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 首頁   
|| 最新公告   
|| 書院簡介   
|| 讀經手冊   
|| 聯誼中心   
|| 在家自學   
|| 兒童讀經班   
|| 師資研習會   
|| 全球讀經網   
|| 文化講座   
( 第三十三期 )

~~第三十三期~~

第一版

類型教育的啟示
武漢‧海印摘自井深大(日)著零歲教育

  海印按:井深大先生給我們很多啟示。類型教育的原理和讀經的理念是相通的,可見這是人性的共性規律。實際上, 任何教育根本上都應是以人文為基本教育。曾經有家長問我:「可否用原典來做胎教?」我說: 「已經有這方面的報導了,『生而知之』是可及的」。

  我們提倡「文化的胎教」,這並不是一句做廣告用的廣告詞。《老子》云:「復歸嬰兒」,人生的許多東西我們都得向嬰兒學習。 人類的進化史都被濃縮在十月懷胎的過程中,從其受精的那一刻,包括人類文化的發展史也開始重演。從現象意義上看,嬰兒一出生, 就完成了從動物到人的演化,可以也應該全盤接受人性的經典教育。如果我們的幼兒教育,自一開始就只知道「小貓叫小狗跳」的學問, 這顯然是回返「物化」的教育,是與人性發展的歷程南轅北轍的,錯過了塑造人文的關鍵期,其結果,從「物化」中開出的教育, 造成舉世精神的物化。人類的發展史,不就是人類的一不教育史?由此也可知中國古典教育思想之偉大。

  本文節錄於日本著名實業家和教育家井深大先生名著《零歲教育》一書。井深大先生,1908年出生於日本后木縣。 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畢業。1946年創立索尼公司的前身-東京通信工業。1950年就任該社社長,建立世界索尼品牌。 1968年設立財團法人幼兒開發協會,任理事長,對幼兒教育傾注了巨大的心血。歷任索尼公司名譽會長,是索尼公司的奠基人。 1989年成為日本文化功臣,被授予文化勛章和勛一等旭日大綬章。著有《母親從零歲開始的育兒方法》、 《教育從幼兒園開始太晚》、《還剩一半的教育》等書。


人的認識和電腦的認識完全不同
人是通過什麼方法去認識某一個事務的呢?

  我曾經對別人看報紙的方法進行觀察,有一種方法叫「用眼睛的餘光看」。我們用這種方法看報紙,一眼看上去, 就能了解整個版面的內容。因此,與其說是「看」,倒不如說是「瀏覽」更貼切。我把這種認知的方法叫「類型認識」。

  類型認識的用語在電腦領域十分流行,而且類型認識的研究也十分熱門。不過,我認為,這種研究的次序是顛倒的。 為了開發高度發達的電腦技術,必須首先解決人的類型認識結構問題,然後才能研究如何將人的類型完全應用到電腦當中去的問題。 在這裡,我們又必須明白:人的類型認識和電腦的類型認識完全是兩碼事。

  如果根據「左腦和右腦」的觀點,即是: 人的類型認識具有右腦性的特點,電腦的類型認識具有左腦性的特點。


孩子通過「類型認識」去發展各方面的能力

  「類型」一詞在現代的日常生活中已被廣泛使用。說到「類型」認識,我們很容易以為:它是對肉眼可以看到的事物的認識方法。 其實不然。因為我們通過「類型」,不但可以認識聲音和文字,而且還可以認識無形的東西和抽象的事項。例如, 當我們聽到巴赫和蕭邦的音樂時,即使是像我這樣不太懂得音樂的人,一聽到那樣的曲調,也能分出那是巴赫的或是蕭邦的音樂。 盡管我們不能將兩者的音樂特點清楚的羅列出來,但是我們卻能分出是誰的音樂。之所以如此, 是因為兩個作曲家創作該曲子的意象已分別留在我們的記憶當中。

  我向大家談到無形事物和抽象事項的問題。我認為,我們可找到一種將它應用到教育中的, 如,即使我們不明白其中的含義時,只要我們對該是物進行重複,我們也能掌握該事物的「類型」。 反過來,當我們開始探索事物的含義時,也就是說,當我們的頭腦開始出現條理時, 我們對事物進行「類型」吸收的方法就會變得笨拙起來。

  我們要正確地把握孩子所擁有的能力,並通過「類型」的重複對其能力進行積極的推動。 這種通過重複來推動孩子的類型認識力、並讓孩子自然掌握事物的學習方法,叫「類型教育」。 在這裡我主張將它作為廣泛的教育問題來思考。


「能區分」、「能 讀」、「明白」和「會寫」屬於各自不同的能力

  根據類型認識,我們知道孩子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能夠「區分」漢字。「能讀」需要嘴巴開始會說,「明白意義」需要語言體系, 「會寫」需要手指的運動能力。這三種能力有各自不同的發展時期,不可能同步發展,而且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能夠區分漢字的時期、能唸的時期、懂得意義得時期和會寫的時期,這四種時期各不相同。如果忽視了這一點, 就肯定會出現:不到最後會寫的時期就什麼都不教,或者不都具備這幾種能力就毫無意義的想法。其實, 這樣的想法是大錯特錯的。因為,既然孩子具有類型認識的能力,孩子不會讀、不會寫也不要緊, 那麼為什麼不早早開展漢字教育呢?漢字作為類型教育的材料之一,它最適合培養漢字的類型認識能力。

  利用嬰兒的非凡「感受能力」進行教育,給嬰兒以充實的類型,正是類型教育的第一步。從意義上來看, 表示具體事物的漢字要比表示抽象概念的漢字簡單。這種看法只是大人的感覺而已。其實,對於平生第一次看見漢字的嬰兒來講, 無論該漢字是表示抽象的事物,還是表示具體的事物,其難易度都是一樣的。而當孩子漸漸長大以後, 他們開始通過理智把握事物。這時候,他們會覺得:有具體意義的事物更容易理解。在這裡,請允許我談一下我自己的看法: 由於在小孩進入幼兒期後,我們會不斷的教給他具體的事物。所以,在小孩尚未進入幼兒期時,我覺得, 我們不妨多交給他依些抽象的要素。


不同的類型教育、不同的成長

  我覺得,如果嬰幼兒的特色是不斷吸收的話,我們就應該多給他「材料」,而不應該考慮這「材料」他需不需要。 「材料」不見得非要侷限於漢字,可以盡量拓寬到九九表、外語和音樂上。只要嬰幼兒感興趣,他就會不斷的吸收。

  嬰幼兒掌握的這些「材料」將成為他們日後接觸新事物的基礎,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想著這些「材料」會在什麼時後派上多大的用場。

  據說,人腦的細胞數有140億個,其中真正用的細胞只有百分之幾。假如人腦所使用的細胞數再增加0.1%, 情況又會怎麼樣呢?情況難以想像。也許會給人的可能性帶來巨大的發展空間。

  可是,對幼兒進行教育會不會造成不良的後果呢?帶著這個問題,我也曾經向大腦生理學的專家諮詢過。

  我得提問是:讓孩子「學習」,孩子的大腦能承受得了嗎?他會不會像大人那樣得神經衰弱?專家告訴我說:「絕對不會。 如果孩子不喜歡,他會拒絕接受那樣的『教育』。只要孩子沒有膩煩的情緒,就沒有必要擔心教得太多。」

  另外,我們不僅要培養孩子的知識,而且要培養孩子的感性,因此,我覺得,再某種意義上, 大家不妨考慮給孩子以「感性材料」的問題。


通過類型教育發展孩子潛能的三點要項

  我想,通過上述的說明大家已經明白:類型教育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嶄新教育思維和方法。 他和以前被成為「教育」的「教育」完全不同。在這個意義上,我堅信:類型教育一定會給教育帶來革命。 這有三點很重要,希望大家務必知道:

  第一、給嬰兒的材料要多次重複。第二、不用進行解釋和說明。第三、不要急於求成。只要能夠充分理解這三點, 那麼任何一位母親都能對自己的孩子進行類型教育了。


一、「重複、重複、再重複」是幼兒教育的根本

  第一點 : 重複的效果是:任何事情,只要重複嬰兒就能吸收。這一點已得到普遍的證實。 嬰兒對被重複的「材料」具有非凡的「記憶能力」,這一點是大人所望塵莫及的。而且嬰兒記憶事物也不會覺得費力。

  另外,嬰兒對事物沒有難易之分。「這對幼兒太難啦,還沒有必要讓他去記」,這完全是大人的感覺。 其實對嬰兒而言根本不存在一件因為難而記不住的事物。

  如果再重複看一看鈴木鎮一先生的研究,我們就能夠清楚的看到這一點:一個打從娘胎開始就反覆聽本國語的人, 對本國語言具有非凡的記憶能力。每天反覆聽優美的音樂,任何一個孩子在此環境之下都會熟悉地彈奏優美的巴赫和莫札特。

  經常聽人說:兄弟兩人,大的孩子練小提琴,小的在一旁看著、聽著。當小的孩子長大後學小提琴時, 他會很快趕上並超過大的孩子。這是因為,對小的孩子而言,大孩子所彈奏的小提琴成了他學習小提琴的良好環境。

  對於說日語,所有日本人都不會覺得困難或者簡單。因為,他們在聽大人重複交談當中, 自然而然地就把它給掌握了。同樣,任何學習對嬰兒也沒有好壞之分。

  孩子不會知道:記住這些東西有用沒有,或者因為這事不好就趕緊把它忘掉。因此, 如果光給嬰兒壞的事物,他就會不斷地記住壞的事物。


二、教幼兒的時候,請不要說明

  類型教育的第二點是:「不要說明和解釋」。以前,教育重視對含意的理解,認為死記硬背不能叫教育。

  其實,我們應該把通過理解去記憶的東西和通過死記硬背去記憶的東西區別開來。 我認為「理解性教育」只有在孩子進入小學後才能顯示出它的效果來。也就是說,六歲前後是左腦和右腦進行優勢轉換的時期。 即使孩子不能理解,在幼兒階段灌輸到他的腦子裡的東西也會隨著他年齡的增長而得到理解。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

  總而言之,對育一個通過類型認識來接受各種事物的嬰兒來講,他的「學習」和「記憶」沒有道理可言。 嬰兒記住母親的長相和聲音也有沒經過任何說明和理解。

  以往的「教育」觀認為:不講明意思就讓人死記硬背的方式不可取,它屬於「填鴨」式的教育。但是, 如果我們拘泥於以往的教育觀,把「理解」看作金科玉律,那麼等到孩子有了理解能力的時候, 我們恐怕已經把孩子重要的時期給耽誤了。這正是我最擔心的事情。也就是說,當我們覺得驚訝:為什麼孩子能猜對公司名稱和汽車種類的時候, 我們就已經錯過了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時期。

  因為孩子不需要理解和說明,所以,類型教育的類型可以是任何事物。既可以是具體事物的名稱, 也可以是抽象的單詞。因為孩子不需要理解,所以無所謂困難和容易。

  一個沒有行成獨立判斷的嬰兒對周圍反覆出現的事物,能毫不保留地予以吸收


三、既然播下了種子,我們就要耐心等待

  類型教育的第三點是:不要急於求成。換句話來說,就是:不要急於測試教育的效果。

  例如,當我們給嬰兒讀畫冊並讓他去聽的時候,我們不能指望嬰兒能給我們談什麼感想,因此也許就會有人覺得不安, 他到底懂不懂呢?我給他讀有沒有意義呢?即使是用認字卡片對零歲嬰兒進行「類型教育」我們也不能指望馬上出現結果。

  零歲教育也不可能一有「輸入」就能看到「輸出」,這一點務必請母親們好好理解。正如記憶和理解必須分開考慮一樣, 「輸入」和「輸出」也必須分開考慮。因為「輸入」之後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看到「輸出」正因為不能馬上看到「輸出」, 所以才使以往的教育專家們產生了誤解,他們認為,給小孩子「輸入」是白白浪費功夫。 我要說:正是因為他們的這種看法才造成了以往教育的重大過失。

  我們經常能看到母親考問孩子的情形。當一個母親在教孩子讀音的時候,她會這樣問孩子:「那個字,你知道怎麼讀嗎?」 如果通過考問能增加孩子的興趣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這種想知道孩子是否真正理解並運用的心思則是不可取的。 因為,如果大人急於求成,孩子好不容易萌芽的好奇心就會受到打擊。

  當合適的時期到來時,類型教育才會開花結果。如果孩子有了理解能力,我相信,他就自然而然地理解了以前所記住的「材料」。 而且,這種理解不能強求,而只能靠孩子自身的能力去實現。我希望母親和嬰兒接觸時, 應該看重嬰兒具有旺盛的吸收能力,而不應該只圖眼前的效果。


有些東西是三歲以後學不到的

  諺語云:「受教於孩子」。最近,我從一個四歲的孩子身上學會了一件事。我從老早開始, 就一直住在市中心的公寓裡。和別人一樣,見到了左鄰右舍,我也只是默默的行禮,很少互相打招呼。

  有一天,一位搬來和我家同住一樓層的小男孩衝我說:「早安!」我正猶豫著要不要向別人打招呼的一剎那, 小男孩卻向我打了招呼。於是,我也對他說了句「早安!」。那一天,我的心情顯得格外的爽快。從那以來, 我一見到鄰居,就主動地向他們打招呼,而且和那小男孩還成了好朋友。

  最近,能像小男孩那樣主動打招呼的孩子不多見,因此我對小男孩的事情十分感興趣, 問小男孩的父母是如何教育小男孩的。他們若無其事的告訴我:他們並沒有特意教給孩子什麼, 只是從懷上他以後開始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早上起床說「早安」晚上睡覺說「晚安」。我覺得: 這就是通過類型教育進行家教的基本原則。

  當然,小男孩才四歲,他不可能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跟人打招呼。但是他卻能把打招呼付諸於行動, 能夠行動,正是在家教當中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一點。

  不只打招呼如此,而且「體諒他人」也是同樣的道理。例如,在中小學當中出現的“欺凌”問題。 有人指出要根絕「欺凌」現象,重要的是讓孩子了解他人的痛苦和悲傷。

  不過,我們對孩子諄諄教導,讓他們「多多體諒他人」。可是,我們這麼教了,孩子就真的能夠體諒他人嗎? 我想,很難。這是因為,體諒他人、對他人好一點不是通過講道理就能學會的。

  人們常說,孩子的能力、個性和喜好等等都是與生俱來的。但是我堅信:這些因素並非天生, 而是因為人生下來後,他受到的類型教育的不同而有很大的不同。


類型教育時只有母親才能夠做到

  在前面,我就類型教育向大家做了各種說明。我想再向大家強調一點,那就是:類型教育的鑰匙掌握在母親手中。

  一歲以前的嬰兒有多大的接受能力和潛在能力?通過類型教育,嬰兒有多少「能力」可以開發出來?這些問題,在現階段我們還一無所知。

  但是有一點我敢肯定,那就是:能夠開發嬰兒「能力」的只有母親,而不是心理學者和教育學者等教育專家。 在這之前,我已反覆多次地說過,零歲是創造人的重要時期。坦白地說,在世界上有哪一項工作比得上創造人的工作更偉大呢?

類型教育和「精神」

  在上述問題的基礎上,我提出了今後教育的一種方法---「類型教育」。類型教育必須從培養人的心靈和品質開始, 而不是培養人的知識能力,這一點極其重要。把以前日本教育所遺忘的「還剩一半的教育」放在第一位,把智能教育放在第二位, 這就是我要強調的。

  孩子都具有卓越的能力和良好的可塑性。通過早期的培養,可以使這些能力和可塑性變成孩子的性格和氣質, 甚至變成左右孩子一生的人性。但是,大家卻在漫不經心之間將孩子的這些潛能和可塑性一個一個地扼殺在萌芽之中。

  直到孩子上小學以後,大家才想到要恢復孩子的潛能和可塑性,結果苦不堪言。這就是現在教育的現況。

  就如前面所說,盡管科學技術取得長足進步,但是對人自身的認識還存在著許許多多的問題。 就連文字和數字教育這麼簡單的問題,在現階段,人們還一無所知,不知道在那個時期教育孩子最合適。

  因此,我們必須進行意識革命,擺脫已有思維模式束縛。 再考慮從零歲開始教育孩子的時候,我希望母親們一邊尋找新發現,一邊面向「創造人」的挑戰。我覺得,只有這樣, 人才能成為全人格的人。

  目前,人類已經創造了高度的文明和文化。這是因為:人具有無窮的智能和創造力。如果人將這些智能用於其自身, 我相信,再21世紀,人類社會就變得更加美滿。同時,我認為,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也只有人類。這是人類的特權。


總統府之行感言-美夢成真
張淑玲(台中縣正和佛堂兒童讀經班家長)
最有意義的日子

  九十二年一月十二日是個美好的日子,參加第三屆全國經典會考名列前25名的學童及家長, 以及推廣讀經有功學校及團體約一百餘人到總統府晉見陳總統。從來沒想過因為孩子讀經也能到總統府晉見陳總統。 獲得陳總統的召見勉勵時,陳總統逐一和得獎的小朋友及家長握手,在致詞中也指示,他非常羨慕同學們在這麼小的時候, 就能飽讀經書,相當優秀。會見結束總統也贈送每位小朋友一份禮物,並與所有小朋友、家長合照留念, 相信對讀經的小朋友有相當的鼓勵作用。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今年貞瑩三年及通過十一段,宣佑一年及通過七段,獲得全國第八名的榮譽,在此感謝王財貴教授及推動兒童讀經的全體工作人員, 我們才有這份福氣,讀聖賢書。有人一直很好奇貞瑩和宣佑正常就學,為何能讀這麼多經書,其實讀經沒有「撇步」, 就是要老實讀經,一步一腳印,就像獲得全國第一名的曾能駿同學在總統府發表感言說的:「簡單的事,重覆的做。」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讀經的好處

  記得孩子剛開始讀經的時候常常問我,為什麼我們要讀經,他的同學就不用讀經,我就勉勵他們「寧可辛苦一陣子, 不要辛苦一輩子」「現在辛苦五、六年將來受用五十年」如今貞瑩都能體會讀經的好處,因為她在學校的課業都能輕鬆應付, 並且名列前茅。有機會我們也都把讀經的資訊,介紹她得同學或老師,讓大家都能有福氣享受讀經的種種好處。

給孩子一生最大的財富

  孩子們下課回家都主動把功課做好,晚上就是我們親子讀經的時間。經過數年也快把王財貴教授所出版的學庸論語、 老子、莊子、孟子、唐詩、詩經、易經六本書背完了,而我卻一本甚至一段都無法全文背好,真是佩服孩子驚人的記憶力, 所以家中有孩童的家長們,快來加入兒童讀經行列吧!經典是「最有價值的書」「永恆之書」也是中華文化智慧的寶藏, 讀經不僅為文化紮根,也可陶冶性情,淨化人心,開發潛能,這麼經濟又有價值的教育投資,是給孩子一生最大的財富。

 

陪孩子渡過他的黃金時光

—我和孩子一起讀中英文“讀經”
段忠娟(海南島 海口 讀經媽媽)

  我是張馳小朋友(1996年10月14日出生,現年六歲零兩個月)的媽媽段忠娟,2002年暑假期間的一個偶然機會, 遇到了『讀經』這一理念。『讀經』就是倡導孩子在記憶力最好的時期(0~13歲)誦讀、記憶古今中外的聖賢經典之作, 在孩子幼小的心田裏,種下中西經典文化的種子,爲孩子將來的成人、成才奠定穩固而深厚的良性文化根基。

  首先我想說一說教材。我們選用的是紹南文化編訂廈門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教材(與台灣讀經出版社相同)。 中文教育先讀的是《學庸論語》;英文是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這些教材一改現在兒童讀物的畫大字小,畫多字少的模式, 只有原文而且字體大,有利於保護兒童的視力,也適合親子同讀,書中完全沒有花俏的畫面,讓孩子的視角直接應對文字, 這樣的好處是孩子的注意力更容易集中於文字和誦讀上,使文字的形象更容易印入大腦。我和孩子這樣做的事實已經證明, 這種只看文字的誦讀方式實在太高效了。其實我們的祖先就是這樣讀書的。他們信奉:書讀百遍,其意自現;讀書破書卷, 下筆如有神。想想他們在私塾四到五年,就可以下筆有美文,看看我們現今的語文學習,小學、中學、大學十幾年辛苦地讀下來, 大多數人的感覺是:寫篇文章比生孩子還難。

  由於沒有注釋,沒有圖畫的干擾,只有文字引領我們的想象和記憶,所以可以使大腦高度集中, 也可以極大地豐富我們的想象力,鍛煉記憶能力的增強。當今流行的現代科技文明帶來的知識爆炸, 也許只有這種反樸歸真的學習方法才是真正的捷徑,因爲它符合此時期兒童吸收性的學習特點。即這一時期的兒童他只要多接觸、 多誦讀、多記憶,只要給他準備最好的材料就行了,而且多多益善,等將來隨著年齡的增長,理解力不斷增強了, 他會慢慢地再回味以前記下的材料,就會很自然地厚積博發。這一作法遵循了人性發展的自然規律,所以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接下來我就具體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孩子一起讀英文的過程。我們是2002年7月20日開始, 利用每天晚飯後的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跟複讀機讀英文,有時我也想和他一起讀出聲,但他嫌媽媽的聲音干擾他, 我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可能會擾亂他,於是我就一邊聽他跟錄音機朗讀,一邊看書。開始時總是忍不住要不停地糾正他的發音, 效果很不好,進度也慢,孩子也感到很難,沒興趣。後來知道這樣做不好,就慢慢地儘量少干涉他,只是偶爾提醒他一下, 每周的進度是一個section左右。因爲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計劃性不夠,偶爾也會被家裏其他的一些事情耽誤, 這樣堅持到11月份奇蹟出現了,每一個section的十五句話,孩子很快就讀會了,平時他經常無意識地嘴裏念念有詞的都是他讀過的英語, 遇到自己覺得好笑的單詞或句子,總是反復說,反復笑。我想起他一歲多學說母語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現在不同的是他經常纏著我問:「媽媽,你說好不好笑,好不好玩嘛?」我當然順著說:「好玩,太好玩了!」 其實我怎麽還會覺得一個單詞或句子好笑呢?這就是孩子和大人的區別。現在每晚睡覺前也要聽錄音後才睡覺, 這不是已經樂在其中了嗎?也正應驗了「事必先難而後易;興趣是可以培養的。」這一古訓。 這裏我們全家要特別感謝廈門呂麗委老師耐心、熱情、及時的指導。

  經過一定量的積累,才有了質的飛躍。孩子慢慢地感到不難了,也習慣了,他自己從中收穫了我們大人意想不到的樂趣。 根據遺忘規律,十二小時是個關鍵期,我決定增加一次晨讀的時間,利用早上起床後10~20分鐘, 哪怕只把前一天晚上讀的內容再讀幾遍也好。這樣增加了一次每天的晨讀,效果好多了。接下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我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他的誦讀能力,他對後面還沒讀到的內容也能暢通無阻地閱讀, 只要前面出現過的單詞他都準確無誤地記得在以前的什麽地方他讀過,還沒讀過的單詞他也能準確地朗讀,因爲英語是拼音文字系統, 讀多了,新詞自然也可以讀得八九不離十。由此我感到孩子越小開始讀經越好,對他所謂懂的內容反而影響他的記憶和吸收, 因爲那些懂的內容真的會分散他的注意力。

  說到這裏,大家也許會認爲我的孩子張馳非常乖巧、聽話,其時他非常活潑好動。 我的體會是:要讓「讀經」能堅持下去全靠我們大人的堅持。也許大一點孩子自覺性,比較好,不一定需要家長陪伴, 但我覺得若家長能有條件親自參與其中,也是一舉多得的好事,既可以增加親子互動,又可以親自體驗孩子的學習過程, 瞭解他的感受,同時也可以彌補自己在此方面的欠缺,是家長又一次接受教育的機會,機不可失啊!現在陪孩子學什麽, 我就學什麽,沒有任何功利與壓力,能學多少算多少,也不管自己以前有沒有這方面基礎,這樣反而覺得時間過得充實。 孩子常常看我讀《仲夏夜之夢》感到奇怪,就問:「媽媽你爲什麽也讀《仲夏夜之夢》呀?」我說:「因爲 你讀,媽媽覺得自己讀得沒有你好,所以媽媽要努力向你學習哦!」問過幾次習慣了,也就不問了。 這使我想起今年夏天陪孩子學游泳時看見的一幕,一位媽媽陪女兒學游泳,媽媽站在岸上指揮女兒游,說來說去, 媽媽當然也是重複老師的話,女兒很不耐煩說:「你說的容易,你自己下來試一試呀,你來游給我看一看呀。」在孩子還小的時候, 大人的參與可以使孩子倍感親切和安全。尤其是大人的態度最重要,你的態度如何,可以讓孩子感到這件事情該做的程度如何, 且不說想不想做。如果是一件必須做的事,最好是像培養他一個新習慣一樣,儘量固定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堅持做同一件事, 據說一個新習慣在持續重復二十一次基本上就可以像建立條件反射一樣而形成。

  每天『讀經』時間一到,我就先坐好,叫張馳把書拿來,他還能不讀嗎?相反的,如果在孩子還不能自覺去讀的時候, 家長自己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孩子自然會覺得這是可有可無的事,拖的時間越長,孩子的畏難情緒就越大, 興趣也就更難培養了。大人尚且如此,更何況孩子。孩子的自信心是在他能成就一些事情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如果學什麽東西都半途而廢,孩子就會越來越沒自信。任何事都是一個理由:持之以恒,一定會有所獲。 若能以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少了些急功近利之心,耐心去做,效果會更好。我說的效果更好,就是要有一顆平常心, 做什麽事都樂在其中,隨遇而安。

  千言萬語一句話就是在孩子還不能自覺自願去做一件事,而這件事又是必須要做時,我們就要儘量陪他一起去完成, 經過一定的時間,達到一定時的積累,當他能駕輕就熟時,我們做家長的這把拐杖才可以慢慢地退出。就我的孩子張馳而言, 他兩歲多基本上就可以自己獨立閱讀中文,所以他覺得看中文書就是玩,現在我就經常告訴他,媽媽陪你再堅持多讀一段時間的英文, 到時候你看英文書就像看中文書一樣好玩。目前張馳已經能很流利地誦讀《仲夏夜之夢》的全文了(計兩萬五千單字), 我的任務就是陪他循續漸進地把全文背下來。開始讀英文的時候,我計劃至少也要用一年半的時間才能背完《仲夏夜之夢》 全文,11月份我估計用一年時間就足夠了,現在我覺得不需要10個月。真是計劃趕不上孩子的變化,孩子的潛力以我們大人的觀念很難估量。 俗言道:不怕你做不到,只怕你想不到。現在我們是想到了孩子『讀經』好,那就堅持做吧! 千萬別讓孩子的黃金時光由於我們做家長的原因而錯過,孩子的童年是唯一的,不可逆轉的。 願我們做家長的都盡其所能地盛妝出席孩子的童年而無憾終身。

 

關於《論語》

新店安康高中教師 宗哲社童讀經班教師 劉桂光

  關於《論語》的讀法,有些人讀成「ㄌㄨㄣˊ語」,也有人讀成「ㄌㄨㄣˋ語」。關於《論語》成書的過程, 也有許多不同的看法。我們將在這篇短文裡做一些簡單的討論。

  首先是關於讀法,主張讀成「ㄌㄨㄣˋ語」的人認為:「《論語》者,孔子應答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 而接聞於夫子之語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既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纂,故謂之《論語》。」(班固《漢書藝文志》) 這一種說法主張:《論語》一書是經由弟子門人互相討論(ㄌㄨㄣˋ)編輯而成的書,所以讀做「ㄌㄨㄣˋ語」。

  至於主張讀成「ㄌㄨㄣˊ語」的人認為:「《論語》記孔子與諸弟子所語之言也。論,倫也,有倫理也。語,敘也, 敘己所欲言也。」(劉熙《釋名釋典藝》)他們認為:《論語》一書的內容多為孔子師生相與敘述、說明關於倫理的言論, 因此讀做「ㄌㄨㄣˊ語」。

  近人陳大齊先生的說法是:「《論語》所載,以孔子言論為主。而孔子言論可以分別為兩類:一為與人問答討論, 二為未經人問而自動告人。前一類正是『論』,後一類正是『語』,故書名《論語》者,意即孔子的『論』與『語』, 用以顯示全書的主要內容。」(《孔子學說》)如此說來,陳先生也是主張讀做「ㄌㄨㄣˋ語」了。 雖然陳先生的分類不能完全說明《論語》一書的內容,但是從書名去分析內容,確實有些創意。

  以上的說明,一般以為班固的說法最為切要,所以讀成「ㄌㄨㄣˋ語」似乎是比較正確的讀法。 但是習慣上大家都讀成「ㄌㄨㄣˊ語」,這也有強調《論語》在教導人倫、經綸事務上的價值吧!

  關於《論語》成書的歷程,不同的意見頗多,我們採取較為普遍的說法。以現存的《論語》來看,共有二十篇, 分為上《論》與下《論》,應該是經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整理而成。內容則多半是學生記錄了孔子的言論行事, 以及再傳弟子們紀錄他們老師(這些孔子學生的言論,理論上應是直接或間接的引用孔子的說法。)的言論彙編而成。 從內容考察《論語》成書的年代,應是春秋末期與戰國之初吧!參與編輯的人員,應是孔子的弟子及再傳弟子。 至於確切的作者是誰?恐怕是不容易確定的,不過我們卻可以想像這樣一部經典的產生,應該是一群長期追隨孔子, 或在儒家問學的弟子們,經過一番討論而編輯成書的吧!

  在《論語》二十篇當中,有十九篇是記言,只有第十篇<鄉黨>記事。因此就有學者認為,《論語》經過兩次的編輯。 第一次僅有十篇,後來由於受到大家的重視,所以才又收集資料編成了後十篇,故而稱前十篇為上《論》,後十篇為下《論》。 上下《論》的不同,大體上可以分為四個部分:

  (1)前十篇在命名時皆取第一章的首句,而去除「子曰」「子謂」等字; 後十篇則大多以首章前面兩三個字為篇名。

  (2)前十篇在對君王卿士的稱謂有著尊敬上的差別,對國君用「孔子對曰」, 對執政大夫則用「子曰」;但後十篇或許編書的當時這些執政大夫的地位提昇,故編者皆以「孔子對曰」紀錄,則顯然是時代有不同所致。

  (3)在篇幅上,前十篇的內容較短小,後十篇則偏向長文,而較為接近戰國時代的行文風格。

  (4)在筆法上,前十篇多為孔子及弟子之言論;後十篇則較多雜記古人之言。從以上四點來看, 則《論語》之成書似乎是分為兩階段來完成的,既不出於一人之手,也不是一個時間內完成的作品。

  關於如何研讀《論語》?宋代學者程頤的一段話最為動人,他說:「頤自十七八讀《論語》,當時已曉文義。 讀之愈久,但覺意味深長。」我想這就是《論語》之所以為儒家,乃至於是中國文化中最重要的經典的原因之一吧!