行人到了匡、蒲這一帶地方,遇到了當地的公叔戌叛變,而被圍困在這裡。(亦有人說:孔子被匡人誤認為是曾經帶兵騷擾過他們的陽虎,所以派人將孔子師生包圍住。)當時的情況十分危急,連孔子最心愛的學生顏淵都失散了。可是孔子卻意志堅定的說:「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9.5)當時是西元前四九六年,孔子五十六歲。

  根據《史記》的記載:孔子一行人在弟子公良孺的建議下奮力突圍,由公良孺帶頭與匡人展開激烈的戰鬥,匡人畏懼而退兵,孔子才由東門突圍而出,再度回到衛國,並且住了三年。這段居留期間,孔子對於衛國的政治文化有深刻的了解,雖然衛靈公是個無道的昏庸之君,不過衛國卻有許多賢能的大臣。(14.19)像是之前的史魚,後來的蘧伯玉、仲叔圉、祝鮀、王孫賈等人。這也是孔子願意留在衛國等待機會的原因吧!不過孔子待在衛國並不順利,《論語》就記載了一段孔子去見了衛靈公的寵妾南子,而引起子路的不滿。南子是個名聲不好的人,可是她卻想要見孔子,基於禮尚往來,孔子只好去見她了。(6.28)此舉不但引起子路的批評,連衛靈公都覺得孔子也不過是個普通人,便邀請他和南子一起去逛街了。於是孔子嚴肅的說:「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15.13及9.18)其後衛國太子蒯瞶欲殺南子而失敗流亡晉國,衛靈公想要出兵,於是問陣於孔子。(15.1)不過孔子的答覆卻是希望他能反省自己,這當然引起衛靈公的不滿,此後衛靈公對孔子就越發冷淡了。所以即使在衛國停留了一段頗長的時間,不過仍然沒有機會實行大道。

  西元前四九三年,孔子五十九歲。衛靈公卒,衛國因為繼位人選的問題未能解決,政局呈現動盪不安,淹留衛國四年的孔子,又再度出發了。此時魯國的定公已經去世兩年,而他的兒子繼位,當時已是哀公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